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廳The City Hall  【金宣兒、車勝元主演】

第7集

美來問:副市長的目的是什麼呢?
副市長回:把高市長拉下馬,然後參加補缺選舉。美來聽到副市長的目的時吃驚到說不出話來,而他繼續問:一致嗎?不同嗎?
美來問:把市長推下台嗎?
副市長問:你覺得沒理由要推他下台嗎?他兩次當選,加起來你在他身邊也有六年了,除了假髮的數f目,也該知道些其他的吧!收受賄賂,作風不正,違反政治資金法,違反不動產實名制,拜這位地方自治團體長官的歪風綜合大禮包所賜,目前仁州市的漁業、農業、觀光業自是不必說了,就業率、經濟成長率、人民所得,沒有一樣不墊底的,而失業率卻是全國第一。啊!紀錄應該又更新了,市政廳職員裡又有兩名被開除,還有一名辭了職,失業人數又多了三個了!應該有人出頭來追究他的責任,而我正準備這麼做!
美來回:那麼,您去做好了!副市長的話一句都沒錯,高市長並不是一個好市長,我也知道他不是,可我的目的就只是錢而已!
副市長問:是嗎?那麼李局長的復職,就只是包裝精美的好萊塢動作片嗎?
美來回:是的!當然,當初是為了那件事,可那只是開始的時候,到最後,其實還是錢!
副市長問:那你還搞什麼一人示威呢?你又召開記者會,又搞一人示威,這樣下來,多多少少會暴露一些市長的醜事的,你就沒想過有可能延伸出更大的影響嗎?
美來回:想過啊!所以我本想只是稍微嚇唬他一下的,可市長他並不害怕呢!說實話,我都沒想過自己會被這樣子趕出來,我以為如果跟著屁股追問,他們為了甩掉麻煩,會把獎金都給我呢!可是我想錯了,只有我是好欺負的,哪有人會被我欺負到呢?小小十級而已!早知如此,我該聽副市長的話的,我拿什麼資本去跟人家追究呢?十級公務員的身份嗎?連那個一文不值的身份都失去之後,我覺得至少要把錢討回來才這麼做的,所以既單純又瀟灑的政治遊戲,還是副市長您自己去玩吧!我沒有那個資格!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副市長回:走吧!本以為你是個挺現實的人,看來我看錯了,你走吧!
美來回:不是啊!您看得很準,不過可惜的是,這幾天我看到了更多的東西,使我不會再被人利用!說完美來起身離開,走到一半才發現,西裝外套忘了還給他了!看著副市長揚長離去的車子時,美來心裡多少有些...

美來繼續到市政廳門口示威,不過今天一早就看到李局長出現在她面前,她對他說:連局長都這樣的話,我就真的無路可走了,就算所有人都來阻止我,可您...
李局長問:你有勇氣去做那個明明白白的證人嗎?有信心一直堅持到最後嗎?有信心不會做到一半就當逃兵嗎?
美來如釋重負的猛點頭,李局長開心的說:那我就幫得上忙了!
美來開心的對他說:局長。局長伸出手來,美來開心的握著他的手狂搖,那力道之大呀!
李局長趕在手脫臼之前對美來說:我是想跟你要標語牌的!
美來馬上接著說:為了送您,我還特意選了個漂亮的呢!您拿這個吧!這是最新作品,打開看看!
0611.jpg 
當然李局長一看到就笑到不行呀!狂講這個真的很有意思!
美來也回:這個很絕吧!
不一會兒,又來了一群示威的人,帶頭的人說:一個人在這裡抗爭,您一定非常孤單吧!從今天起,我們來助您一臂之力,我是仁州市鏟除腐敗本部長,魏洗滌。
美來傻傻接過名片後說:不是,我...
魏:您不必再獨自面對猛烈的風暴,今後我們可以幫助您有組織的...
李局長聽不下去的插話說:整天上竄下跳,您也夠忙的了,兩個月前是為了反對老人保護設施來示威,三個月前是反對職業高中的示威,這次是來反對市府搬遷的嗎?!
魏開心的說:啊!您認識我嗎?哈哈,那些事也都是我組織...
李正經且嚴厲的說:還不把嘴閉上。然後對美來說:不要聽這個人瞎說,他是個只要有利可圖,就不講立場的示威策劃人,是個主張職業高中是浪費資源的設施!
美來疑惑的問:可是,那些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拍!
李局長衝過去攝影機那邊問他們這是幹什麼呢?
魏出來擋的說:不用擔心,是我放出的消息,咱要讓這種事上一回電視,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李生氣的說:你是什麼東西?我們用不著你,馬上滾蛋。
美來衝過來說:局長,你忍一忍吧!
此時記者衝上來訪問他們:有人提供線報說第一屆青鱗魚小姐大賽的預算被人挪用,請您解釋一下。
李回:你們不要拍了,我們不接受採訪!
記者繼續不死心的說:您說一句吧!
魏把攝影機移過來說:我說,這件事讓我來...,就是說,這次事件,是由兩千萬的獎金突然變成了區區一百萬而引起的!
李衝上前去拉住魏的衣服說:你算什麼東西,在這胡言亂語!不要只拍負責人,不要拍了!
總之,現場亂成一團!
記者報導著:就此,青鱗魚小姐大賽預算挪用事件的示威現場,瞬間演化為充斥著辱罵和打鬥的阿修羅場,此事的詸團隨之逐漸擴大,而令人疑惑的不僅僅是這一點!局長們看到新聞報導時全嚇傻了!
同時,報導上也訪問了大賽的舞台工程廠商 ,他說:工錢全收到了,最近這麼不景氣,大家都不搞活動了,我們也沒生意做了,市長把這麼大的活動交給我們這種小業主,簡直是救了我們一命呢!真是的,胡說什麼呢!
報導也訪問了秘書長:公家辦事都是有一定順序的,目前執行決議書已經遞交上去了,可是她苦苦哀求說生活困難,市長是發揚人道主義精神,才把一百萬先甩給...是預支給她的,她竟然反過來提出懷疑,做賊喊捉賊也太過份了,不可理喻!
美來一群人在電視機前看到也是一肚子火的喊著:哇!誰是賊?誰是賊?是那個女人,是她,
記者也訪問水仙:辛美來那個女人,從集訓開始就非常奇怪,說副市長跟她是什麼情侶關係,還說她是副市長的金絲熊什麼的,決賽那天還想偷穿我的內褲,一下被我抓到了,反正那個冠軍根本不是她靠自己本事拿到的,所以王冠事實上應該算是我的!

