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廳The City Hall  【金宣兒、車勝元主演】

第6集

閔議員說:膚淺的品行,怠慢的工作態度,缺乏業務能力,頻繁的以下犯上,有損公務員形象,這些都是你被勸辭的理由,還滿意嗎?
美來吃驚的咬牙切齒。
閔議員接著說:表情怎麼是這個德性啊!啊...!是我失誤了,好說歹說,在市政廳也混了七年了,送你這種晴天霹靂,以上的理由過於簡單了哦!別擔心,先去把你的桌子搬出去吧!我會從頭到腳,徹徹底底給你找出一百個可以這樣做的理由,所以說,要管閒事,也該先秤秤自己的斤兩,辛美來小姐。
美來回:這天也暖了,春風也吹起來了,你也跟著似夢非夢了是吧!還沒睡醒吧!是啊!我也知道底層公務員的身價比蒼蠅還不如,可我這體格,是你噴口水吐沬就沖得走的嗎?
閔議員繼續尖酸刻薄的說:你做事從來都對不起這體格的。
美來回:對不對的起,你看了就知道了,你這是在濫用職權,閔議員。現在什麼年代了,這種威嚇行得通嗎?在乞看來,我是被欺負也不出聲的傻姑嗎?
閔:你不是真的這麼天真吧!如今天真乖巧這招最多只用到幼稚園而已,你不知道嗎?要不要我來告訴你,為什麼人f們都那麼熱衷於爭權奪利,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為了濫用【這句話真的太太太經典了!我完完全全的認同】,那些什麼都不是的東西,如果自找沒趣,就徹底埋葬他們,明白了吧!這次就讓你,徹底的被埋一回,朴室長,朴室長...

副市長與秘書正準備離開市政廳去參加兩點的一個關於魚米之鄉再創造的諮詢報告會,四點是有條例案維持審議會,七點是Mrs們的和暢會,是個本地知名人士的夫人們組織的親睦聚會,副市長回:我就喜歡那種活動,毫無思想的大嬸們成群的聚在一起,裝著高尚的樣子講人是非...

突然市政廳的大門發出爭吵聲,副市長回頭一看是美來正在喊著:啊!你們放開我,我沒有做錯事。
局長及秘書長們:你也理解一下我們吧,什麼女人這麼大力氣啊!
美來:放開我,就算要走也不能這麼被趕走,你們放開我。
美來的女同事說:我就知道你早晚會闖禍的。【接著就把美來的東西全倒在地上。】【看到這裡時,其實是很替美來難過的,不過,我其實覺得美來處理這件事太衝動,不夠理智,該怎麼說呢?沒經歷過的人無法懂得老闆的想法,當你想為自己爭取些什麼自以為應該有的權利時,其實就要有心理準備,不僅僅會失去工作,更多時候,你更是爭取不到什麼!不要懷疑,這就是百分之百的人生!偶爾有成功的時候,但,那一定要有人助,但,那種機遇,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的!】

美來難過的看著自己的東西被灑滿地,抬起頭時剛好看到副市長,當然,群眾也都圍過來看發生什麼事了,真的好難堪呀!
秘書長:戴了一回王冠,就感覺飄飄然了是吧!不跟你一般計較,還真忘了自己姓什麼了,我就當已經收了你的辭呈了,以後不許再出現在...出現在市政廳附近,知道了嗎?接著對剛剛幫忙拉美來出門的同事說:我們走吧!
局長說:最近本來就因為李局長的事大家都亂的很,你又來加一杠子,我胳膊都酸了!

突然美來起來,並大步準備走進市政廳,秘書長攔住並拉住她說:你想幹什麼?想正經打一場還是怎麼的?
美來回:不是說就當已經收了我的辭呈了嗎?不是說我不是秘書室的職員了嗎?
秘書長:你以為你是誰啊!還敢往裡闖?
美來回:你摘掉我的市政廳職員名牌的時候,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納稅的市民,要進市政廳,你一個公務員敢攔我嗎?我...,有事要找副市長。只要副市長允許,你就沒權力擋我,美來轉身對副市長問:不好意思,您可以抽點時間給我嗎?
0601.jpg 
副市長:我也知道自己魅力四射,利用起來效果很好,不過請你不要再利用我了,很煩的。
說完副市長就轉身離開市政廳。廳外人潮散去,只留下美來看著散落滿地的物品。美來難過的說:是啊!原來一個普通人變成戰士,就是一瞬間的事,她難過的撥了電話給新仁州報,說她是青鱗魚小姐,不是的,不是讓您買青鱗魚。

