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廳The City Hall  【金宣兒、車勝元主演】

第8集

副市長對美來說:如果沒有其他約會的話,就去旅行吧,跟我一起!就算有其他的約會,也去旅行吧!就我們兩個!
美來問:您說真的嗎?
副市長回:是啊!也算是慶祝你打了個漂亮的勝仗!
美來問:慶祝嗎?自己為自己慶祝很無聊嗎?贏家並不是我,而是副市長啊!f
副市長回:那就當是為我慶祝吧!一起去吧!
美來:副市長...
副市長回:我現在已經不是副市長了,我辭職了。
美來:辭職?為什麼?
副市長回:因為想去旅行,帶著我的金絲熊!...為什麼不回答呢?難道還要得到前任主人的允許嗎?那個玄彬還是什麼的?
美來:又提那傢伙幹什麼?
副市長開心的說:不是就行了!一會兒,我們兩點出發怎麼樣?我去市政廳做好交接就回來,要是還有時間,就再打扮打扮!
美來訝異的叫著:外宿?...我說...我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呢!...
不過副市長早就轉身離開了...

前任副市長開心的回到市政廳裡來準備接任副市長的位置,他直接了當的對祖國說:我們真的又見面了,那麼你來這的目的就很明確了,是吧!
祖國回:您的記性還真好!您這一回來就趕上什麼補缺選舉,應該有的忙了!
副市長回: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忙那就最好了,你那邊,會不會也很忙呢?
祖國回:應該也會有點忙吧!
副市長:您這日子過得就跟動畫片似的,果然,您的目標就是競選市長啊!
祖國笑著說:哈哈哈,我有這麼多敵人呢!難道我想選就選得上嗎?
副市長問:這麼說你是不打算參選了!
祖國對秘書說:收拾差不多了就走吧!啊!目前市長室還空著,我就跟您說吧!希望您能馬上付清小姐大賽的獎金,出發的時候那麼光彩奪目,結果如果烏煙瘴氣那就太可惜了。
副市長回:當然要付了,好歹是高市長張羅出來的活動呢!
祖國回:我發現您特別的講義氣,連高市長身邊的人都全盤接手。
副市長回:您沒聽到高市長的致欺聲明嗎?要對戰爭負責的永遠是將領,手下的士卒何罪之有?
祖國回:很了不起啊!接著對前高市長的秘書說:謝謝您的茶了!然後對自己的秘書說:我們走吧!

守仁不明原因的問祖國:您到底為什麼要辭職?還沒度過青春叛逆期嗎?明後天就花甲的人,做出這種行為很可笑的,您要重新回道政廳去嗎?還是真像他們說的要去競選市長?
祖國問:是誰想知道答案呢?是你,還是你侍奉的那位大人?
守仁:大哥。
祖國接著說:就跟他報告說,我想跟一個女人出去旅行,所以就辭職了!
守仁:大哥...
祖國深呼一口氣說:被拋棄的時候,我忍了,重新被叫回去的時候,我也忍了,被扔進道政廳,我忍了,被下放到這窮鄉僻壤,我還是忍了,無論白天黑夜,我一直是隨傳隨到,問我為什麼這麼做?因為這次輪到那位大人來找我了!
守仁問: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拋棄過大哥嗎?
祖國回:你也休息幾天,等我回來再見吧!
守仁問:您要去哪兒呢?
祖國回:旅行。

美來並沒有在家裡打扮,而是帶著市場裡貧困的慶熙奶奶去超市買東西,因為慶熙要去遠足,所以她準備幫她買剛好夠帶去的材料。
美來拿了一盒餅幹說這是奶奶的,然後再拿一盒說這是慶熙的,慶熙奶奶說真的不用了就準備擺回去。
美來搶過兩盒餅乾對奶奶說:您怕吃了會胖嗎?哦!原來奶奶在談戀愛,這個沒關係的,不會胖的,我吃過,真的沒事!
在超市裡美來遇到熟人,她也跟老奶奶打招呼,老奶奶說:慶熙說要遠足,她就鬧著非來不可!
那位女士說:這孩子心地好到沒話說。
老奶奶說:那還用說嗎?要是美來這樣的人當了市長,我們這種人的日子肯定能過得更好,是不是啊!
女士回:您說的沒錯,你不如趁這次機會參加競選怎麼樣?光是我的教友就能超過50人,我們家小店的常客也有一百多人呢!市長有什麼了不起的!
美來回:在市場賣青鱗魚還差不多,我哪有能耐當市長啊!接著電話響了,美來說不好意思便接了電話,原來是通知她去領獎金,不過她到市政廳裡時,老同事還故意講電話當著美來的面用話酸了她一頓,同事對電話裡的人說:就因為一顆老鼠屎,結果壞了一鍋湯,知道了,掛了!同事對美來說:你引人注意的辦法還真是多種多樣啊!是因為青鱗魚小姐冠軍的噱頭過氣了,才去搞一人示威的吧!靠出賣市長當上了英雄,開心嗎?
美來回:不是那麼回事的,過得還好嗎?你換到這間辦公室了!
同事回:當然要換了,難道你希望我也被開除嗎?