另一邊,副市長在辦公室看著新聞報導時笑到不可開交,接著便把電視關上!
0702.jpg 
他狂笑著說:不知道大家還去看那些搞笑節目幹什麼,新聞就已經很搞笑了!
不過秘書守仁卻冷冷的笑不出來!
副市長繼續說:不好笑嗎?她竟然說跟我是情侶呢!是不是腦子構造有問題啊!你怎麼看?
秘書守仁繼續笑不出來且不回答!
副市長恍然大悟的說:啊!你覺得她很可愛,是吧!怎麼了,現在我的玩笑聽著不好笑了嗎?乾脆以後就別笑了!連在我面前笑出來的膽子都沒有,背叛我的膽子是哪來的呢?過去這段時間,我跟您學到了很多東西,你在誰面前耍酷呢?繼續學吧,兔崽子!
秘書笑了並說:我學東西很快的!

另一邊,閔議員找來接受訪問的業者們及選美小姐,她說:雖說包裝不起眼,裡面的內容可以說是非常的實惠呢!
他們說:您費心了、多謝您費心了!不過仙花就傻呼呼的問了:什麼呀!就只有這個嗎?我這個歲數吃補藥幹什麼呀!不是說要給我好東西嗎?
閔議員有些尷尬的回答:還有什麼能比這個好呢?我說了,內容很實惠的!很實惠的!
仙花繼續說:管它實的虛的,我不想要補藥!就直接,給我錢不行嗎?
閔囈員氣到急著接著回答:所以我說,那裡面...
不過話到嘴邊她又吞了回去,只冷冷的說:妳走、還不走!好了,大家都可以回去了,大家都辛苦了。
仙花繼續吵著:為了採訪,我還去很貴的店化的妝呢!
閔議員簡直被仙花氣爆了,接著,她說:都好了,您過來吧!接著市長進來說:不愧是咱們的閔議員,就這股勁,我們乾脆一鼓作氣吧!
閔吶悶的問:什麼一鼓作氣?
市長:你不是說就算是野狗一百隻聚在一起也能咬死老虎了嗎?我準備以誹謗公職人員名譽的罪名,把辛美來和李局長捲在一塊告上法庭,要讓他們痛哭流涕,吃點苦頭,也給其他人好好留下個前車之鑑!
閔回:真是豈有此理!李局長和辛美來是煎餅跟大蔥嗎?是烤鴨跟薄餅嗎?幹嘛要把無辜的李局長和她捲在一起?
市長問:無辜的?無辜的人會跟著上九點新聞嗎?還被大寫特寫!
閔回:那,那是...
市長繼續說:要是出了問題,難道就我一個倒霉嗎?不管李局長和辛美來是什麼,別忘了閔議員跟我可真的是煎餅跟大蔥、烤鴨跟薄餅呢!
閔回:哎呀!嚇我一跳!您真的這麼想嗎?您覺得您跟我是一樣的嗎?
市長回:一樣啊!有什麼不同嗎?
閔回:當然不同了,我有錢啊!而且不是一點,是很多很多,有錢有什麼好處呢?就是在危急關頭,可以想方設法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所以您可以嚇唬嚇唬李局長,但絕對不能傷害到他,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市長雖然生氣但也沒再繼續講話!