當然,美來準備召開記者會提出對青鱗魚小姐大賽的懷疑。
記者問:具體情況是怎樣的呢?
美來回:我竭盡全力努力的比賽,大家要跟那些年輕的姑娘們競爭是多麼的困難啊!
記者問:聽說您只收到一百萬元的獎金,是真的嗎?
美來回答:原本說好獎金是兩千萬元的,他們就遞給我一個信封,一看信封還很厚...
記者問:您身為公務員直接參加比賽,難道為了保障舉辦方減預算嗎?
美來回:不是的,我這輩子從來都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
記者問:有傳聞說您收到了獎金以後又起了貪心所以改變心意的!
美來回:什麼?您到底是誰啊!您是哪家報社來的?
記者問:您說由於主張自己領取獎金的正常權益而遭到解雇,請談一下具體情況。
美來回:我...,嗚...,請稍等一下,在那麼多人面前,就那麼把我推倒在地上...嗚...

總之,美來舉辦了一場哭哭啼啼的記者會,隔天一早她等著報紙送來,接著也上網找了消息,結果...

她吃驚的喊著:天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一條報導都沒有?

朋友問:市政廳的留言板怎麼樣?有什麼反應嗎?另一位朋友回瀏覽數是27。
美來聽到27時吃驚的問:會不會是他們偽造了瀏覽數?本來是1270,卻把前後兩個數字刪掉了!他們絕對能幹得出來!絕對能幹出來的是我們啊!青鱗魚大賽的時候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
美來大聲斥責的說:喂,我們又沒做什麼...,這世界,就是這麼回事了。
朋友回:沒人關心這種事的,大家都忙著自己賺錢吃飯,如果沒有關係到自己切身,那就是閒事了,姐姐以前不也是這樣嗎?
美來小聲回:我也沒說什麼呀!可是,他們實在也太過分了,昨天我穿了最愛惜的衣服,用了一個半小時化妝,你們都知道吧!被那些照相機的閃光燈照的皮膚也都變黑了,既然要這樣,為什麼要照照片呢?還讓人有所期待,
輿論的生命是什麼,還說什麼篆杆硬過鋼刀,純屬胡扯。
朋友生氣的說:你這小子,不是還有我們嗎?你的粉絲們比鋼刀還要厲害。加油,小子。
美來回:是啊!因為有你們,我才活著的。

店裡來了一位貴客,她招呼著她帶來的客人:大家怎麼站在這裡呀!不喜歡這個地方嗎?這種破爛地方的酒才更有味道,特別是白天喝酒!客人們瞄了美來回答招呼他們來的人說:可這個地方還是有點...
閔:怎麼了,原本凶手們都一定會重新回到犯罪現場的,李記者如此的膽量,還怎麼跟我喝酒呢?來,都坐吧!
閔對店長說:我說,給我們來這店裡最貴的。

美來的朋友說: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一條報導都看不到、真想拿鹽去潑她、不要接待那些人,讓他們走,店長為難的說:來者是客,怎麼能拒絕客人呢?這世界,就是這麼回事了。美來的朋友繼續講:我還納悶呢!他怎麼會那個仗義!

閔議員說:看看,雖然很簡陋,但,還挺有人情味的!記者們說:是啊!
閔議員繼續說:可是,今天登出來的報導是怎麼回事啊!記者們說:什麼?!
閔議員繼續說:真是太感人了,我看著報紙差點都哭出來了!記者們說:啊...哈哈...!做記者的怎麼能只聽信一面之詞呢?是啊!沒什麼實際的內容,全都是哭訴,要寫成報導,太缺乏深度了!
閔議員繼續說:那是當然了!幹什麼登那種報導呢?一大堆美好的事情等著被報導呢!不管怎麼說,肯定是生活太艱難了,才會編造那種故事的,身為一個搞政治的人,我深感責任重大,同時也很痛心啊!我失陪一下。

閔議員走向美來面前說:一夜之間臉色差好多哦!不過是丟了份工作,這樣垂頭喪氣可怎麼行呢?告訴妳,挑戰即是機遇呢!心態要積極一點,臉上才不會起斑點的!
美來說:你要感謝老天讓你生成女人,你要是個男人,我非打死你不可!
閔議員說:這句話我經常聽呢!不過,洗手間在哪裡呀!
美來的朋友們回:在外面,門是鎖著的,請拿著鑰匙去!
閔議員說:真噁心,鑰匙在哪兒呢?
美來起身說:在這裡,可當閔議員伸手準備拿時,美來卻將鑰匙舉的高高的,並對她說,我得對得起這體格啊!自己想辦法來拿吧!
閔珠花把腳交叉夾,然後勉強擠出笑容的笑著說:幹嘛要這麼幼稚呢?
美來回:我很幼稚的,你不知道嗎?這附近沒別的廁所了!今天整條街的店都是休息的!
閔議員已經快忍不住的嗯了兩聲說:還不快給我!
美來得意的說:表情怎麼這副德性啊!哇!權力確實是個好東西,很值得檻用一回呢!是吧!
閔:你,你,我不會放過你的!
美來回:你已經沒有放過我了,李記者、金記者、朴記者,這種應該算是有深度的報導素材了吧!市議會某閔姓市議員,在權力面前尿了褲子,你明天看著報紙肯定能痛哭一場的!
閔氣到跺了腳的說:你真是...
美來:哦...!我非常了解你這種心情的,不過,我說珠花呀!這個社會裡,還有很多很多公民在承受著比這深刻的痛苦,希望我們閔議員也能體會得到,好了,去吧!把大腿使勁夾住,去吧!去啊!【因為美來使勁的拍了珠花的屁股兩下,結果,珠花因為忍不住了尖叫了,唉...,只能說平日要多做善事,不過,難免覺得冤冤相報何時了呀!】

