The City Hall第16集開始

李室長說:看來是勝利黨的市議員們聯手以多欺少!

而守仁則是對趙國說:是明天的早報,天一亮就會全部傳開了!那個記者關了手機,好像已經藏起來了,很抱歉!我沒能阻止得了!

趙國一聽神情慌張的對守仁說:先幫我聯絡金律師!你去準備辦明天報導的文件,散發出去,說我要親自召開記者招待會。
話一說完,趙國立即將手上文件往地上一扔就急著走出去。
守仁也露出其實一肚子火的表情!

此時,市長與李室長兩人在車上繼續討論剛剛的話題。
市長生氣的說:勝利黨的議員們就不是仁州市民了嗎?他們怎麼能這麼做呢?
李室長語氣較和緩的說:我們還是先回市政廳吧!
正當他們準備開車回市政廳時,趙國衝到車前擋住了車子!
趙國對車內說:李室長,麻煩您進來說兩句話,就我們兩個!
美來問:出什麼事了?
趙國繼續面露微笑的對美來說:我們聊一會兒就好,我已經叫了出租車,你先回去吧!記得不要把臉伸到車窗外面去,很危險的!
李室長便下車走向趙國的辦公室!
美來則露出懷疑又納悶的表情!

趙國一進辦公室後與李室長坐在沙發椅上!
趙國先露出有點坐立難安又不知怎麼開口的表情,然後對李室長說:明天的報紙上,會登出關於我和辛市長的報導!
李問:什麼報導?
趙國回:我和辛市長,被拍到了一些照片!
李露出有點不安的表情後問:是什麼樣的照片?在什麼地方,被拍到了什麼?
趙國回:現在是什麼樣的照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會登在明天的報紙上,記者們會開始團追堵截的,你要擋住他們不能讓辛市長在媒體露面!
李回:我連是哪種照片都不知道,你要我怎麼擋?到底是什麼樣的照片?
趙國低頭不想開口卻又不得不回答李的問題的說:是我們倆在酒店的照片!
李一聽氣得半死的低頭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說:真被你氣死了!
趙國回:政治人士們不是經常這麼說嗎?全是誤會,辛市長和趙國候選人沒有任何關係,偶然遇見了,就簡簡單單一起喝杯茶而已,當時,趟國的助手也在場,只不過正在另一個房間裡打電話,所以並不是兩人單獨見面,再說一遍,全是誤會!
李問:真的是誤會嗎?
趙國深思了一下回答:不是!
李接著問:你打算今後還要一直交往下去嗎?
趙國毫不遲疑的回:是的!
李想了一下回答:我們市長的想法也跟您是一樣的嗎?
趙國不安的回:我希望她是,我本想直接站出來的,可如果我們的關係被公開,人們會認為她真的只是一個被我操縱的傀儡市長,所以我才來求你,請你替我,保護好辛市長!
李有點不開心的回:這次真的是被人發現不該被發現的事了,那種事就不能不被人發現嗎?
趙國只是一臉無奈沒有回話!

而市議會裡,市議長生氣的對著市議員們說:你們幾位到底為什麼來當市議員?沒長眼睛嗎?沒長耳朵嗎?對這種民生市政怎麼能投出反對票呢?勝利黨的議員們來議會的時候,都把良心扔在你們黨部沒帶來嗎?你們的黨能有多了不起?竟敢拿市民的福利來當政治籌碼!
珠花此時也回話說:您這種態度未免太過一邊倒了吧!我們不過是為自己的信念投出一票而已!
議長回:你說這是你們的信念嗎?你們竟對這種市政投反對票,這不叫信念,只不過是合伙勾結妨礙變化和改革的招牌政治、團伙政治而已!這種行為非常卑鄙、非常拙劣!
另一黨的朴議員也不客氣的回:對高市長就事事維護,件件贊成,而對辛市長要做的事呢,就是說破天也是一定要反對,對吧?!哇!可真行啊!勝利黨議員們是不是不識字啊?!
珠花生氣的回:我說朴議員,您知不知道這裡坐著幾位博士呢!敢說這種話!
朴議員張大眼睛不以為然的回:博士!哪門子博士?是東方博士啊!還是炸雞博士啊!你怎麼不說老母豬賽過美貂蟬啊!你們要是博士,那我就是奧巴馬了!
珠花生氣的說:我說您...議長大人,您怎麼不敲那個噹噹噹呢?這都吵起來了!
議長不客氣的回:敲不敵是隨我的心意!

此時,剛好辛市長敲門走了進來,勝利黨以外的議員全站起來向辛市長點頭敬個禮再坐下,相較之下,勝利黨則將頭轉向其他地方不看辛市長!
辛市長開口說:很抱歉,打擾您們開會了,因為我有點急事!
議長回:我也猜到是什麼事了!
美來向議長點個頭後將目光飄向珠花,她說:閔議員,麻煩妳出來一下!
珠花也不客氣的回:好啊!

一到廳外時,美來就不客氣的說:上竄下跳的攪局使壞,你可是比猴子還過分啊!
閔回:非要把你的粗俗無知表現得這麼明顯嗎?我怎麼就不會罵人呢?冤枉死了!都怪我太有教養,一到這種時候就吃虧!
美來接著說:事業開發企畫案,你真的看過了嗎?看都沒看一眼就通通反對,到底是為什麼?
珠花回:你自己不知道嗎?因為你啊!你就是原因,無黨派的市長,得民心的市長,有什麼用呢?不然就來挑戰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主義制度好了!
美來說:你非要這樣不可嗎?你胸前的那枚黃金徽章知道是誰給你戴上去的嗎?
珠花疑惑並低頭的說:徽章?我自己戴上的呀!難道是成道幫我戴的嗎?
美來嘆氣的說:你怎麼就不知道什麼叫害怕呢?你就不怕那些投票選你的市民嗎?你就不覺得對不起那些信任你的人嗎?
珠花回:該覺得對不起的是你才對!你就算有一百個道理,也必須對市長說SORRY,要是別人當了市長,哪會出這麼多亂子?這都是你的錯,明白嗎?
美來回:好,很好,你就繼續這麼幹吧!我也一樣有辦法,你有花錢的能耐,可我也有籌錢的本事,我會去申請道費補貼的,道費不行,我就去申請國費,然後,把記者和市民們通通都召集過來,告訴他們勝利黨市議員是如何故意妨礙市政進行,做好思想準備吧你!
美來話一說完就氣憤的離開,離開前還不小心撞了珠花一大下!
珠花繼續氣焰囂張的說:管你是國費還是道費,難道不用議會同意就能花了嗎?打聽明白了再跟我喊吧!吼!
珠花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接起電話說:我是閔珠花。誰?高高慧,沒錯,我是孤高自傲,跟我惡作劇,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呀?掛了!...什麼?大韓集團!