接著秘書長走了過來,他拿了獎金對美來說:你的獎金在這裡,拿走吧!你不就是為了這個才惹出那麼多事的嗎?趕緊收起來吧!
美來回:謝謝!我會好好用這筆錢的。
秘書長大聲喝斥的說:這個就叫做忘恩負義,這個東西,可不能跟著學!
同事回:我當然知道了,室長。在這裡簽字吧!
秘書長:為了這麼幾個錢,竟然就能在背後暗算主子,手下的人一個個都這麼可怕,這以後還怎麼做事?快寫。

美來嘆了很長的氣走出市政廳的對著自己說:復職的事,連開口問的機會都沒有,接著他看到三位局長走了過來,彼此點頭致意後,局長還是在背後唸著:那點錢算什麼東西,竟能讓人變得這麼毒!
【坦白講,每個人的立場不同,那些同事講的話並沒有錯,不過,我也不認為美來做錯了!】

美來拿著錢走在路上自言自語的唸著,其實不是為了這筆錢的,不過她走在路上遇到朋友,因為老公幫人做保,所以家裡全被法院貼上紅紙條,所以上街賣東西,美來心瘢她的遭遇就跟她買了,接著,他又遇到了另一位失意的人,當然,她又拿了獎金去買了那些東西!
0801.jpg 
當她又聽到美來時,當然假裝沒聽到的準備溜囉!

她回到家中後,拿著拚了命拿回來的獎金所換來的東西在拔罐,她老媽看到真是氣炸了,叫美來馬上拿回去退錢回來,那錢得來多不容易,怎麼能拿去買這些東西,你費了多大的勁才拿到那些錢的!
美來回:至少那些錢救了兩條人命呢!

美來的媽當然也就認了,畢竟生出這樣的女兒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總之美來的媽正好要跟朋友去賞花,她對美來問:這麼好的天,就沒個男人請你出去看花嗎?
美來回:趕快走吧!已經兩點半了,旅遊團就等你了,再見!

美來看著剛剛副市長送的花對花說:我也算看見花了,接著她聽到敲門聲,美來喊著:忘了什麼東西了嗎?
祖國喊:開門啊!是我,快開門!
美來驚訝的不知如何是好的犯嘀咕著說:怎麼辦?然後她坐立難安的想把拔罐的東西甩下來卻甩不下來,於是她隨意的拿了外套並對外面喊著說:這就出去了!出去了!
美來生氣的對祖國說:您怎麼總是不打招呼,說來就來啊!
祖國回:幹嘛讓人等那麼久,說好了兩點出發的。這時祖國注意到美來衣服凌亂的模樣對美來說:為了打扮成這副模樣才耽誤的嗎?
美來回:我什麼時候說要去了,我為什麼要跟副市長一起去旅行?
說著說著,背後拔罐的那些用具就掉了下來,簡直快要笑死我了!
祖國盯著那些工具頭上冒了很多的問號。
美來解釋著說:這是那個...哦...
祖國回:為了跟我去旅行,連裡面也打扮了嗎?有誰說要看裡面了嗎?也用不著表現得這麼明顯呀!像個菜鳥似的!
美來:我說我不去。我不去。
祖國回:那好吧!不想要錢的話,隨便你好了,那個玄彬還是什麼的,已經把錢匯到我戶頭上了。
美來問:真的嗎?那傢伙真的還錢了嗎?
祖國回:670萬塊,啊!想要錢的話,準備好了就出來,如果十分鐘之內你沒出來,我就把錢拿回去了!
美來:等一下,把錢給我再走啊!副市長...啊!副市長...

結果,美來當然為了錢就跟副市長一起去旅行囉!

美來騎著腳踏車開心的說:哇,感覺真是太棒了!
美來不死心的問:我說啊,什麼時候才會把錢給我呀!什麼時候給我呀!副市長...等一下!副市長...什麼時候給我!
副市長當然都不理她。她們在海邊休息時,美來拿著手機玩自拍,而祖國則看著一望無際的海!
此時美來大喊著:哇!好漂亮。怎麼會長得像洋洋一樣呢?好漂亮。
祖國走過去瞧瞧並問:看什麼呢?
0802.jpg 

美來立刻把握機會拍了她跟祖國的合照,美來開心的大笑,不過祖國不開心的說:要照也得說一聲啊!我看看,照得怎麼樣?
美來回:少來啦!
祖國想搶手機的叫:給我看看。
美來回:幹什麼呢?哇!這表情真是太搞笑了!啊!好可愛!有誰知道呢?說不定以後我也會有機會把副市長捆成一個大號的,要留著那時候用才行!
祖國想搶回手機的追著美來叫:給我看看,我不會刪掉的,我看看。

接著他們到了溪邊,祖國忙著煮東西,而美來居然在挖著一邊是男生,一邊是女生的簡易廁所!
0803.jpg 
美來心想:他為什麼要找我來旅行呢?
祖國等的有點不耐煩的說:幹什麼呢?忙那麼久?
美來回:來這種地方玩,最重要的就是這個了,這邊是紳士用的,這邊是淑女用的,您不要搞混了!在嗯嗯之後,要記得用石頭仔細的把那個東西蓋好哦!
祖國回:真是的,這邊在做著飯呢!快過來吧!一會兒麵就泡大了!
美來回:好啊!美來一到祖國旁就哇聲連連的拿起筷子準備開打,祖國一把抓起她的手的說著:哎!你真是...
然後他便拿溼紙巾幫美來擦手,美來溫柔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0805.jpg 
接著祖國說:行了,吃吧!
美來開心的回:我會好好享用的,哇,看著就好好吃!
0804.jpg 
接著美來就一個人拿起那鍋麵吃了起來,祖國嚇傻了的盯著她看,美來發現後把一大坨的麵吐了回去叫祖國吃,祖國受不了的說:真是...髒死了!
美來撒嬌兼賴皮的說:上次您不是吃過了嗎?黃瓜!
祖國食慾全味的把筷子丟下的說:受不了了!