夜裡,美來到芙美家門口等芙美,等芙美回到家後:美來問妳到哪裡去了,電話也一直不接?
芙美回:面試,本想去做專業課外輔導教室的老師,可那個也不容易。
美來:對不起。
芙美看著美來,就算想罵也沒力氣的說我累了,接著就想進門。
美來握住她的手說:我買了一些秋刀魚還帶了點陳年的泡菜,你不是很喜歡我媽腌的陳年泡菜嗎?
芙美生氣的說:還說什麼泡菜,妳這個死丫頭多有能耐啊!怎麼能一招就把自己的人生跟朋友的人生搞成這副德行?別人的事都能想盡辦法幫忙解決,回頭到了我們自己,這算怎麼回事呀!
美來:哎!你這麼罵我死丫頭,我真的很開心呢!
芙美:你確實是欠罵了!
美來回:辦法,我正在想,你再多忍一陣子就好,我一定會幫你解決的!
芙美:現在電視上都說你根本是個瘋子,你還能怎麼解決?還會有什麼辦法?
美來無奈的回答不出話來。

到市場時,她碰巧看到她母親拉著別人頭髮在跟人起爭執:我閨女怎麼就窮折騰了,你懂個屁啊!你算什麼要來多管閒事!
美來衝上前去拉住她媽!
鄰居:放開我,你出去上街問問,有誰覺得高市長是個壞人,竟敢出來挑釁高市長!
芙美的媽回:為什麼不敢,肯定是他幹了壞事我女兒才這樣的,你懂什麼呀!
芙美大聲拉住媽媽說:媽,你別這樣,都別鬧了!大家都怎麼了!
市場鄰居:呀!這都是因為你,你這幾天不是搞什麼示威嗎?真是瘋了!要不是瘋了怎麼敢這麼幹?你知道這些店舖的房東是誰嗎?這一整條街上的店,都是高市長他親家的,結果就因為你,我們現在都要被趕到街上去了,而且第一個就趕我們三個先走!店舖不讓我們租了,你說怎麼辦?你要怎麼負責?
美來的媽這時對著美來狂打的說:瘋了,真是瘋了!你怎麼敢去跟市長對著幹,跟市長對著幹!供你吃了七年的公糧,你應該感謝人家才是,就算是獎金一分都不給你,你也應該忍著才對!
鄰居出來拉住美來的媽說:別打了,別打了!
芙美媽:你讓開,死丫頭,今天你就跟我一塊去死吧!一起去死吧!死丫頭!放開我,放開!
而李局長約了美來對她說起訴的事!美來嚇傻的問:起訴?
李回:對。高市長以誹謗公職人員名譽的名目,把我們兩個給起訴了!妳不用太擔心,雖說可能要打持久戰!
美來回:不了,我要速戰速決,副市長說過要幫我的!
李回:他不是要幫你的,他是在利用你,那個人,是個政客。
美來回:但我們沒有其他辦法了呀!
李回:有的!美來小姐也說過,我們是明明白白的證人啊!我們先去找律師...
美來回:您不是說會是一場磨人的持久戰嗎?可我要靠什麼熬下去呢?我媽媽的店,還有她前後左右的店都被收回去了,他們已經被趕到大街上去了。
李:副市長是想把現在的市長推下台,然後通過補缺選舉自己去坐那個位子,知道副市長每天都在幹些什麼嗎?各種大會、聚會、茶話會、小學午餐值日,甚至合唱團的聚餐,那種行為,就叫做醒酒湯政治。
美來回:我無所謂。
李:怎麼會無所謂,越是遇到這種事,其中的過程就越是重要,政治就是這樣的!
美來回:政治!
李問:你不知道嗎?美來小姐正在做的事,帶有多濃重的政治色彩!
美來回: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有所不同的,以前你曾經問過我,是為了我個人的報仇,還是為了其他的理由,我要選哪一邊才是正確的呢?我就不能為自己報仇嗎?弱小的一方,就只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脫離了茶杯的颱風,如今又怎麼樣了呢?
李回:就只能摘摘梨花吧!
美來回:所以說,您不要阻止我!然後她就起身準備離開!
此時李抓住美來說:如果你選擇去跟副市長聯手,那就放開我的手吧!
美來回:對不起,即使很卑鄙,我還是要選那條容易走的路,然後她就甩開李局長的手走開了!

接著美來等在副市長的家中,一開口便說:請您幫幫我!從剛才開始,我的目的變得跟副市長一致了!
副市長回:不是說看了很多東西,不會再被人利用了嗎?
美來回:原以為是那樣的,其實是我的錯覺!【我很喜歡這段話,其實,大部份的人都是事不關己的個性,並非每個人生下來就是一個戰士,可往往人被逼急了,就會讓自己陷入兩難之中,要維護自己的尊嚴,還是苟延殘喘的活著,不管做什麼選擇,都會傷害到人,我想,不僅僅是美來會遇到,我們人的一生中,都或多或少會遇到,不過,為了活著,大部份的人會忍下來!不管選擇什麼方式過活,只要選了,就不要後悔就對了!】
副市長笑著說:你看,我就說我看人很準的,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一起吃晚飯吧!
副市長回房裡換了衣服,要噴香水時才發現香水被換了,拿文件時看到了美來的髮夾,他回想那天夜裡他看到美來跟李局長及工人在居民家中貼壁紙的回憶,離開前他撿到了美來的髮夾。【其實副市長他不太敢面對自己的心意,因為他始終認定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可,男女之間的感情,往往發生在不經意之中,美來就這麼悄悄的住進了他的心裡,只是他始終不這麼認定而已,他現在只是認為美來是一枚棋子,一位可以打倒市長的金剛棋子,可其實,他在不經意之中,或多或少也發現自己成為俘虜了,人啊!總是不太容易面對自己的感情,因為,太多感情的發生來自於高估自己也低估對方!】