美來像打了一場敗仗一樣的走回市長室,芙美擔心的問:您還好嗎?珠花那個死丫頭到底怎麼回事呀?我幫你揍她一頓怎麼樣?我打包票,保證讓她來個四週痊癒!
美來回:搞個四十週痊癒不行嗎?我會負責照顧妳的獄中生活的!
芙美笑著回:那有什麼不行的,我可是大韓民國的大嬸呢!我這就去!
美來望著芙美開心的說:我是哪裡修來的福氣,能得到你這麼好的朋友!謝謝你,我的朋友!
芙美拍拍美來的肩膀說:那就打起精神來,挺胸抬頭!
美來回:是啊!唉!挺胸抬頭至少不用得到議會的許可,下一個行程是什麼?
芙美回:創造就業崗位研討會,再五分鐘就開會了,走吧!

創造就業崗位研討會,主持人對大家說:我是女性再就業中心的室長李善英,入場的時候發的宣傳冊大家都看過了吧!
大家回答:是。
主持人:由女性部主辦的這個主婦實習制度,任何一個希望就業的女性都可以申請!
大家回答:哦!是這樣啊!
主持人:沒有任何學歷限制,從沒有工作經驗的女性也可以申請,辛市長還特別決定在仁州市政廳也安排一個展位,您可以來到市政廳進行申請,也可以直接訪問女性再就業中心,主婦實習制度,不僅可以幫您推薦合適的崗位。
美來看看手錶後問芙美:李室長還沒回來嗎?
芙美回:啊!回來倒是回來了!
美來回:已經回來了嗎?
主持人繼續說著:同時還會為您提供就業諮詢,針對性指導等大量的信息服務!
美來準備起身溜出會場,不過卻被芙美一手抓住,芙美對市長說:他告訴我,絕對不能讓你出去,你不要出去,外面現在擠滿了記者!
美來問:記者?為什麼?
突然美來回想起上回在酒店被記者偷拍的記憶,當時她慌張的還說:你幹什麼呀?
她想到那件事後也倒抽一口氣的不知如何是好!

而李室長則在市政廳外擔任市長發言人,記者們問:辛市長也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嗎?
李室長回:我認為沒必要讓市長知道,所以並沒有向她報告!
記者繼續追問:聽說辛市長會當選全靠趙議員暗中活動助選,這是事實嗎?
李室長面帶微笑回答:我和趙議員都是她的選舉參謀,事實就是我們都付出了瘋狂的努力,只有這個!
另一個記者問:有傳聞說作為當選市長的代價,她跟趙議員進行了某種交易?
李室長回:作為當選市長的代價,她付了參謀獎金給趙議員,這件事是媒體對無黨派市長的中傷,是明確的誹謗他人名譽!
記者問:那麼,那天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酒店?
李回:那天在酒店裡,並不是只有他們二位,趙議員的助手和我也都在現場,我再次重申,從今天起,以後關於此次事件,如果再出現哪怕只有一條報導,我們必將採取強力措施告他誹謗公職人員名譽,我說完了!
話一說完,李室長向大家點頭立即轉身走進市政廳裡去!
現場記者仍在喊著:李室長,請等一下!

突然有位記者手機響了,他跟大家說:趙國要開記者招待會了!
大伙兒原本準備衝進市政廳的,此時馬上說:快過去呀!也有人在問:在哪兒?在哪兒?在哪兒?快點跑!在哪兒?在哪兒?
果然不一會兒時間,大伙兒全衝到趙國那邊去了!
此時的美來,其實早就躲在柱子後偷聽剛剛的訪問了!

趙國與金律師一邊走一邊討論事情,趙國重覆說:誹謗公職人員名譽、侵犯隱私、妨礙公務,只要沾邊的都要用上!
金律師回:那當然了!
趙國伸出手與金律師握手說:這次全靠金律師了!

趙國一進辦公室後發現辦公室裡坐滿了記者,而且大家都還談笑風生咧!
他們笑著問:然後呢?後來怎麼樣了呢?然後呢?
趙國還有一點搞不清楚狀況時,高高慧就已轉身對趙國笑了!
趙國盯著高慧,有點搞不清狀況的納悶!
此時守仁走到趙國身邊並小聲對他說:是我請她來的,在這種事情上,糟糠之妻論從來都是正解!
趙國有點不以為然的不爽說:是嗎?
很快的,趙國馬上露出微笑對大家說:很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然後趙國輕聲又溫柔的對高慧說:什麼時候來的?自己開車過來,很累吧!
高慧撒嬌的回:一點點啦!我原想來開個party慶祝你當選呢!結果聽說你遇上點麻煩事,剛才我都聽人說了!
趙國回:麻煩事?對政治人來說,除了宣佈死亡的報導,只要能上報紙就都是好事,你不知道嗎?
接著趙國看著記者們並笑著說:大家說不是嗎?
記者們回:是啊!應該是吧!記者招待會還是按原計畫...
趙國回:是,那是當然!
然後趙國小聲對高慧說:給我30分鐘,對不起了!
高慧聰明又充滿心機的笑著走向趙國身旁挽著他的手對大家說:時間可不能拖得太久哦!大家會體諒我的吧!
趙國聽了真的很不是滋味!
記者們回:那當然了,我們今天真的很幸運,一直只聽說趙議員有未婚妻,剛才您回來之前兩位那些甜蜜的戀愛故事,可是讓我們大飽耳福了!
趙國咬牙切齒卻仍然保持冷靜的回:是嗎?
記者們繼續說:其實我們今天的採訪任務應該算已經完成了,不過還是向您提幾個問題吧!確切來講,趙議員和辛市長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趙國回:辛市長和我...曾經是共同奮鬥的同事,現在則是需要同心協力發展仁州的市長和國會議員的關係,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了,而最重要的是,今後我和辛市長還會繼續有所來往,我已經成了國會議員,那麼彼此見面的機會就更多了,如果今後每次會面都要遭到這樣的質疑,那麼無論是辛市長還是我,就都無法正常工作了,全是誤會,當時除了辛市長還有其他人同時在場!
記者繼續問:那麼您二位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
趙國有點神情慌張眼神閃爍的回:關於我自己的私生活,我無可奉告!
記者:那麼最後,身為趙議員的未婚妻,請您談一下對此次緋聞的感想吧!
高慧繼續露出一副小女人的模樣嬌羞的笑著回:拜託大家實話實說,趙議員和辛市長真的沒有那種關係的,趙議員挑女人的眼光,大家還看不出來嗎?大家不要總把我寫成悲情的女主角好不好!
接著記者們瘋狂的拍照,這個記者會就這樣的結束了!
1601.jpg 
記者散去後,趙國只是背對著高慧!
【雖然說,高慧用小手段來宣示主權的做法我很不認同,可是,並不能因為我喜歡趙國和辛美來就覺得這樣的關係是對的,雖然這是政治婚姻讓趙國覺得很厭煩,可是如果想要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事實上還是應該是高慧講清楚說明白才好,可是,外人總這樣想及這樣去認為,可是偏偏這種感情事件總是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呀!而事實上,高慧其實很可憐,看起來好像擁有了全世界,可惜,連趙國這樣一個男人的心都掌握不住,不可憐嗎?】