接著他們在溪邊玩剪刀石頭布,結果美來賴皮的贏了,她叫祖國趕快刷鍋子!
祖國不開心的說:原本應該是誰吃的多就誰負責刷碗的吧!
美來回:誰不讓你吃了嗎?再說,怎麼能只煮兩袋呢?一般到這種地方來,都會比平時吃得多一點的!
祖國不甘示弱的回:你平時吃得就很多呀!
美來:真卑鄙,幹嘛總揪著人家吃東西的事沒完沒了的呀!
祖國回:東西都是你吃的,幹嘛刷碗的事卻要扔給我呢?
美來:剛才剪刀石頭布你輸了呀!
祖國回:是你晚了0.5秒才出手的,狐狸一樣狡猾!這算什麼呢?
美來回:我什麼時候那樣了?
接著他們發現鍋子漂走了,為了撿鍋子祖國還摔到水裡面去!接著他們便玩了水仗...

夜裡他們升著營火喝著啤酒,祖國:一個女人怎麼力氣那麼大,回頭要是我感冒了...然後他轉過去看美來一眼被嚇了好大一跳!因為美來拿著手電筒照著自己的臉問:你是要藍色藥丸還是要紅色藥丸?{傳統鬼故事台詞}
祖國生氣的說:趕快收起來!
美來回:是。不過,剛才在那邊,好像有個穿白衣服的...
祖國緊張兮兮的湊近美來說:真是...別說了!我要生氣了,真的。
美來回:是,不過...
祖國大聲嚴厲的喊著:別說了,不要再講了!
美來回:我是想問別的!
祖國問:什麼別的,什麼?
美來問:你說想我的那句話,是真話嗎?
祖國回:不像是真的嗎?
美來回:是不該是真的才對吧!
祖國回:昨天確實是真的!
美來回:那今天就不是了嗎?
祖國回:今天不是正看著嗎?
美來回:我是很認真的在問呢!
祖國回:我不喜歡認真的!
美來問:為什麼?因為女朋友嗎?
祖國不耐煩的說:我們講點別的吧!我不喜歡認真,更不喜歡坦誠!
美來看著祖國說:這人真讓人搞不懂!
祖國回:那是因為你太笨了,你太不了解男人!
美來回:我怎麼會不了解,我也有過很多被耍...很多交往的經驗的,至少我知道跟有女朋友的男人這樣出來是不對的!
祖國回:你很在意我的未婚妻嗎?
美來驚訝的問:她是你的未婚妻嗎?不是女朋友!
祖國回:還不都是一樣的!
美來回:怎麼會一樣呢?訂婚就是約定好了要結婚的,有未婚妻的人,是不可以這樣的!
祖國回:當然不可以了!所以我對她也說了,說我想她,呵,男人就是這樣,十個女人也不會嫌多的,想跟她結婚的女人,想跟她戀愛的女人,想一起旅行的女人,想一起喝酒的女人,想抱在懷裡的女人,都各有其人!所以說,不要相信男人,特別是我這種男人!
美來聽到說不出話來,祖國說:你看,我說我不喜歡坦誠吧!
美來回:那算坦誠嗎?那叫惡劣!這算是對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的懲罰嗎?反正它也吃不到,就連看看也不行嗎?了不起的男人都是這樣的嗎?那就放我自生自滅啊!為什麼又動搖人心?我想你了,去旅行吧!狠狠動搖人心了,為什麼又不讓人信你?你出手一搖我就跟著動了,覺得很好笑吧!這種體格要動搖一次,你以為很容易嗎?你這個混蛋!祝您晚安。

接著美來就準備走進帳篷裡去,美來又走回來說:有件事我忘記說了,從剛才就一直坐在副市長身邊呢!剛才那個穿著白衣服的女人...【祖國嚇到直打哆嗦】

美來:不是說十個女人都不嫌多嗎?長長的頭髮、鮮紅的嘴唇,正是副市長喜歡的類型呢!這麼有女人緣,您可幸福了!
聽了那段話後祖國抓著美來披在肩上的毯子!
美來問:往那兒抓呢?
祖國回:你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
美來回:不走要幹什麼?要我去村里把女鬼們全都叫來幫您湊齊十個嗎?
祖國回:一起睡吧!我也要在那裡睡!
美來生氣的說:我瘋了嗎?我為什麼要跟別人的男人一起睡?
祖國也大聲的說:我說辛君,不管是別人的男人還是自己的男人,以辛君的形象怎麼可能發生什麼事呢?兩人後那兒一躺,根本就跟部隊裡一樣嘛!實在不願意,那你就睡外面吧!接著他就起身比美來跑的還快的進帳篷裡去了!
美來在後面追著說:誰準你進去的,快出來呀!

經過一番鬥嘴後,兩個都靜靜的在各自的睡袋裡躺好,其實,那裡睡得著呢?

美來一直強迫自己睡著卻又不敢入睡,祖國看著她的背影,不禁溫柔的笑了!於是他體貼的裝出沈睡的聲音,原本皺眉頭無法睡的美來聽到睡聲後彷彿幸運降臨般的安了心,她喘了一口氣後微笑的準備睡覺!