副市長帶美來去高級的餐廳用餐。
美來問:會不會有什麼人因此受到傷害呢?
副市長回:應該會有。
美來回:您能保證那個什麼人只有高市長一個人嗎?
副市長回:不能。為什麼要我來保證呢?從現在起,那就是辛美來小姐的事了!你難道不該把自己所遭受的一模一樣的都報復回去嗎?怎麼?後悔來找我了嗎?
美來回:沒有。只是好奇是什麼讓您敢如此誇口,所以試探一下,您這麼有信心,我就放心了,如今已經傷害一個人了,至少要有個好結果才行啊!
副市長問:你傷害誰了?
美來回:這個您不吃了吧!接著她便把副市長的主餐撈到自己餐盤裡吃。
副市長:你不必那麼勉強自己,...應該都吃好了,我們走吧!
美來急著搶下副市長要結帳的本子說:哪有這個道理!
副市長說:一個無業遊民裝什麼呀!這裡很貴的!
美來回:就是因為貴,所以應該會送甜點吧!快坐啊!
副市長問:還需要時間去平靜嗎?
美來不知所措的回:不是的,是不過...呵呵!我真的很想吃餐後甜點!

用完餐後美來拍打著吃到撐的肚子,副市長問:甜點好吃嗎?
美來回:剩下了,多可惜啊!
副市長說:不知道這話該不該說,我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女人
美來聽到這話時訝異的停住了腳步!那表情真好笑啦!
美來開心的問:我是什麼樣的女人呢?
副市長回:不是吃東西,而是灌東西的女人!吃那麼多都能消化得了嗎?
美來聽了後很失望卻又故作堅強的說:這話我原本不想說的,我以前的男朋友,長得跟玄彬一模一樣呢!他說巴不得把我像拇指姑娘一樣放在衣裡隨身攜帶,說我怎麼會那麼嬌小可愛!【沈醉在回憶與幻想裡的女人總是可愛的太美,可惜,那只是回憶或幻想,永遠跟現實太遙遠!美來這一段表現的可愛極了呀!】
不過,說謊的現世報通常就是馬上幻滅!

美來注意到大廳的另一邊有一對男女的對話!
女的對男的說:這個顏色的領帶,真的太配你了。
男的笑著回:氣質好嘛!底版好,穿什麼都好看,他們打情罵悄的模樣其實非常傷美來的心。

副市長問:怎麼了!你認識他們嗎?
美來回:是啊!是那一個考過九級就馬上甩掉我,勾搭上我後輩的混蛋,而我到現在都還在還他欠下的債,因為我,您會覺得很丟臉的,您還是悄悄的躲到那邊去吧!您不是告訴我,要把遭受的一模一樣的報復回去嗎?那就試試看吧!說完,美來便走向那對男女那邊去!
0703.jpg 
女生對美來打招呼,美來對男生說:少來這套,咱們也別說廢話了,把鞋脫了,手錶、皮帶、領帶,這一套挺齊金的嘛!上衣也脫了,男生看了女伴一眼後對美來說:你這是幹什麼呀!
女伴生氣的插話說:怎麼?出來跟我約會,卻渾身上下都穿著美來姐買的東西嗎?
男生回:不是,不是那麼一回事!
美來:怎麼不是,還不趕快脫下來,知道我為了還你那些債吃了多少苦嗎?
女伴吃驚的說:債?她接著問男友:你還欠債了嗎?
男生回:沒有。
女伴氣到站起身準備離開說:真是豈有此理!
男生拉住她說:等一下!
女生扯開男生說:讓開!

此時,副市長走上前去,美來急著對他說:不是讓您在那邊等著嗎?
此時,副市長對女生說:把項鍊摘了、戒指也摘了!
美來嚇了很大一跳吃驚的張大嘴並的反覆指著副市長跟女生,天真的以為副市長跟女生也認識!
不過,副市長接下來的這句話真的太絕了,真的會嚇死我啦!

副市長對美來說:光拿這男的這些能夠嗎?既然要拿,就連利息都拿回來!

美來的前男友嗤之以鼻的說:哪兒來的長腳蟹一樣的,你什麼東西呀!然後對著美來問:這小子誰呀!你跟這種小子混上了嗎?
美來生氣的說:說話小心點,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同時通過行政考試和司法考試的天才官僚,藝術方面的造詣也非常深,而且住在特別特別大的房子裡,你不過是個九級吧!可這個人呢!是我們市政廳的副市長呢!怕你自戀以為我是忘不了你才這樣,提前告訴你一聲,我們就快結婚了,明白嗎?