副市長跟秘書在辦公室裡討論事情,副市長驚訝的問:是嗎?辛美來召開了記者發布會!
秘書回:是的,不過好像一條報導都沒登出來!這樣看來,高市長也是有兩手的!
副市長:是有兩下子,你覺得會怎麼樣?會把事情鬧得更大嗎?...我說辛美來,她會再搞些別的,還是會就此放棄呢?
秘書不假思索的回:她還能搞出什麼呢?根本是拿雞蛋去砸石頭嘛!
副市長:如果不是雞蛋呢?如果有人往她手裡塞一枚炸彈呢?她會扔出去嗎?她會是那種敢扔炸彈的女人嗎?
秘書問:您在計畫些什麼呢?
副市長回:不過以辛美來的實力,就是拿雞蛋去砸石頭,石頭也會被砸碎的,她根本就是另一隻金剛!
秘書突然帶著甜甜的口吻微笑的說:您對她是不是有點過分啊!開始是覺得有點那樣,相處越久越覺得她還挺不錯的!
副市長有些微吃驚的問:什麼呀!你該不會是對金剛感興趣了吧!
秘書回:是的!
0602.jpg
0603.jpg  
沒料到秘書的回答居然讓副市長大吃一驚呀!他整理一下思緒語帶平靜的問:是嗎?
沒想到秘書居然回答:她很可愛啊!還很天真!
副市長沉默了一下回:是嗎?
秘書叫副市長接電話吧!這時副市長才發現手機震動滿久了!【我想,很很感情都是因為有人注意到了你以為你不注意的人時,那種好勝心會不知不覺的牽引著自己走向她,其實這種心情是不被預期的,就好比副市長此時的心情居然也跟秘書相彷,但,基於好勝的尊嚴,他卻不能如此灑脫的也跟著秘書搭腔!明明心裡也這麼認為,他卻必須表現出根本不在意這個人,只想好好利用她的天真完成她想達到的目的,僅此而已!可,人生啊!當你以為自己可以掌控全世界時,往往會陷入另一個不被預期的危機中而毫不自覺!我想,或許因為秘書的這番話,不小心的勾起了副市長內心更深處其實也覺得美來可愛與天真的那一個自己!如果有人問我他是什麼時候對美來感興趣的話,我覺得如果我是編劇或如果我是副市長,應該就是現在!之前所做的一切只是觀察她是否可以成為一枚出奇致勝的棋子,而現在自己卻成為一個俘虜!】

副市長回:嗯...?嗯!他看了來電號碼後,馬上接起了電話回答:是,我馬上過去!他對秘書說:時間到就下班吧!我估計不會回來了!秘書問:您去哪裡啊!我送您去!
副市長:不用了,你約會去吧!辛美來最近應該很有空的!

BB對趙國說:看來你很適應仁州的生活呢!臉色很不錯。
副市長回:沒有特別堅固的牆壁,也沒有擋住去路的牆壁,日子過得多少有些無聊!
BB帶些有些鄙視的微笑回: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看來事情進行得非常順利呢!
副市長回:已經整理出一來一些東西,正在觀察中,請您信任我。
BB:今年以前已經燒了三窰,卻總是這幅德性,轉著陶盤,精心修整過後放進窰裡的時候,本不是這個樣子的,可是,懷著同樣的信任等待之後出來的確是不同的東西,期望愈高,越是燒出這種玩意兒來!接著他就把瓷器往地上一摔!
BB接著說:我是什麼時候吩咐你的,現在還在觀察中,國會議員選舉就在眼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收尾,什麼時候準備總選,你以為我只是為了扳倒一個地方自治市長,才派你去那種地方嗎?要把眼前的事情辦好,才能把後面的工作交給你呀!沒有特別堅固的牆壁,也沒有擋住去路的牆壁,很無聊嗎?傲慢的東西,說我可以信任你,我都不信任你,你是憑什麼那麼信任自己的呢?傲慢、驕傲、自滿,就等於放鬆警惕,你不懂嗎?【BB講完就離開現場,只留下副市長站在那裡累索剛剛的那一席話!其實BB說的很有道理,我甚至以為劇情安排他想表達的是恨鐵不成鋼,不過其實看到很後來我才發現,我高估了BB,也高估了自己的想法!】