勝利黨的議員們在餐會裡抱怨著全力以赴準備總選都來不及了,結果因為那個高市長,我們勝利黨的形象變得連牛糞都不如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啊!還有支持率呢!今天早上我一看,都快哭出來了!然後對著偽裝成服務生的間諜說:哎哎哎,不趕快倒酒,楞在那兒幹什麼?閔議員回:大家這喪事氣氛可拖得太久了,其實只要我們勝利黨在這次補缺選舉中能取得勝利,牛糞變成金塊就是早晚的事了,雖說總選是比較重要,但我們還是先從緊急的開始處理吧!大家來推薦一下候選人吧!
議員回:首先,推出一個與高市長形象完全相反的人會比較有利,那麼,除了咱們的閔議員就沒有別人了!與高市長形象完全相反的話,就是女人囉!
閔生氣的回:這個相反和那個相反是一回事嗎?當然了,要說到我華麗的頭腦、辯才及美貌,確實都是很拿手的,但是,好不容易才把火苗壓下去,您想再上去澆桶油嗎?整個仁州市有唯不知道我是親市長派的?合適的人選嘛!倒真是有那麼一個!
議員問:他是誰呢?

間諜另外再跑去廁所偷聽政和黨的崔議員們的談話,某議員說:做夢都沒想到小職員引起的亂子能帶出這麼過癮的結果,哈哈哈哈哈,這次勝利黨是徹底沒戰了,趁著這次選舉,咱們政和黨也該報仇雪恨了!
崔議員回:那是當然,當然了!俗話說釘子是要拔出去,實惠就撈進來,哈哈哈哈哈,合適的人選嘛!倒真是有那麼一個!
議員問:他是誰啊!

間諜跑到議長那邊聽到議員們正在向他報告:這次事件對我們黨來說,可是實實在在的漁翁之利啊!議長先生,沒錯啊!平時我們想要通過一個條例案都會左右碰壁,趁這次機會,我們也應該擺脫少數黨的身份了,議長先生!
議長回答:只要有多數黨,就一定會有少數黨。奧巴馬總統在上任工作的八年期間,也有六年是屬於少數黨呢!
此時間諜插話說:議長先生,如今可不是講奧巴馬閒事的時候,不是悠閒自在釣魚的時候了,我剛才剛剛完成了一次諜中諜行動,大家都別嚇著!現在其他黨都在秘密的:不是有那麼個人嗎?就是那個!個子高高的,那個什麼來著!啊!對了,祖國!他們都在打他的主意呢!在這個時候,只要咱們議長站出來宣佈參加競選!
議長:你這小子,那種頭疼的事我為什麼要去做呀!那麼喜歡的話,不如你去競選好了!
間諜回:真是鬱悶啊!鬱悶死了!議長大人,不然您就真的幫我一把怎麼樣?那麼我就正經準備一下!
議員們插嘴叫他噓...
議長說:哦!魚終於上鈎了!上鈎了!哈哈哈,好大呀!這傢伙,你們真是有口福了!哈哈哈哈哈...


隔天一早美來在甜美的睡夢上醒來,她趕快調整好自己的睡姿,並清清眼屎及擦擦嘴邊的口水!然後慢慢的轉過去看副市長的位子,結果發現副市長早起床煮飯了!

祖國向美來打招呼說:早上好。過來坐吧!飯都好了。接著他問:臉色怎麼這個樣子,沒睡好嗎?
美來撥撥頭髮回:早上起來本來就會沒什麼精神的,吃點東西就會好的!
祖國:這次絕對是吃得多的那個人去刷碗。
美來雖然嘴裡塞了飯還是大聲的回:這個人怎麼做什麼事情都帶著政治性呀!
祖國:最近我最關注的事就是政治了!
美來:不再關注身材棒棒的十個女人了嗎?
祖國:這個青鱗魚小姐的冠軍可真不是白當的,心眼兒小得還不如青鱗魚的苦膽大!
美來回:想見識一下青鱗魚苦膽爆炸起來是什麼樣子嗎?幹嘛大清早開始就來氣人!
祖國:什麼都不懂還在那裡政治長政治短的,看不下去了!
美來中了圈套的回:我怎麼就不懂了!
祖國問:那你說政治是什麼?
美來回:是跟我沒關係的東西。【這個答案太棒了,編劇你實在太強了!】
祖國問:你覺得我是在跟你研究哲學問題嗎?你跟我就只有晚上才會認真起來嗎?
美來回:是政黨之間你一拳我一腳的戰鬥,是讓人寒心、恐怖的東西,是定期定時去幹一些卑劣勾當、是毫無誠意,充斥著謊言的賊窩,是剛想投入點感情就會被暗算、是拿堂堂正正當笑話看的地方,綜合一句話,就是比鄭老闆娘的石榴裙還要骯髒的東西!
祖國聽了後深感同意的回:比我強啊!
美來:可是我所盼望的政治,是誠心誠意的去改善老百姓生活的政治,就是這個!雖然級別比你低,可論吃公糧的年份,我可是你前輩,所以,別跟我沒大沒小的!接著美來繼續塞下大口大口的飯!
祖國:好啊!這個程度就可以了!
美來繼續塞滿飯的問:什麼就可以了!
祖國問:你要不要出來競選市長啊!
美來聽到後嗆到一直咳,不斷把飯咳出來!
祖國趕緊開一瓶水問還好嗎?給你。
待咳到差不多可以講話時,美來問:幹...幹什麼?