不過此時副市長卻生氣的扯開美來的手,美來有吃一驚的嚇了更大一跳,因為她很擔心馬上就更丟臉了!
然後,副市長接著說:我在研修院第一名畢業的事為什麼不說,跟奧巴馬很熟的事,為什麼不說?該說的都不說!
美來這回擔心的臉上開心的笑了開了!
副市長接著對美來的前男友說:老兄,手機會來,
他說:你這是,買手機的分期付款還沒結束呢!
副市長回:我把帳號寫給你,把錢匯進來,一分都不許少,知道了嗎?然後便把手機丟向男生那邊!【這裡實在太帥了也太快人心了!這是一場屬於美來跟副市長驕傲的戰役,而且,只屬於兩個人,我相信以後兩個人回想起這一段時,一定會有很得意的笑容浮上心頭跟臉上的!】
接著,副市長轉向美來說:我們這就上去吧!我訂好房間了。
美來因仍然氣憤著瞪著前男友而回答:好,走吧!可一講完時馬上吃驚的看向副市長問:什麼?
副市長回:我等不及了。美來為了在前男友面前更有面子一點,只好繼續演著戲並更靠近副市長的說:哥哥,我也等不及了!
總之,現場留下兩個錯愕的男女!

在房裡,美來對副市長說:看來您特別喜歡酒店房間啊!
副市長說:是經常來,心情好點了嗎?
美來開心的回:是啊!
副市長問:您不會是現在還忘不了他吧!
美來沒有回答,副市長似乎得到答案的不以為然!
美來問:您有沒有被什麼人拋棄過呢?
副市長回:有過!
美來驚訝的說:有過嗎?
副市長回:不是被女人拋棄的!
那美來更驚訝的問:那麼是男的了!吼...該不會是李局長...值得回憶的某個夜晚,是那個嗎?
副市長:李局長連那種事都跟你說嗎?
美來繼續問:真的嗎?
副市長回:似乎好像是一起睡過,可我什麼也不記得!
美來睜大雙眼說:那怎麼行呢?一起睡過以後還裝糊塗的話,那就真的是混蛋了!
副市長問:那小子裝糊塗了嗎?就剛才那小子?啊呀!所以你才忘不了他呀!
美來吃驚的說:怎麼說著說著就跑那邊去了!
副市長氣定神閒的回:就快結婚了,這點事都不能問嗎?
美來以撒嬌的回吻回:剛才是...

現場突然氣氛尷尬且安靜了起來,副市長拿出一包東西對美來說:這是上次在粥店裡提過的那個綜合大禮包,所有關於高市長腐敗問題的材料全在這裡了,我要幫你的,就是這個。

美來彷彿看到了恐怖箱一樣不敢往前伸手拿!
副市長問:怎麼這副表情,害怕嗎?
美來回:是有點...,你那個大號的,看來是已經捆好了!
副市長不以為然的回:是有點!
美來問:可您為什麼要給我呢?您親自動手應該更快的!
副市長回:韓國社會上,目前為止看待內部告發者的眼光還不是很友好,特別是政治圈裡,辛美來小姐失去了很多東西,所以理由充分,比起直接跟他PK,效果要好百倍,最重要的是,你並沒有政治目的不是嗎?
美來回:就是說,副市長有政治目的了!您的目標是下一任市長嗎?
副市長回:我要是參選,你會選我嗎?
美來回:提前展開選舉運動是違反選舉法的,您知道嗎?
副市長回:我們不是一伙的嗎?
美來回:副市長卻連自己的同伙都利用呢!
副市長回:我還以為是在幫你呢!
美來回:要我裝成被騙的樣子,配合您嗎?
副市長回:就當我真是在利用你,不管怎樣,我希望辛美來小姐能充分利用上這些材料,交給報社也可以,送給檢察院也可以,直接拿去給高市長也可以!
美來:不論我選哪種方式,這一錘就一定響了,那我就回去了。
副市長抓起美來的手說等一下,然後他起身拿出口袋的髮夾,美來吃驚的張大了嘴,副市長則粗手粗腳的裝它別在美來的頭上。
0705.jpg 
別上髮夾後,副市長說:很漂亮。
美來問:您從哪兒得來的呀!
副市長繼續看著髮夾回:是青鱗魚嗎?祝你幸運!為了我們兩個。

夜裡,副市長坐在家門外的桌上,想著這陣子遇到美來所發生的一切,男人的心似乎都軟了起來,愛情,我想,應該已經發酵了吧!
副市長突然想到並吃味的自言自語:玄彬?玄彬他個大頭鬼。

而美來回家中後,開始打開資料袋看著高市長的一些貪污及賄賂的罪行,一夜沒睡的她,頭上居然還別著那髮夾呢!她突然想到李局長之前的一番話,然後她撥了電話給他,她說:局長,是我,我知道我讓您很傷心,您能不能跟我見面...
電話那頭一名女子回話:他為什麼會傷心?你又幹了什麼了?啞巴了嗎?我問你他為什麼會傷心?你們兩不是一伙的嗎?
美來嘆口氣說:大清早的,不好意思了,我以後再打吧!