高慧輕聲細語的對著趙國的背景說:把臉轉過來讓我看看嘛!剛才都沒能好好看看呢!
趙國如行屍走肉般轉了過來,可是眼光並沒有看向高慧那邊,只是低頭看著地上沒說半句話!
高慧不爽的說:看來我應該放任你就這麼摔下去才對,因為這種時候,我真的好恨你!
趙國依舊沒講話不過有抬起頭看高慧了!
可此時,反而換高慧不看趙國的繼續說:是守仁打電話給我說這種情況只有我才能解決得了。
趙國回:謝謝。多虧你幫忙,事情才解決的這麼順利。
高慧不屑的繼續說:只要解決了這件事就可以了嗎?你不打算解決一下感情問題嗎?聽說你告訴大人要甩掉我,別再做傻事了,就算要動心,至少也找一個值得我擔心的對象!【看到這段時,我忍不住覺得,許多正牌女友總是那麼天真的以為第三者不如她,可事實上,在此時此刻這男人的心裡,她早已沒有任何份量了!】
趙國冷冷的回:我比你所想的還要傻很多!如果後悔了,現在離開還不算遲!
高慧聽到後的確有受到打擊,可是她卻依然面不改色的面帶微笑說:旅行之所以讓人愉快,是因為有家可以回,你這次旅行也應該盡了興了,不如這就回來吧!好不好!
趙國依然用冷冷的眼神看著高慧說:高慧啊!
不過高慧沒理會趙國,她起身自顧自的說:有人教過我,不該讓做大事的人心裡不舒服,我先走了!
趙國馬上說:我正在旅行是真的,這旅行讓我很愉快也是真的,而這愉快的旅行的同伴,並不是你這也是真的!但是我想當上總統,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需要你,這個也是真的!
高慧回:你需要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背景!
趙國回:你的背景就是你,我們彼此的目的都很明確,所以我很滿意你,所以我不會主動放開你的手,如果想結束掉我們的關係,只要你先放開我的手就可以了,你要怎麼做呢?
高慧回:真的很自私啊!雖說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
趙國回:那麼你就要拿出希拉蕊一樣的耐性來,同時斷絕跟那位大人的關係!只有你徹徹底底站在我這邊,我才能在與他的戰爭中取勝,因此,你要回去說服你父親,勸他放過這屆大選,然後在下一屆大選裡做我的後援,做得到嗎?
高慧即使EQ再高聽了趙國的話還是忍不住眼眶含淚!

接著高慧到一家餐廳坐下並長嘆一口氣,不一會兒珠花到了,珠花這個鄉下千金上下打量著高高慧後,她對高慧問:高高慧小姐嗎?
高慧沒有開口,只用手勢優雅的請珠花坐下!
珠花一開口就氣勢奪人的先說:大家都是財團家族的女兒,不過還是初次見面呢!
高慧不客氣的回:是您標準範圍特別廣嗎?仁州化纖那種小賣部也能算是財團家族?
珠花有點納悶的說:小...小賣部?你知不知道仁州化纖是個多麼有實力的企業?我從出生到現在,一雙絲襪就從來沒穿過兩次,對同一盤菜從來沒動過第二次筷子,哼!那個包包,我也有一個一樣的,我也有,呵~那雙鞋子因為顏色太老氣,我都不穿了!
高慧只是微笑點點頭沒有答話!
珠花接著叉著手說:您在趙議員那裡沒聽說過我的事嗎?我看不上誰,誰就別想在仁州的政治圈裡混了,仔細想想更生氣了,您這是求人辦事該有的態度嗎?
高慧問:您聽我說來求您辦事了嗎?我說的可是來接受您的請求的!
珠花忍不住笑了出來說:真是豈有此理!哪有人主動打電話來要接受人家請求的?
高慧冷冷的回:在您站起身的那一瞬間,您就會求我了!
接著,高慧從包包裡拿出一包東西放到桌上後說:我聽說閔議員在仁州有很大的影響力!
珠花一聽尾巴馬上就翹起了的嘟著嘴看了桌上那包文件的內容,一打開是一張就職典禮邀請函,是崔東奎總裁就職典禮暨建黨大會的一張邀請函,珠花眼睛睜的大大的說:崔東奎的話,是BB?
高慧繼續微笑的說:這是在邀請您呢!像閔議員這麼有智慧的人才,為什麼要在勝利黨待一輩子呢?還要為道里做事,說不定還要為國家做事呢!而我應該可以做中間的那座橋,不過,除了包包和鞋子,我們就沒有其他共同語言了嗎?比方說看待某一人物的態度之類的!
珠花想了一下說:那個某一人物,該不會是...
高慧回:是的!是辛市長!
兩個女人看來有了新的手段想對付辛市長了吧!