接著美來就臉臭臭的騎著車不理會祖國的話,祖國不死心的騎著車跟在後頭繼續說著:辛美來小姐,你可以成為一個好市長的
,你有什麼地方比不上高市長的?
美來回:這附近怎麼一直有狗在叫啊!旺財、大黃、小強,安靜!
祖國:反正如今你也找不到其他工作了!
美來回:為什麼找不到?
祖國回:仁州市不認識辛美來小姐的就只有旺財大黃跟小強了,你不知道嗎?連自己追隨的市長都能一刀給砍了,誰還敢用你?多可怕呀!再說只有你自己找不到嗎?鄭芙美和李局長要怎麼辦呢?不管怎麼說,他們變成這樣你要負很大的責任的,你要怎麼去負責他們的人生?你只要答應參選,剩下的事情我都會幫你處理的,只要相信我就行了!
美來回:不是讓我不要相信男人嗎?特別是副市長這種男人!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祖國不死心的繼續出現在美來工作的市場旁說著:如今社會中政治的標準,其實是一種暴力與一種歧視,只有一流大學出身才能搞政治嗎?只有後台強硬才是真正的政治家嗎?
美來完全不想理會他的大聲叫賣著:大家來看看新鮮的青鱗魚啊!誰吃誰叫絕,誰吃誰上癮的青鱗魚啦!
祖國繼續:我們都知道無數個美麗的名字,林肯、甘地...,不認識的話還有李舜臣,他們怎麼樣呢?難道他們是因為有後台、因為出身一流大學才受到人們尊敬的嗎?
美來摀住耳朵的啊個不停,然後大聲叫賣著:賣青鱗魚啦!只賣3000塊而已!大嬸,你不買點青鱗魚嗎?
祖國繼續講:現實生活中某位市長就只有小學學歷,做了一輩子的焊接工人,辛美來小姐哪裡不夠格呢?光是各種各樣的同好會會長的頭銜就有20個,因為喜歡喝酒聊天,講究朋友義氣,天生就有為別人的事出錢出力的美德,連每一個拜訪人員喜歡的咖啡口味都一清二楚的仁州市政廳裡不為人知的才女,而且還有一樣最重要的就是,青鱗魚的自由和生命...只賣3000塊。誰吃誰叫絕,誰吃誰上癮的!
美來生氣的說:別再吵了,趕快把錢還給我,幹嘛拿著那個當把柄,整天過來煩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祖國無奈卻繼續努力的說著:青鱗魚的自由和生命只賣3000塊啦!誰吃誰叫絕,誰吃誰上癮的青鱗魚啦!賣青鱗魚啦!

美來接著到求職中心繳履歷表,服務小姐問:鄭芙美嗎?
美來回:啊!她是我的朋友。我的是後面那張,辛美來。照片是以前照的,我認識的一個姐姐生了孩子以後就在家裡閒著,聽說她在這裡諮詢過以後重新找到了工作,我能找到工作嗎?
客服人員回:當然了。我們會為您做諮詢,還會免費提供職業教育來幫您提高分數的。
美來回:是真的嗎?謝謝您了。不過,剛才那個鄭芙美,麻煩您把她安排在我前面吧!她有三個孩子,條件也很困難的。
客服人員回:鄭芙美小姐真是有一個好朋友呢!請您看看這個,稍等一下。
美來回:是。然後小姐便起身往後面走。
美來看著手冊說:我並不是個好朋友啊!
此時,副市長突然出現在美來身旁並搶過那個宣導文宣!
美來驚訝的瞪著他看,他對美來問:怎麼了?我現在也是個沒工作的人呢!然後他開始看那個宣傳手冊,他唸著封面說:提高吧!就業之夢!然後翻開內頁唸著:電子稅務會計、教學保姆、糕點師,我幹什麼好呢?
美來冷冷的對他說:你不認識韓國字嗎?這裡是女性再次就業中心。
0806.jpg  
完全沒料想到祖國居然再一次將文宣搶了過來並搔首弄姿的擺出很女生的動作說:經常有人說我長得很漂亮。哇!啊嗚...,政治難道有什麼特別嗎?不是說你經常會私下幫助人嗎?那就是政治了,如果你當上了市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幫他們了,而且還會被市長們稱讚,說你做得好。這麼好的事為什麼不做呢?

美來氣的對他說:您到底為什麼對我這個樣子?您有什麼目的?大家都知道副市長會參加競選的,為什麼你卻要讓我去?
祖國回:他們都想錯了,我對市長不感興趣,不過辛美來小姐參加競選的話,我就可以把你打造成市長。

美來回:市長是街上賣的糖果嗎?要怎麼打怎麼造?
祖國回:對我來說,那比做糖果簡單多了,市長、國會議員、總統,不是被選上的,而是被打造出來的。
美來回:那您就另找別人去打造吧!不要總來攪得我七上八下的,我很單純,所以有什麼就信什麼,可副市長從來都是有目的的,就是這個嗎?拿旅行當藉口,就是為了提這件事嗎?是這樣嗎?
祖國認真的回:不是的。
美來回:別開玩笑了,哪怕只有一次,拜託您坦誠一點。
祖國回:真想讓我坦誠一回嗎?你承受得了嗎?我不是想拿旅行當藉口來提這件事,而是想以這件事為藉口去旅行,跟你辛美來一起。
聽到祖國的回答後,美來傻住了!【其實我一直認為副市長跟她在一起是有目的的,只是想把她變成市長而已,可是,女生很容易主觀的因為男生的外表及表現出來的不確定的誠懇而感動,此時此刻,我居然希望美來相信這是真的,也真的想相信副市長所講的真的就是真的!】

祖國接著說:明明就承受不了還...然後他把手往前伸的摸了摸美來的頭!【這動作真的太絕了,這時候美來這隻金剛真的變成他的金絲熊了!】

然後祖國就離開了,只留下傻呼呼的眼眶泛著淚的摸著自己的頭的美來!