珠花在廚房裡忙著做壽司給成道吃,他冷淡的說:誰在大清早吃這個呀!珠花說:不能吃這個嗎?早上吃這個會被罰錢嗎?坐吧!不是說因為食堂的飯不好吃才不幹的嗎?現在開始我會幫你準備飯盒的,重新回去上班吧!
成道吃驚的說:飯盒?
珠花回:我只要有心什麼事都能做好的,你不知道嗎?我還買了食譜了呢!你會上班去吧!
成道回:我很忙。
珠花回:無業遊民有什麼可忙的?
成道回:要去找律師,準備打官司啊!你應該很清楚的。
珠花回:誰讓你非要跟美來攪在一起去闖禍呢?剛才還來電話呢!被我狠狠罵了一頓掛掉了,以後不許給她打電話,也不要接,要不是我,你不只被翻三遍,連門都開不了,知不知道啊?
成道回:你要打牌沒關係,但別用我的ID好不好?都分房睡了,為什麼還要花我的金幣?
珠花生氣的說:你到底去不去上班?
成道站起來拍拍珠花臉上的麵粉說:這都是沾什麼東西呀!你呀!怎麼弄花了臉還這麼漂亮呢?
珠花開心的說:我的美貌又顯露出來了嗎?所以說我都不敢化妝了,稍微抹點什麼就有人說我搞化妝政治,沒完沒了的!
成道:托你的福,下次選舉時投票率會很高的!
珠花開心的說:這話什麼意思呀!
成道回:選了你,大家都嘗到了化妝政治的苦頭,所以都想出來攪亂反正囉!
珠花生氣的說:不許吃,我做的東西不許你吃!

李局長約了美來在朋友店裡碰面,美來拿出那些罪證給李局長看,李局長說:還等什麼呢?這不是你期待已久的嗎?
美來回:曾經期待過,您當初說過不回到從前,也許反而能讓一切回到原點,我現在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從一開始,這就不是我的戰爭,只是我不小心介入了副市長與高市長間的戰爭而已!
李局長:所以我才說,就算打了勝仗,這場戰爭的勝利者也不是你!
美來回:我知道,所以我也苦惱過,很苦惱,可是沒看過這些資料也就算了,既然看了,就不能再這樣沈默下去,這樣不行的,不是嗎?我想揭發這一切,想讓芙美、我媽、市場的商人們,還有我和局長,都回到當初的原點!
李局長:就算是都回去了,那高市長空出來的位子,會由誰去坐呢?我看,趙國會成為第二個高市長的,不對,他會變得比高市長還要過分,高市長最起碼腦子很笨,人很單純,而趙國這個人,連這種證據都不會留下的,你有沒有想過,到那時候該怎麼辦呢?
美來回:到那時候,那就再站起來戰鬥吧!現在連方法都已經掌握了,楆語牌做得又快又好,還有好多口號都沒用上呢!如果又被人打倒在地的話,那時候,局長能不能來扶我一把呢?
李局長:美來小姐的颱風已經打碎茶杯衝了出來了。
美來笑著向李局長點頭說謝謝您。

美來的朋友衝上前去問她:結果呢?所以呢?你打算怎麼做,又要開記者發佈會嗎?要開的話,我就把店打掃一下!另一位朋友打著小貓的背說:又想把閔議員招來嗎?就直接闖進檢察院得了,很有氣勢的。另一位朋友說去檢察院不如去電視台,這次去首爾吧!去首爾,另一位記者朋友說:有文檔嗎?要我幫你上傳嗎?
美來回:不用那些辦法,我想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這個週五,下午兩點,市政廳門前,你們也一定要來。
朋友們納悶的問:市政廳前?要在那兒搞什麼呢?

接著美來騎著腳踏車挨家挨戶發文宣,也到市場、馬路上、公車站、網咖、水果攤前、菜販前、漁市瑒、湖邊。

副市長在公車站看到美來發文件,然後又騎著車走,他走過馬路向市長借看美來發的東西,他既滿意又得意的開心的笑了!

當然,她這陣颱風果然讓這個城市刮起了不小的狂風,市民們看著資料真嘀咕著當初真是選錯了,高市長則在辦公室裡大發雷霆,他生氣的對著秘書長說:我正直本分了一輩子,現在給我找這種麻煩,這麼細節的東西,辛美來小姐怎麼會全知道?連我自己都忘記的事情,她是怎麼知道的?
秘書回:對此我也是非常...非常困惑的,高市長下令: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馬上去查清楚!
高市長馬上問閔議員: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呢?全體市民都知道了,我們該怎麼辦啊!
閔回:全市民都知道了,又有什麼好擔心的,以前難道就沒跟市民們說過謊嗎?現在沒時間這麼坐著,你趕快去找傅議員,看他怎麼說,市長開心的說: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是啊!我馬上去拜見他。

閔議員自顧自的說著:明明有兩個腦袋,為什麼整天只有我的腦子在忙呢?!話說回來,炸雞店這些無法無天的傢伙們,到底還是給我惹出事來了!