接下來,美來牽著腳踏車準備走出家門,她拿了門口的報紙看著斗大的字寫著:反駁跟辛市長沒有任何關係,美貌未婚妻亮相,這報導看在美來的眼裡格外不是滋味!
美來到市長室辦公後,李室裡敲了門進來,他問:您怎麼這麼早啊!如果市長太勤奮,她手下的人會很辛苦的!
美來笑著回:看來我是老了,早上愈來愈早起床了,室長,我們應該還剩下一些市長裁量經費,本來應該有十億左右的,
不過高市長差不多都花光了,應該還剩下將近七千萬吧!
李室長回:還真沒少花呢!難道都拿去買假髮了嗎?不過,為什麼提起這個?
美來回:先用剩下的這些去執行農忙季節送餐幫手的預算吧!就算沒有議會的同意,也要執行,我來負責!其他的幾個項目,我會去申請道費補貼,我今天準備去道政廳,麻煩您幫我多準備幾份事業企畫案再幫我備車!

接下來,美來真的跟李室長到道政廳去了,她到廳內後對服務人員說:我是仁州市長辛美來,為了道費補貼的事來的,接著她們便在一個小圓桌那邊坐下來等了!
不過,裡面的人都忙著自己的工作,好像沒有人把仁州市長當一回事,李室長終於忍不住的大聲說:我們在這裡已經等了幾個小時了,負責人還沒到嗎?
美來聽到他那麼大聲講話則小聲暗示的說:李室長!
裡面的人回:可能是研討會結束的晚了吧!剛才不是勸您們回去等消息了嗎?
李室長:我們也說了,事情緊急所以今天必須得處理!
那人則回:那您就繼續等著吧!
突然有個人喊出:李局長!
李室長聽了聲音回過頭去說:哦!韓科長!
接著他們到外面,韓科長遞給兩位茶水,他客氣的說:原來這就是那位有名的辛美來市長啊!
美來不好意思的回:我很有名嗎?
韓回:我的幾個兄弟現在還都住在仁州呢!我聽他們提過很多您的事,這麼漂亮灑脫的市長,到底哪裡惹人討厭呢?仁州市政廳不可能得到道費補貼的!
韓科長此話一出,在美來的心裡重重的打了一槍!
李室長接著問:您這是什麼意思?
韓回:一提起仁州市,就說什麼有失公正,項目沒有可行性,表面上是這些理由,其實是上面的指示,我覺得就算是打壓無黨派市長也有點過了,就問了一句,結果全都閉口不言,確實是上面的指示沒錯,但,根本猜不到這個上面是誰!
李室長和辛市長兩人對看一眼,接著美來跟李室長同時都想到了上回BB說的:想幫人也許很難,但想毀掉一個人卻容易得很,如果你現在牽著她的手離開這裡,我一定說到做到,我總不能輸給你吧!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選擇,會怎樣扼殺掉一個無權無勢的市長!你就好好的看著吧!

一回到仁州市,李室長馬上衝到趙國辦公理找他理論,他生氣的揪著趙國的衣領說:現在我才算看清整個佈局,你安排的傀儡是辛市長,而你是指示你這麼做的BB的傀儡,議會的蠻橫霸道算是我的錯,是我沒擋住閔議員,截斷道費的卻是你,是因為你!
趙國驚慌的問:道費被截斷了嗎?
李回:你還想裝糊塗,你沒預想會有這種結果嗎?BB的話你不是全都聽到了嗎?我也全都聽到了,你和那老頭到底是什麼關係,到底是什麼關係,要把辛市長當成談判的籌碼?
趙國扯開李的手說:把話說清楚,你們去過道政廳了嗎?
李回:我們去過道政廳了,一句話都沒說上就回來了,人家對待我們比對門口的小狗還不如,說是上面有人插手干涉,後面還剩下什麼招數?還準備讓她遇到什麼事?現在辛市長的兩翼已經被折斷了,如今你打算要怎麼辦?
趙國接著馬上撥電話並急忙走出去:我是仁州國會議員當選人趙國,給我接副知事,現在馬上!
電話一方回:對不起,議員先生,副知事現在正在參加崔東奎總裁的建黨大會!
趙國一聽停下腳步問:你說誰?什麼大會?

而崔東奎現在正在舉辦建黨大會!
他說:我是在總統就職典禮那天,離開政界的,無論是多麼龐大的帝國,對於兩個君主來說,都比刀刃還要狹窄,我的離去,是我對親手扶植起來的領導人最後的忠心,我相信那是一條能為廣大國民帶來和平的路,所以我毫無怨言的走了下去,但是如今,在這個國家裡,重於生命的信念被人當成是垃圾,必須要拋棄正義和道德才能養家糊口,就在此時此刻,我們廣大的青年還正在失業,有錢人吃喝玩樂,卻變得更加有錢,而我們兒女卻為了謀生在街上苦苦徘徊,在這片土地上,哪怕只是一個小時,我們可曾有過民主主義嗎?各位!
台下的人大喊:沒有過!
BB繼續說:哪怕只是一分鐘,我們可曾停止過流淚嗎?各位?
台下的人大喊:沒有過!
BB繼續說:因此我,再也無法只關心我的瓷器生活下去,我就這樣重新回到大家的身邊了!
1602.jpg 
台下觀眾全投以熱烈激情的掌聲與叫聲!

而他的造勢活動也就在今天起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記者訪問:『據說有大批的政和黨和勝利黨議員會入黨,請問這是事實嗎?』、『請問您為什麼沒有回舊執政黨反而另立新黨呢?』
突然BB看到了趙國站在他前往的路上,記者們也叫著:啊!是趙國,他是仁州國會議員當選者、國會議員當選者!
記者訪問:『請問趙議員也會加入統一自主黨嗎?』、『崔總裁的第一項活動就是前往趙議員的遊說現場,請問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嗎?您對趙議員好像特別與眾不同,請問這是為什麼呢?』
BB沒有回答任何記者的問題,他走向趙國,然後面帶微笑拍拍趙國的手臂,然後BB對趙國說:來得好!我們還是換個安靜的地方聊吧!