副市長在家外的椅子上坐著想事情,此時秘書跑過來向他招呼:您什麼時候回來的,旅行還開心嗎?
祖國對他說:坐吧!去找一間辦公室,面積必須要大,要拿來做選舉運動本部的大小要過得去才行!
秘書問:選舉運動嗎?
祖國回:嗯,我準備讓我的人去當市長,怎麼,還不趕緊行動!
秘書回:我明天就去找,大人叫我去一趟,我是順路過來的。
祖國不敢置信的說:順路過來!
秘書起身說:那我過去了,明天再見。

接著祖國穿著運動服去打籃球,碰巧在籃框底下遇到李局長,他湊過去說:自己打球的時候誰來翻比分牌呢?
李局長問:您怎麼會來這裡?
祖國回:我想大概跟李局長的心情差不多吧!應該叫無業遊民的孤立感嗎?賭上今天的晚餐打一場怎麼樣?
李開心的點頭說:好啊!
於是他們便展開一場兩人的投籃大對決。
打籃球時,祖國問他:現在也該是時候告訴我關於那一夜的事了吧!
李回:腦子明明很好,記性就那麼差嗎?
祖國回:因為我怎麼想都不覺得我會看上李局長!我們到底是什麼時候一起睡過呀!
李回:在研修院畢業酒會上大家不是都傳開了嗎?說同期生中唯一一個進青瓦台的傢伙叫祖國。
祖國接著問:所以那天你就來勾引我了嗎?因為覺得我很有能力?
李回:說到勾引,是副市長來勾引我的,醉得像爛泥一樣!
祖國停下來喘著氣說:接著說。
李回:那是在研修院附近的一個酒吧裡,馬上就畢業了,所以大家都喝得很多,當時我和你在場,而你幾乎不省人事了。你搖搖晃晃的把桌上酒瓶酒杯都推到地上去,嘴裡唸著不見不就行了嗎?這群沒能耐的傢伙們,怎樣?而同學們說著:進了青瓦台就這麼目中無人呀!
惹人煩的傢伙、哎哎哎,忍了吧忍了!他什麼時候討人喜歡過了,別理他,我們去喝第二攤吧!來來來,都起來吧!乾杯...那時候我看到你的包包沒拿到,就過去幫你拎了包包追了出去,結果看見你躺在路邊的地上,我過去問你:那個,你沒事吧!你回:好煩,滾開!我說:怎麼能坐在這裡呢?會落枕的,起來吧!你推開我說:滾開,臭小子。你是誰啊!憑什麼叫我起來?你認識我嗎?我回嗯,認識,快起來。你接著說:你知道什麼?關於我你都知道些什麼呢?你這小子,為什麼不能去青瓦台而要去一個鄉下的道政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您能知道什麼?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嗎?拚死努力,像瘋了一樣只知道向前衝,你知道的吧!你知道我是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
我回:那個,是我可以知道的嗎?你接著說:可為什麼就是不肯承認呢?明明是自己的孩子,為什麼不肯承認呢?又不是求你把我留在身邊一起生活,為什麼一定要把我扔到鄉下去,為什麼?...
接著你的電話響了,我幫你撿起電話說:這個電話你好像必須要接一下了。接著你就把電話拿過去舉起後重重的摔了出去,然後你就開始暈暈欲睡了,我當時心裡想,你到底是什麼人呢?你是什麼人,連執政黨主席的電話都敢不接,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還有這麼硬的後台,真的夠討人厭了!然後我便把你扶回房間休息了。

祖國問:到那裡就沒了嗎?
李回:當然還有了!
祖國:被你發現了這麼多秘密呢!那麼,我們真的一起睡了嗎?
李回:你還付了梳妝費給我呢!十萬塊支票三張呢!
祖國忍不住笑了的說:就您這美貌,真是給太多了。
李問:你跟BB,到底是什麼關係呀!上次好像還看見你跟他通電話了。
祖國回:誰知道呢!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突然來了三輛車,原來是各政黨準備拉副市長去參選市長的。
李說:看起來,他們好像是來抓你的!
祖國回:我覺得也是,酒只能下次喝了,然後他就繞跑了!

珠花問成道:你們兩個打籃球了嗎!什麼時候混那麼熟了?他有沒有打探什麼關於我們黨的消息?沒說什麼有關選舉的事嗎?
成道長嘆一口氣,接著他們便回家了。

珠花繼續問:你說真的嗎?他自己親口說的嗎?
成道回:非要說出來才明白嗎?搞政治的人,怎麼連人都不會看?祖國,絕對沒有要參選的意思。,小小一個市長是滿足不了他的野心的,所以說,你就不要跑來跑去白費力氣了。
珠花回:是嗎?嗯,也好,說不定反而是件好事呢!我會聽你的話,不去白費力氣了,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明天我要去找爸爸,跟我一起去吧!
成道回:去見岳父嗎?
珠花回:還能為什麼?如果祖國退出了,還有誰能跟我爸爸比,一個有錢的社長來當市長,大把大把的把錢花在市民身上,有誰會反對啊!所以你幫我去勸勸爸爸,他從來都是信任你勝過信任我。
成道回:這麼重要的事情幹嘛還要等到明天?現在就去吧!
珠花疑惑的問:現在?哦!天啊,你今天這是怎麼了?老公,稍等稍等,我補補妝。
成道:反正一會兒都會哭花的,還補它幹什麼?
珠花傻呼呼的問這話什麼意思?
成道回:我會勸他絕對不要聽你的。我會勸他千萬不要參加補選選舉。前面帶路呀!快呀!
珠花問:你這是幹什麼呀?我難道是為了我自己好嗎?
成道問:日子過得太無聊了嗎?那乾脆出去找男人算了,選舉跟纏著爸爸出去郊遊能一樣嗎?
珠花回:有什麼不一樣的?人生就是郊遊,而選舉就是人生的濃縮版,那麼選舉就等於郊遊,沒錯啊!
成道回:想離婚的話,你就隨便折騰吧!語畢,成道就起身準備回房裡了!
珠花回:這種威嚇對我沒用的,不管怎樣,明天一定要去跟我見爸爸,不要告訴他你辭職的事,知道了吧!