市長衝去傅議員辦公室求他救他,傅議員生氣的說:那麼多人看著呢!在這種關頭,你怎麼能找到我這裡來呢?就算我想救你,別說是全體市民的,連衝上的狗都會跑來咬我,你說怎麼辦?
市長:所以我才來找您啊!除了議員先生,我還能依靠誰呢?求您救救我吧!議員。至少,先幫忙阻擋一下輿論那邊!
傅議員生氣的說:你以為輿論是你喝剩下的半瓶燒酒嗎?一通電話就堵得住了!
市長有氣無力的說:難道,那些錢都是我自己花了嗎?還不是為了供養議員您...
傅:這人這是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叫你養活我了嗎?
市長:您這樣對我就太傷人心了吧!我現在可是什麼都顧不得了!
傅:顧不得怎樣?顧不得你又能怎樣?能怎樣?

此時傅議員的秘書攔位副市長:您不能進去的!
不過副市長還是進了傅議員的辦公室,他對著市長打招呼說:原來您在這裡呢!看您不在市政廳裡,我還擔心您呢!
市長回:是嗎?我看很久沒有來拜託傅議員了,所以正巧路過就上來了,不過,副市長怎麼會...?
副市長回:是啊!如果我說我是怕兩位太過傷心,所以特地過來看看的話,會很討人厭嗎?

接下來,副市長對傅議員報告:高市長的支持率,比上週下降14%,換句話說,這也就是傅議員在即將到來的總選中將失去的選票!
傅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副市長回:您應該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的!如今高市長被扳倒是早晚的事了,而高市長與傅議員唇齒相依的關係是全體市長都知道的,可您本人卻不清楚,這怎麼行呢?
傅問:所以呢?你到底想說什麼?
副市長:議員先生,你應該實現第三屆連續當選的,辦法其實出乎意料的簡單,只要您拋棄高市長就可以了,本以為他是隻白鷺,沒想到卻是隻烏鴉,身為一個清廉的議員,對此深感痛心,發表一則聲明的演說,也借此提升一下自己的人氣!
傅:你這是讓我搞免費政治嗎?
副市長:您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聽說市府搬遷那片地中,有30%是議員您的呢!當然了,都是借名的,你值得為了小小的地方市長腐敗問題,就賠上自己一片大好的政治前途嗎?
傅問:你為什麼要來跟我說這些呢?看來你都了解清楚了,為什麼要來幫我呢?
副回:這個嘛!下次來訪的時候再答覆您好了!我還會再來拜訪您的。
傅問:您還會有什麼事要找我?
副回:您都能這麼坦率了,我當然要常來了,所以,有件事想請您幫忙,您覺得扳倒高市長的致命一擊由您親自來動手怎麼樣呢?
傅回:致、致命一擊!
副回:大韓民國的國民性您也很清楚吧!比起財物收受賄賂,政治人士的女人問題更容易激起公民的憤怒,那麼,一切拜託給議員先生,我就先回去了。
現場留下傅議員心浮氣噪的坐立難安!接著他撥電話給鄭老闆娘...

而閔議員也找了幾位勝利黨的官員談事,閔議員:『我看事態如何大家也都心裡有數了,起手無回,牌已經出手了,我覺得已經打出去的牌就不該再去想了,所以才邀各位碰個頭的。』
金議員:『先不說高市長怎樣,閔議員也要小心身體才...』
閔對金議員說:『金議員,吃得太飽了是不是腦子有點暈暈的呀!聽說這種時候吃點小野蔥很好的,一小把只要兩千塊而已,我親自買過了!』
金議員說:『不是,我的意思是...』
閔對金議員說:『我嘛,除了在高市長有困難的時候把我聰明的腦袋借他用一下以外還有什麼呢?聽說鄭老闆娘準備有所行動了,還有誰能把鄭老闆娘搬出來呢?這說明傅議員也已經撒手不管了,那麼各位之中,有沒有誰想一起被甩開呢?』
大家都低頭不語,閔議員開心的笑著說很好,那麼就此,仁州市議會勝利黨的官方立場整理完畢。

美來繼續發著傳單,而市長室的秘書室則電話應接不暇,市長也找來各局長商量事情,不過大家全都成了啞巴的講不出點子,市長要求從卞局長開始,卞局長:『首先,先禁止記者們出入這裡』,接著下位局長說:『第二呢,把文件都收回來一把火燒了!』,接著下位局長說:『第三呢,市長儘快藏起來!』市長問:什麼?我是駝鳥嗎?還把腦袋藏起來!
此時副市長進來了說:大家好像在開會呢!我只耽誤您五分鐘就可以了!

市長好像看到救星的說:您來的正好,咱們副市長腦筋非常靈光的,事情你也該聽說了,這次的事你也想個辦法解決一下吧!
副市長回:實在是不好意思,我真的非常想幫您的,可我沒有時間了。接著他拿出一個信封說:把這個交給您我就走了!
市長問:這是什麼呀!
副市長回:是辭職信。
市長驚訝的問:辭職信?你剛才說的是人話嗎?越是這種困難的時候,你我越應該團結一心才對呀!這個時候你這樣算什麼回事?
副市長回:我會盡快做好交接工作的,那麼,我還有事,告辭了!
市長生氣的說:好吧!走吧走吧!你就像個泥鰍似的溜走吧!早晚有一天會被攪成肉醬燉泥鰍湯的,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
接著他大喊:朴室長,馬上給我接通道知事的電話!