他們到BB的黨部後,BB說:本想各方面都準備好了再告訴你的,你是怎麼知道的?
趙國對高慧說:你迴避一下好不好?
高慧面帶笑容對BB說:剛才的就職演說真是太精彩了,您不要說太多話了,會累著的!
然後她面帶微笑對趙國說:我在車裡等你!
BB說:看來你跟她已經聊過些什麼了!
趙國說:祝賀您成功建黨!
BB說:你也該入黨了!讓守仁按程序把手續準備好,然後送過來!
趙國回:如果您先放開道費管制,我會考慮一下的!
BB回:我也正打算這麼做的呢!不過你要為我做一件事,高會長已經回國了,他好像進口了一些東西,而且希望能把工廠建在仁州!
趙國回:就是那個嗎?您就是以那個為條件,換取大選資金的嗎?到底是什麼樣的工廠?
BB回:如果是好東西會建在仁州嗎?在發達國家有些讓人頗為頭疼的東西,可拿到比較落後的國家卻可以賺大錢,只要你說服辛市長,拿到建廠許可,無論是道費還是國費,要多少我就給她多少!
話一說完,BB就起身準備離開!
趙國也跟著站起來問:難道這就是大人所謂的信念、道德和正義嗎?
BB有點生氣的轉過身去回答趙國的問題說:直到不久以前,你的信念、道德和正義差不多也是如此吧!
話一說完BB馬上離去!現場只留下一臉無奈的趙國!
趙國一出黨部走向車子時,他看到高慧站在車外等!
高慧笑著說:我嚇了一跳呢!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
趙國回:你是放手了嗎?是你先放開我的手了嗎?你打算跟大人繼續保持關係嗎?是嗎?
高慧收起笑容回:我不打算參與你跟大人的戰爭,這是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不是嗎?我只希望大人能夠盡快勝利,順便把你送回我身邊,那就更好了!
趙國不以為然的說:你真的很可怕!
高慧回:我原本是很文靜的,是你一直逼我變成可怕的女人,聽說再火熱的愛情也只是一時而已,你就盡情去愛吧!愛到膩煩為止!
接著,高慧從包包裡拿出一支鑰匙,然後對趙國說:來,送你的禮物!我在國會議事黨部附近幫你準備了一間公寓,回頭召開定期國會,你也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啊!該用的東西都給你準備好了!
趙國沒答話沒反應只嘆了口氣!
高慧繼續說:不要嗎?呵!看來我是白費心思了,出力還不討好,那麼我就破罐子摔破,反正已經傷了自尊了,就此狠下心來去折騰辛美來小姐好不好啊?擁有的東西少,可選擇的範圍自然也就小了,為什麼那麼傻,偏要在那邊吃苦頭?給你!
1603.jpg 
趙國接過高慧的鑰匙,並在公寓裡沖澡!
【此時在趙國的心裡,或許已經理解在政治的世界裡,想跟感情完全切割是不可能的事吧!如果走向愛,勢必傷害對方,如果因此放棄愛,他也做不到!當一個男人走向一個與以前生活模式不同的世界時,他其實也我去了以前的判斷力了!】

此時的美來也因為對生活的無能為力感而在屋外刷著鞋子!
趙國走向她身旁問:你跟這鞋有仇嗎?刷鞋的動作都散發著恨意!
美來看到趙國開心的笑著說:你來有什麼事啊!
趙國回:非得有事才能來嗎?
美來回:在那邊稍微坐一下,等我把這些做完!
趙國伸出手去說:讓我來吧!
美來急忙伸出手擋住趙國說:馬上就刷完了!
趙國回:那我就從後面抱著你刷了!
美來撒嬌的回:嗯...,聽起來好像不錯呢!
趙國回:還真是一點都不含蓄!
趙國摸了一下水噴美來的臉,美來也不客氣的拿起整盤水想潑向趙國,趙國一怕起身就跑走了!
洗完鞋後,他們坐在屋外看著剛晾的鞋,趙國看著美來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後伸出手摸了他的額頭一下希望她回過神來!
美來問:覺得我可愛死了吧!呵~
趙國問:最近,很辛苦吧!
美來回:嗯,有一點!我去過道政廳了,發現自己竟然是個有名人物呢!
趙國回:對不起!
美來嘟著嘴問:趙議員為什麼要說對不起,罪魁禍首另有其人呢!唉!我都快氣死了,以前我真的很喜歡他的,用親身行動去實踐信念和正義的真正的政治人,怎麼能這樣來欺騙國民呢?還叫什麼BIG BROTHER,我看叫BAD BROTHER還差不多!
趙國回: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美來回:什麼事?
趙國回:我希望你不要太怨恨那位老人家,他曾經對我抱有很大的期望,而我也是一樣,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那條路!
趙國回想BB對他說:正是一個蓋房子的好地方,看來要你去一趟了,去仁州!
趙國繼續說:所以我來到了這個落後的地方,遇見了落後的人們,後來,我卻迷失了方向!
趙國又回想他之前對BB說的:對我...您從沒信任過嗎?
趙國繼續說:所以我們正在漸漸偏離彼此!
趙國又回想BB對他說的: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選擇,會怎樣扼殺掉一個無權無勢的市長!你就好好的看著吧!
趙國繼續說:對他來說,世上的一切都應該按照他的計畫進行,所以他現在應該是有些慌亂的,不過等他消了氣,我相信他會理解我的,我,相信他會的,因為沒有哪個父母能贏過子女的!
美來一聽納悶的問:什麼?
趙國轉頭看著美來沒有回答!
美來驚訝的說:不會吧!
趙國點點頭回:沒錯,是我父親!我現在說的話你要聽好,以後你會一直都拿不到道費的,因此,現在你需要跟議會面對面決一勝負!
美來困惑的問:面對面嗎?
趙國回:市議員們為了下次選舉的時候能拉到選票,也會開展一些為自己出身選區謀利的市政項目,你可以擋住那些項目!
美來為難的回:可他們只看珠花的臉色行事的,能行得通嗎?
趙國回:所以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讓他們來看你的臉色就行了,不過不許穿泳裝啊!議會手裡雖然握著審議權,但預算執行權是握在市長手上的,搞政治,團結一致才能生存,一盤散沙必定死路一條,去把他們的根基搖散,離間計,可是一條非常偉大的戰略呢!

美來就按照趙國的方法準備一一擊破
她約了議員說:您的公約中曾提到要在明倫洞設立老年中心吧!您打算拿什麼錢去建那個老年中心呢?
她又約了下一位議員說:我看到您提交了一份企畫案要在栗口洞建圖書館,在議會通過我的企畫案之前,我不會在任何一份預算執行書上簽字的!
接著,她繼續約下一位議員說:雖然我也不想做到這一步,可也總不能一直坐以待斃吧!我只要一票就足夠了,因此,我會大力支持為我的企畫案投出一票的那位議員,對他的待遇,絕對與其餘幾位徹底區別開來!
美來對議員說:表決可以改成無記名投票,請您支持我吧!4:3是個很危險的比例,只要有一個人叛變,馬上就可以顛倒乾坤,我的意思是,請您來做那個叛途!