一早,美來帶了很多餅乾等東西去育幼院,老師說:美來你每次都買這麼多東西過來!
美來回:這麼大的時候,一定要吃得好才行的!這個...本來心地善良的青鱗魚小姐應該把全部的獎金都捐給不幸兒童扶助基金的,可是我稍微壞一點,所以就只能拿這麼多了!
老師:您太客氣了。您每個月都捐款過來,我們已經很感激了!我們會好好利用這筆錢的!
美來回:那我就先走了。
老師:好的!
美來:慶熙啊!好好學習哦!孩子們我走啦!再見!
孩子們:再見...

接著美來到銀行去還錢,銀行人員對她說:還了這些以後還剩下250萬,您清楚吧!
美來笑著回:當然清楚了!短期內我會還清的。您放心吧!我去打聽過了,我們旁邊那個市要辦鮮海帶小姐比賽,柄海鞘小姐也快開始了!我們一定要充滿希望,已經有過經驗了,再來就更簡單了!加油!【我彷彿感覺到銀行行員的表情都被三秒鐘凍住了!】

接著,美來的電話響了,因為芙美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跑去粥店煮粥了!
老闆娘說:她在給民誠做斷奶食品!味道好得不得了,完全可以當成兒童粥當外賣了!
店助理說:雖說有芙美姐在對我們是比較好啦....!
美來看了心裡其實很難過。

芙美對美來說:幹嘛坐在那裡哭喪個臉,有話就趕緊說,你想讓我兒子喝涼粥嗎?
美來從包包裡拿出一個袋子,然後放在桌上推給芙美,她對芙美說:前前後後花了一些,就剩這麼多了。
芙美說:那又怎樣?
美來含著歉意說:對不起。我想至少可以暫時補貼一下孩子們的補習費,工作我已經在找了,你知道那個女性再次就業中心吧!
我把你跟我的履歷表都交過去了。
芙美大聲對美來說:你走,還不走嗎?馬上拿著這個給我滾蛋,臭丫頭!
美來難過的對芙美說:芙美啊!...

美來離開粥店後到炸雞店發呆。
她的朋友在討論著:這次補缺選舉都會有誰參加呢?姜議長嗎?還是安至誠教授?就沒有其他猛將了嗎?
另一位朋友說:這個醬挺好吃的呀!其他還有什麼呢?番茄醬嗎?還是芥末醬?......美來姐怎麼了!?
小貓:雖然高市長下了台了,可她的期望卻一個都沒實現!
另一位朋友回:怎麼沒有?她幫市場的商人們把店舖要回來了呀!有時候我一看見姐姐,就會想起wonder woman。
小貓回:不讓是wonder girls嗎?
記者還是美編的朋友回:噓!她好像去看過芙美姐了,別管她了,先幫我預想一下可能參加的補缺選舉的人選,讓我去採訪有望當選的人,可我一點感覺都找不到。
朋友回:怎麼會找不到呢?編號1號 辛美來,仁州市的wonder woman,明後天就40了,可卻贏得了小姐大賽的冠軍,把腐敗的市長也推下台了,這樣的人為什麼不能當市長?
沒想這句話居然得到另三位同仁的認同,這下子四個人都認可這個想法的盯著美來看了!
0807.jpg 

沒想到隔天路上、牆上、電線桿上、百貨公司櫥窗前、小吃店前全貼滿美來變成的競選海報!

美來漫不經心的走在街上想著副市長的話『真想讓我坦誠一回嗎?你承受得了嗎?我不是想拿旅行當藉口來提這件事,而是想以這件事為藉口去旅行,跟你辛美來一起。明明就承受不了還...』

她盯著那支髮夾皺著眉頭,突然她注意到民眾在議論紛紛說這次的選舉會很有趣呢!誰能想到她還有這一天呢!你忘了,上次在永南的婚禮上,她還唱了歌呢!美來聽到這兒時突然怔住,她回過頭去看到滿街都是她的海報!實在是...........
0808.jpg 

而市政廳的副市長辦公室裡也在討論著美來的海報這件事,副市長說:這是蓄意挑釁啊還是怎麼樣?還以為拿了獎金就會滾蛋了,竟然背後來這套!這該怎麼辦?現在滿街上都貼上了,你說這該怎麼辦?
閔議員笑著說:副市長跟高市長是一個科班出身的嗎?
副市長回:什麼一個科班?
閔回:A型的三次方,沒錯吧!【指小心眼】又不是什麼大事,謹慎的太誇張了吧!
副市長回:這怎麼會不算大事呢?她幹出這種事情,一定有什麼目的的。
閔回:目的還不是明擺著的,這種愛錢的人,還會有什麼目的?
秘書長回:啊!選舉這張牌桌上的賭金是最豐厚的了,趁這個機會摸點錢花,我很有人氣的,我幫忙你的選舉運動,你給幾張就行,前後都說得通呢!
女秘書接著說:哇!您真聰明,幫那種忙會給幾張,一張是多少?
副市長:要是她有這種不良的目的,我們就更要...
閔插話說:慢著,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把辛美來拉過來呢?跟朋友要親近,敵人就更要放在身邊了,推翻腐敗市長的wonder woman辛美來,對恢復清淨的勝利黨的未來充滿信任,對勝利黨表示支持!啊!不錯吧!目前最大的危險,就是市民對選舉變得感興趣,他們越感興趣,對我們黨就越不利,可是因為她,搞得市長們開始覺得選舉有意思了,如果她加入我們,最多就當多了個討厭鬼,可她如果被別的黨搶走,不就成了炸彈了嗎?不管用什麼辦法,必須把她拴在我們黨裡。
副市長回:聽您一講還真是這麼回事,可是辛美來會投靠我們黨嗎?
閔開心的笑著說:要把她拉過來,就要靠我的能力了,我是誰呀!您就相信我好了。
副市長:信當然是要信了,不過聽高市長說,最後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閔生氣的回:真是豈有此理,又不是仙女、樵夫,被人比成石頭還是頭一回呢!要是我真的把辛美來帶來了,您要怎麼說呢?您要怎麼說?