道知事也對副市長大聲喝斥:辭職,竟敢遞辭呈,眼看就要開始總選了,你是不是不正常了?
趙國回:我自己另有打算。
道知事:誰讓你另作打算了?誰允許你隨意行動了?有打算的傢伙會遞辭呈嗎?
趙國回:仁州市現在已經成了一層薄冰了,我不過是在它碎破之前先退出來!
道知事:這又是哪門子的胡話?
趙國回:仁州市長馬上就會換人了!
道知事問:什麼?
趙國回:總選的公薦準備也即將完成了,幾天內我會完全整理好。
道知事疑惑的問:你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呢?主動要求去仁州市,就是為了那件事嗎?為了成為你辭職藉口的那件事?你,現在正在策劃著什麼吧?
趙國回:開始去的時候並沒想過,不過現在,是的。

美來在宣傳單上訂好的時間前到市政廳前,不過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居然沒有人停下來聚集,她內心或多或少也有些不安,眼看著時間就快到了,事實上大多數的人並不感興趣,甚至只是把文件丟了或當廢紙回收再利用,等時間超過五分鐘後,美來失望的蹲了下來,沒想到,此時一位小弟弟跟一位母親出現了,她們成為她的第一位支持者,那位母親說:我想幫我的孩子們營造一個更好的未來,所以我來了。【聽到那位母親的話時,實在很感動】
美來感動的對她說謝謝您,真的謝謝您了。【這種支持在這個時候出現就像沙漠突然下了一場即時雨一樣令人感動】
接著李局長跟她的朋友們也出現了,再來,更多更多的市民都走了過來,我想,我的內心應該跟美來一樣情緒激動吧!
0706.jpg 

而閔議員正召開記者會,她代表發言的說:仁州市議會,全體勝利黨市議員,在此對本次事件深表遺憾,我們勝利黨所屬全體市議員,會放下黨裡黨約的包袱,為盡快解決此次醜聞事件,會率先解釋清楚事實詳情!

而市長從秘書書那裡得知閔議員發表深表遺憾的記者會時,閔議員剛好直接走進市長室直接對市長說明,市長吃驚的對她說:閔議員怎麼能?...怎麼能對我...?
閔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客套話說多了彼此都很煩的,我撿重點來說好了,請您乾淨俐落的擔起責任就此退出吧!別等事情鬧大了,連儘剩的一點家當都失去再後悔!
市長回:誰說我要退出了,我絕對不會麼做!
閔:您很快就會了!接著她扔下報紙!
市長拿起報紙一看大吃一驚,直問:這是怎麼回事?她說是第一次出場,非要留個紀念,閔議員,我不想吃牢飯...
閔:俗話說,懂得在適當的時候主動離開的人,背影是美麗的,都是我的錯,下面的職員沒有任何過錯,瀟灑的最後一次演講,就拜託您了!我們這邊多留下幾個活口,才好圖謀以後的大事啊!您就咬著牙閉一隻眼乾淨俐落的自己扛下來吧!其實,那也是事實,說完她就離開了。

市長即使再無法接受,也不得不接受這個局勢了!

廣場外也聚集了愈來愈多的民眾,而市長也召開了記者會說:尊敬的各位仁州市民,此次無理事件引起了大家的憤怒,本人深表歉意,懇求大家原諒,我會對前半生的不當行為做出深刻地反省。

24日晚,仁州市長,法院在對緊急拘捕令進行實質審查後,簽屬了拘捕令,正式拘捕收押,挪用預算,財物收受等...
0707.jpg 
結果美來得到了勝利
0708.jpg 

市長事件落幕後,美來坐在屋門前的樹下呆坐著看著花瓣雨。【其實達到目的後會發現結果並不如想像中的快樂與滿足,人們通常拚了全力到達終點後才發現過程才最美好,到達目的的後只發現心靈更加的空虛。】

美來靜靜的坐在花下唉著氣想著她又再一次成了無業遊民,此時,副市長居然突然出現在她面前【這時這段配樂好聽極了,浪漫到了極致,彷彿看著看著又變年輕了一樣】
副市長帶著花束走到她的面前,美來問:您怎麼會...
副市長回:因為想你了。
0709.jpg 
接著他走向前遞上花束問美來:如果沒有其他約會的話,就去旅行吧!跟我一起,就算有其他的約會,也去旅行吧!就我們兩個!
【超喜歡副市長這種權威式的邀請口吻,心想假如年輕時有人約我,可以用這種口吻約的話,我一定會覺得既感動又心動的,台灣男人約女生時,總是只聽女生回答YES或NO,沒有自己的主見,只有一翻兩瞪眼,所以看到這裡時,我更加喜歡編劇的思維及邏輯了!】
美來遇到這樣的邀約,只是傻傻的回不出話!


不過我卻因為他們可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而欣喜若狂!彷彿自己又談了一場戀愛一樣的開心呀!

第七集完 

精彩的市政廳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