終於又到了開會的時刻了,美來跟李室長等在會議室外面,等到會議結束後,美來向議長點頭敬禮!
議長旁的議員對市長說:無記名投票的結果是5比2,您提交的幾件議案全部通過了!
美來開心的問:是真的嗎?
議員回:是的!
美來開心的回:謝謝大家!真的謝謝大家了!
議長說:這都是辛市長的功勞,還懂得了運用權力來提高自己的實力,辛苦您了!
美來跟李室長開心的擊掌,李室長還對美來說:您受累了!
美來則回:辛苦您了!
李室長笑著說:哪裡!

不過,珠花則是一張臭臉的對著勝利黨的黨員們,他們當然一溜煙就趕快溜走了!
珠花走向美來生氣的問:你到底搞了什麼鬼,撒錢了嗎?
美來回:我要是有錢可撒,那還愁什麼呢?我有的也就是這張嘴了!不過說了些話而已!
接著美來把頭轉向李室長說:趁這大好形勢,麻煩您開始籌備鼓勵生育獎金的擴充方案,還有現有保健所的有效使用和補貼方案。
李回:我知道了。
美來開心的向珠花擠眉弄眼一下,然後離開前拍了珠花的屁股一下!
珠花繼續嘟著嘴說:有哪個沒得到補貼的冤魂附她身上了嗎?張口閉口補貼補貼的!
李對珠花說:跟我出來一下!一起去個地方!
珠花回:真好笑,你以為去個高級地方請我吃頓飯,我就會原諒你了嗎?吼...
不過他們沒去餐廳,而是去協議離婚室!
成道手上拿著文件,珠花則是嘟著嘴跟在後面,成道不耐煩的說:磨蹭什麼呢?我忙得很!
珠花問: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啊!
李回:你在這上面簽字的時候,沒想過要來這裡嗎?你以為你簽的是百貨公司的優惠卡嗎?少說廢話,跟我來!
珠花說:喂,李成道,等一下,啊!...我的肚子...突然間這是怎麼了,哦!肚子好疼,哦...!
成道不打算上當的說:別裝了!身份證帶來了吧!
珠花繼續摸著肚子說:剛才剛吃完午飯就看見辛美來,好像消化不良了,幫我拍拍背,真的好疼啊!哦!...唉...
成道相信了珠花緩慢的走向她的身邊問:是真疼嗎?
珠花點頭回:真的,真的!哦!
成道緊張的伸出手拍了珠花的背問她說:說清楚,到底是哪裡,怎麼個疼法?
不過珠花沒回答,只見她一手抓住了成道手上的文件,然後便拚了命的往回跑!
成道在原地喊著:喂!
珠花邊跑高跟鞋還掉了,不過成道並沒追上去,只見他嘴裡唸著:腿長得那麼短,根本就跑不起來!呵~呵~


趙國到了原本是市政廳的新建地那邊看那一望無際的農地,他想著BB的話:好東西會建在仁州嗎?在發達國家有些讓人頗為頭疼的東西,可拿到比較落後的國家卻可以賺大錢!
想著想著趙國嘆了口氣,而一旁的守仁則是聽到手機回答:是!
守仁向趙國報告:辛市長那些被否決的議案已經被議會通過了,好像開心得不得了呢!
趙國回:她開心的時候特別可愛呢!
守仁也笑著回:發愁的時候也特別可愛呢!
趙國一聽回:你這小子年紀輕輕的,挑女人的眼光怎麼...,你就那麼閒嗎?我讓你準備入黨手續都多長時間了,連個動靜都沒有!
守仁回:您今天上午告訴我,我就把手續領回來了,就放在車裡了!
趙國回:是嗎?拿來!
守仁問:不過,您真的打算入黨嗎?我想...
趙國回:要不要先聽我是怎麼想的?我原以為我的人生會按著計畫一路走下去的,A之後就是B,B之後是C,C之後是D,可是到了C,卻過不去了,辛美來,是C,現在我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接下來,趙國進入了政和黨並召開了計者會,這看在BB的眼裡當然格外不是滋味,他生氣的把報紙全推到桌下去!
BB問守仁: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把他找來,把這死小子馬上給我帶來!
守仁回:很抱歉,今天在這裡,應該是我最後一次來拜見您了,我決定留在趙議員的身邊,做他的人,我想那麼做!
BB生氣的回:你竟敢...你...
守仁回:我很抱歉,您保重身體!
就在守仁準備離開時,敲門聲響了,趙國開口走了進來。
守仁:今天在這裡...
趙國回:我都聽見了,你還是先出去吧!
守仁回:是。
BB生氣的問:你終究還是非惹事不可了,是嗎?
趙國回:是。那個工廠,絕對不會建在仁州,無論用什麼辦法,我都一定要阻止它,如果你還想建,希望您可以另外找地方!
BB生氣的回:都說掉進河裡的人容易救,掉進溫柔鄉的人卻沒得救!原來說的就是你呀!好啊!你走吧!腦子不轉變的傢伙,不撞到牆是不會死心的!
趙國回:我是在給您機會!
BB回:機會?
趙國接著說:您知道最讓我難過的是什麼嗎?不管是野心還是夢想,不是必須踩著某個人才能達到的,保護著某個人也一樣能夠上得去,可我以前並不知道!如果守住了某個人就能爬得更高,而我以前也不知道,因為這些東西,都該是父親在兒子小的時候教給他的!就是說,大人您沒有教育好您的兒子,覺得委屈嗎?在我五歲之後,我所度過的的每一天,都和大人的今天是一樣的,憤怒、委屈、悲傷、怨恨、孤獨,後來,就成了渴望,跟在您身邊,服侍您,也曾有過開心的日子,雖然我跟您有著同樣的夢想,
可我選擇走得辛苦一點,所以,請您再也不要介入我的人生,從沒給我買過玩具熊的代價,就用這個來抵償吧!求您了!
趙國話一說完就點頭離開。
現場只留下BB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傍晚,趙國在屋外切著菜,美來則上下打量著他,趙國看了美來一眼笑了,美來則信心滿滿的說:拿工作當藉口找我過來,原來是想我了!
趙國說:所以說黃昏戀才更可怕呢!就是為了工作叫你來的,匯報市政工作,馬上!
美來撒嬌的回:那也要吃了飯再匯報呀!嗯!水開了!
趙國幹練的將義大利麵放進鍋裡!身手真是俐落呀!
美來開心的說:還記得嗎?以前我們也一起吃過義大利麵的,你不是叫客房服務嗎?給我,那時候根本沒想到以後會迷上我吧!
趙國回:嗯!我也一直在後悔當時不該覺得你好欺負,就小瞧了你,表面裝得好像很好欺負,很笨的樣子,卻像個狐狸精一樣把人家的魂全都勾走了!
美來回:那可就是GOLD MISS的經驗了,為了以示紀念您送我一份禮物好不好?如果給現金就更好了,就20萬就好!嗯?
趙國回:現在終於現出原形了,你這種行為可足夠上九點新聞了啊!某辛姓市長,被查出實為FLOWER SNAKE。【花蛇:專指以騙錢為目的主動接近勾引有錢男人的女人】
美來推開趙國的手說:你到底給還是不給,趙議員,你,在選舉海報上隨意使用我的名言了吧!誠心誠意的改善老百姓的生活,那可是我的詞,竟然都不給我GUARANTEE【擔保】!
趙國回:那叫ROYALTY【版稅】,不懂就不要裝懂!
美來皺著眉頭說:怎麼會有那麼多的TEE啊?