閔離開副市長辦公室後走在街上碎碎念著把我閔珠花當成什麼了!什麼話不好說,偏要挑那種話來講,她逢人很有禮貌的打招呼,然後她站在美來海報前說:好吧!棒球場上需要啦啦隊,同樣政治場上也需要錦上添花用的小花,然後她便準備拿起電話撥給美來了,不過他突然看到眼前一個女人拿著大籠子在撕海報, 原來是美來呀!
美來碎碎念的念著:怎麼這麼難撕呀!真是的!唉,比這漂亮的照片有的是,也不問問我就貼出來!胳膊有變粗了...

珠花湊上前去說:哎呀!這是誰呀!這不是美來嗎?
美來當沒聽見的繼續她的拆除海報工作。
珠花繼續說:哎!聽不見我說話嗎?
美來回:在你喊我的名字之前,我只不過是一個離了職的底層公務員,可你一喊我的名字,這股戰士的熱血又沸騰起來了,幹嘛!幹嘛!幹嘛喊我!想幹什麼?
珠花回:啊!這丫頭,明明就聽到了,哦!覺得這個特荒唐吧!是吧!要不要我幫忙啊!
美來回:呵呵~用不著,安安分分的繼續走你的路去吧!
珠花回:妳還在生我的氣嗎?你真是的,那都什麼時候的事了!看不出來你一點都不cool!
美來回:是啊!我是everyday都很燙,特別是我這拳頭,所以你呀!繼續走你的吧!
珠花回:是啊!我能理解你,自卑心強的人都是很不好說話的,不過我們找個地方談兩句,怎麼樣啊!
美來不耐煩的回:這死丫頭,還真是...
珠花回:你,不想了解復職的事情嗎?
美來一聽就緩和了表情的有點興趣了解了...

接著她們去點了杯飲料及速食。
珠花說:午飯時間都過了多久了,你幹什麼去了,連飯都不吃?
美來回:我沒心情跟你討論我的飲食生活,復職的事情怎麼著?有話快說,我很忙。
珠花笑著回:這些無業遊民怎麼一個個都整天喊忙啊?
美來氣到放下手邊吃的東西說:是誰害我成了無業遊民的?
珠花回:所以啊!我想讓你有個事做才來找你的啊!妳以為我就不會覺得歉疚嗎?
美來開心的說:我可以復職了嗎?什麼時候?芙美呢?局長呢?
珠花回:呃...等選舉結束以後,市政廳的人事任免權都在市長手裡,要有市長才能談什麼復不復職的事呀!不是嗎?
美來有點小失望的說:話雖然是這麼說,不能稍微快點嗎?
珠花開心的說:那就要看你的了,在說正題之前,我想先問你一件事!剛才那個海報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知道還以為妳要競選市長呢!該不會是你自己貼的吧!?
美來有點小害羞的說:呵~是他們開玩笑的,說是為了美化街道環境貼上去的,呵~說什麼我比花還要漂亮呢!
珠花回:呵,我想說的也是這件事,錦上添花的花!
美來問:什麼花?
珠花開始講出她的目的的說:美來呀!你要不要來幫我們黨的選舉運動呢?你來我們黨做那朵小花吧!
美來一聽臉色大變!
珠花繼續白目的說著:呵~這工作沒什麼困難的,就是做一些贊助演講,戴著王冠,再擺擺手,在公車站之類的地方,表演一下韻律操,至於錢嘛!要多少就給你多少!你想要幾張呢?
美來恍然大悟的說:你突然對我改變態度,就是為了這個嗎?
珠花撒嬌的回:嗯...,等選舉一結束,我馬上想辦法讓你復職,只要你做的好,讓我們黨的候選人當選市長,我們怎麼可能把妳忘了?想復職還不只是一盤小菜,不是嗎?
美來回:珠花啊!
珠花回:你說!
美來回:你為什麼這麼小看我呢?
珠花回:哎呀!這種氣氛下怎麼問這種問題啊!嗯~一開始就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我跟只帶著一張嘴出生的你,能一樣嗎?
一樣就奇怪了,所以自然而然就這樣了!
美來回:對不起了,我竟然忘了,之前我還當你是朋友,盼著你能有所改變,你是不會改變的,到死都不會變的,是吧!
珠花回:我為什麼要變呢?我是變形金剛機器人嗎?
美來回:閉上嘴給我聽好了,你不打算改變的話,好吧!那麼我來變好了,我來改變,變得讓你不能再小看我,不敢再小瞧我,然後,把到現在為止你所做的一切都原封不動的全部還給你,不對,是要加倍的還給你!
珠花回:好啊!我可以理解你這種心情!那你要怎麼還呢?
美來回:變成wonder woman啊!我決定要做仁州市的wonder woman,我要出來參加這次的市長選舉!
珠花嚇到說不出話來!



第八集完


精彩的市政廳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