畫面接下來則是到了育幼院出遊的日子,一群小朋友們開心的上交通車,美來則在車後方幫忙將餐點裝上車!
美來對老闆娘說:又是保姆車,又是漢堡包的,真是太謝謝您了!
老闆娘客氣的回:為了孩子們,這點東西算什麼?剩下的費用我也會負責的!
美來客氣的回:不用不用,我馬上就能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了,所以可以放心的刷卡啦!
不過育幼院的老師回:哦!我們的贊助人已經把費用都解決了,哦!他們來了!
美來他們望向路口,原來是趙國的車子,趙國跟他兒子一起下車跟大家問好!
趙國的兒子說:您好,我也可以一起去嗎?爸爸說有可能可以的!
美來學小朋友的口吻回:當然了,確定一定以及...呵~姐姐這麼說,就是當然可以的意思了!
他接著問:那我可以去坐那輛車嗎?
美來繼續學小朋友的口吻回:當然可以了!那裡有好多小朋友呢!不過,爸爸有沒有說過,他也想一起去呢?
趙國的兒子馬上看他老爸,趙國瞇著眼回:告訴她,爸爸也很喜歡出去玩,問她怎麼能只顧自己出去逍遙自在?就說她小氣的要死!告訴他叛徒最後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美來衝到他兒子的面前摀住他的耳朵說:哎呀呀!不要聽,不要聽!真受不了你,來,我們走!
接著他們到了騎馬場,美來跟小朋友們開心的說出發!並提醒他們小心點!
而另一邊的小朋友則在餵馬,趙國的兒子跟一個女生起了爭執,兩個人都要餵同一匹馬,那女生搶久了生氣就打了趙國兒子一下,他生氣的問:幹嘛打我?
那女生回:我嗎?它嗎?
趙國笑著過去當和事佬說:好啦!小朗,不要打架!不要吵了!慶熙也一起,一起餵小馬吃東西,一二三!
小朋友又吵著要餵同一匹馬,趙國又繼續說:別吵了,你們兩個總是吵啊!慶熙先餵,然後小朗再餵不就行了!
此時美來衝過來裝成小朋友的聲音說:美來也想騎馬,我想騎馬嘛!讓我騎吧!讓我騎吧!
趙國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嘆了口氣!
”基本上,女生在談戀愛時,總只想當小朋友!”
美來吵著:美來也想騎馬!
趙國不耐煩的說:騎什麼馬呀!
美來調皮的搭住趙國的肩膀說:不然就騎這個馬好了!不好意思了!
趙國問:你幹什麼?
不過美來才沒等趙國反應呢!她馬上跳到他身上去了!
只見趙國哎呀一聲喊很重啊!
美來則在那邊:駕!駕!
趙國只好學馬叫聲了!

中午時他們在涼亭一起用餐,小朋友們喊:我們開動了!
美來問:好吃嗎?
小朋友回:好吃!
美來問:還有誰要吃漢堡包?
大家都舉手說:我,我,我!
美來回:這麼多呀!那,這個給你,還有你,給!
此時慶熙跟小朗也剛好都拿同一個東西,慶熙拿了薯條咬了一口後再從嘴裡拿出來跟小朗說:那你吃吧!吃吧!
小朗沒接過慶熙手上的薯條,她就直接塞進自己的嘴裡了!
趙國在小朗的耳旁對他說:她好像是喜歡你呢!
小朗不開心的回:爸爸真是的!她不是我的菜,她好奇怪的!
趙國回:那樣才更危險呢!爸爸開始也覺得奇怪,後來...
他瞄了一眼美來,然後把話吞了回去,接著對小朗說:趕快吃吧!吃吧!
美來也調皮的把塞進嘴巴裡的薯條黏了後拿出來給趙國吃,她說:給你吃吧!

接著,他們去進行餅乾造型DIY,指導老師說:開始是最重要的,不要怕做錯!
趙國依舊拿著相機東拍西拍,他對小朗說:看爸爸,一二三!很好!
突然他看到了美來的作品,你走了過去問:幹什麼呢?
美來一看到他發現後馬上把作品遮住,趙國對她說:還擋什麼啊!寫著”美來的”我都看見了!給我看看!我看看!
趙國一看到她的作品,表情馬上一變,上面寫,美來的,我的國!
美來開心的哈哈笑聲!
趙國不以為然的問:什麼人長得眉毛占了臉的一半?
美來回:怎麼了,我完全按照原樣畫的!
趙國繼續問:嘴唇又怎麼是這個樣子?
美來回:嘴唇呢!
趙國把圖放到臉旁把嘴唇變成鑫鑫腸的說:你看,你看!
美來回:是親親以後腫起來的,啊...
趙國笑了笑饒了她!

接著他們又到下一個活動地點,指導員問:小朋友們,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小朋友回:不知道!
指導員說:這位呢!就是畢卡索爺爺,這個地方就是可以認識畢卡索爺爺的,想法多多,靈感多多的!畢卡索的立體畫廊,我們現在就跟老師一起進入畢卡索的立體世界好不好?
小朋友回:好!
老師說:大家到這邊來,到這邊來,大家看這幅畫,這幅畫就是畢卡索爺爺畫的,從這幅畫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表情,小朋友們現在也像這幅畫一樣來做很多表情好不好?
小朋友們回:好!
美來說:在鄉下,孩子們能享受到的文化服務比大人還要少,所以我想在仁州也建一個這樣的地方,小時候我們不都曾經夢想過格林童話里那個糖果屋嗎?
趙國回:看來你得申請很多國費才行了!
美來回:謝謝您!送給這些孩子們一個幸福的回憶!
趙國回:我也要謝謝你!我從來不知道20萬還能用來做這麼多事情!
美來回:那麼,既然已經花了,您就再多花一點好不好啊!都已經來到這裡了,怎麼也得逛逛首爾再回去吧!我除了學校遠足時來看過一次63大廈,還從來沒來過呢!
趙國回:真夠老土的!你想去看些什麼呢?
美來回:具體的說來嘛!應該說是去看房子!

接著他們去看了房子,不過趙國卻悶悶不樂提不起勁的樣子,和美來仔細注意細節的樣子截然不同!
美來問:這裡怎麼樣呢?不是說如今要經常來國會,所以在首爾得有個房子嗎?我也想好好盡一回女朋友的義務,可是我又沒能力替你租房子!所以我想至少幫你分擔一點,奔走看房的辛苦,我在網上翻了一晚上,挑了這個既明亮又沒新居症候群【指新房裝修氣味引起的不適應症】,還比較乾淨的地方,你喜歡嗎?
趙國低著頭沒有回答!
美來看了他的表情後問:是不是有點小啊!你覺得呢?
趙國回:好像是有點小!
美來回:啊!是嗎? 然後她就又繼續看筆記了!
趙國接著說:那個...,其實,我已經找到房子了!
美來問:找到了嗎?這麼快!
趙國眼神閃爍的回:守仁幫我都處理了!
美來意會的回:啊!是這樣啊!我把這個給忘了!本想我來幫你找的!

接著,趙國突然精神來了一起對美來說:不如,我們去玩吧!你去逛過百貨公司嗎?
美來回:真是的,把我看成什麼人了!當然沒去過了!專賣場那種地方倒是去過,呵~真的嗎?真的要去百貨公司嗎?

接著他們真的去逛百貨公司了,美來一路興奮的樣子跟小朋友一個樣,突然,美來看到一個櫃很興奮的拉住趙國說:過來一下!我們買情侶運動鞋吧!
趙國不願意的回:哎!又不是小孩子!
美來撒嬌的說:啊!買嘛!買了情侶運動鞋,我還有想做的事情呢!我要在街上放心大膽的牽手挽胳膊及掿肩膀,我想不用在意別人的視線,隨心所欲的到處逛,要穿上情侶運動鞋,人家才會知道”啊!他們是情侶呀!”不然人家就會說”啊!這男的肯定特別有錢”不是嗎?不想買情侶鞋的話,就去買情侶衫啦!一顆愛心,然後有箭這樣,這樣穿過去!就是射箭的那種!”
趙國無可奈何的說:鞋子!OK!鞋子!
接著,美來拿了一雙鞋問趙國這個怎麼樣?不好嗎?
只見趙國將美來扶著讓她坐下,然後體貼的幫她穿上新鞋,當然,他們真的買了情侶鞋!然後在大方的走在路上並牽著手!接著更卿卿我我的走在路上並親吻!
美來開心的對趙國說:真的像做夢一樣!
趙國回:要是提做夢這種事情的話,那就要去畫著溫泉標誌的地方...
不過美來調皮的踩了趙國的新鞋大聲的笑了出來,趙國假裝生氣的說:給我站住!
美來當然趕快跑囉!
趙國在後面唸著:啊!這是新鞋呢!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夜裡,他們在一棟大廈的頂樓看夜景,美來開心的說:哇,快過來呀!
趙國無奈的說:不是你說來過這裡嗎?哎喲,真是土死了!
美來開心的說:你以為是為我來的嗎?快點!快點!到這邊來,快點!
美來把趙國推到她前面去,趙國問:你幹什麼?
美來問:來,你看看!現在,你的眼裡能看見什麼呢?那裡就是趙國議員先生要精心打磨的地方,試著畫一幅圖畫,畫一幅屬於國會議員趙國的圖畫!
趙國沒有回話,反而陷入深思當中,美來也察覺氣氛的不對稱!她擔心的問:你怎麼了?
趙國安靜了一下子後回:我...,為了能考上我想去的大學,為了能拿第一,為了通過考試,為了當上國會議員,比別人睡得少,比別人玩得少,所以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可是,沒有,沒有圖畫,已經當上了國會議員,就要為了當上總統而...,因為國會議員之後,當然就是總統,是啊!當然!...對不起,作為國會議員要做些什麼?什麼都沒有!
美來深情的溫柔的回:那麼,你必須要向客服求助了,您也可以請求直接與客服小姐連線!美女客服在線隨時待命!我可以做你的家教,現在還不晚!
趙國此時的心裡覺得溫暖了一點的看著美來,而美來也輕輕的牽起了趙國的手,接著他們相擁,有時候安慰一個人,其實無聲更勝有聲!

夜裡,美來的家裡來了兩位警察,美來的媽媽問:你們到底是誰?到底想幹什麼呀?!
趙國他們剛好回到家裡,所以加快油門趕了回去並衝上前去,美來母親繼續問:出了什麼事呀!你們想幹什麼?
美來緊張的問:媽,怎麼了?什麼事啊!
美來的媽緊張的說:美來啊!這可怎麼辦?這幾個人,說你收了什麼錢,突然就闖進來把家裡翻了亂七八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美來問: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市長!
那名男子回:就是知道你是市長,我們才來的!
接著他便拿出手銬準備銬住美來的手!
美來的媽緊張的喊:天啊!
趙國第一時間出手擋住的說: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是哪個所裡的?你們有拘捕令嗎?把拘捕令拿出來!
接著他們真的拿出了拘捕令並說:辛美來市長,現以收受代價性賄賂及接受享樂服務賄賂罪逮捕!




第16集結束,不過更精采的The City Hall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part I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2集 辛美來就職典禮篇 part 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0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9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