趙國準備離開時,竟然發現秘書也站在BB的下屬隊伍中!他大吃一驚,其實更深層面是被背叛的受傷!BB在秘書身旁停了下來,並說:你跟我進來,你們在這兒等著。【看到這裡時,我深深感覺到,真的厲害的是秘書,趙國高估了自己,不過,現在發現還不遲,人生啊!哪裡有永遠的朋友,哪裡有永恆不變的信任!放鬆警戒時,其實就等於輸了!】

秘書對BB說:您不喝很燙的茶的,不是嗎?
BB面帶微笑的回:上了歲數的關係,最近喝茶也會睡不著,說吧!最近這孩子都做些什麼呀!
【趙國原本就對秘書對BB的熟悉感到吃驚,不過聽到BB問他話時,更是感到吃驚與憤怒呀!】

秘書回:處理外部的事情比市政廳內部的事情要多,關於您吩咐的事,資料已經準備完畢了,正在考慮要交到誰的手上才好,最近,市政廳內部由副市長全權負責的一項活動出了一點小亂子,副市長認為只要被害當事人有意願,就絕對有能力將問題擴大甚至引申,昨天,與市議會的議長有一次非正式的見面,上週四,未婚妻曾經來過。
BB聽完後回:是夠伙聊的了!這茶對身體很好,都別剩下。【趙國氣到發抖的舉杯喝茶,而秘書則用坦蕩蕩的表情正視副市長】

趙國快步走出BB住所時,他還不敢相信剛剛在裡面發生的事,他整理思緒後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秘書回:您最好奇的就是這個嗎?
趙國快速轉身把秘書推到牆邊抓住他的衣領說: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什麼時候開始的?
秘書回:從我被分配到道政廳的那天開始,已經很久了!
趙國:呵!就是說你竟然騙了我四年。
秘書回:我騙了您什麼呢?我們聽命於同一位大人的事情嗎?還是,我其實有著跟大哥你一樣的夢想的事呢!我說對了吧!等你真正認識了我,蚯蚓根本不算什麼的。
趙國:把嘴給我閉上,你怎麼能把我...你怎麼能把我...
秘書回:這段時間,我跟您學了很多東西,現在不說的話,我怕再沒機會了!
趙國氣到已經握緊拳頭準備揮拳了,不過他忍住憤怒放開秘書,然後對他說:在我改變心意之前,你走吧!
秘書整理服裝後問:您要去哪裡呢?我送您去。
趙國:讓你走的時候就快滾!趙國自言自語的說:您不喝很燙的茶的,不是嗎?然後他再次進BB的住所,趙國也不管有沒有外人在場,他直接開門見山的問:對我,對我...您不曾信任過嗎?我...一直都信任著大人的。
BB回:多謝了。
趙國:而且我以為就算全世界都不信任我,您也會信任我的!
BB回:那是你誤會了!再說,我什麼時候讓你信任我了嗎?搞政治的傢伙,怎麼從頭到尾樣樣都那麼蠢呢?對人付出真心,事業就會失敗,我沒教過你嗎?在政治的世界裡,人只有兩種分類,供在頭頂侍奉的人和踩在腳下使喚的人,一個手下使喚人的背判就搞得你這副德性,我還能用你去幹什麼呢?
趙國:您想錯了,如果是因為背棄感就好了,是因為嫉妒!如今我再也沒有自信能忍住不去恨您了!講到這裡時,趙國眼眶的淚已經滿到快掉出來了,我彷彿也感受到他的嫉妒!
趙國:恐怕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來拜見您了!【淚水果然掉了下來】,祝您身體健康!
0604.jpg 
【我很喜歡編劇在這裡的安排,雖然趙國不夠理智,在政治上,職場上或任何有外人的地方,其實情感不應該這麼赤裸裸的顯現出來,可或許因為嫉妒那兩個字,趙國的真性情展露無遺,讓人不禁心疼於趙國這樣的一個小孩,一個有爸爸卻得不到關懷的小孩,一個努力展現自己卻得不到信任的小孩,我覺得嫉妒兩個字下的真好,我覺得在這裡,我真的被趙國這樣的一個角色所感動了!】

另一邊,美來跟朋友們說她準備去一人示威,果然她真的穿著青鱗魚選美的衣服戴著皇冠拿著看板海報去市政廳外示威抗議,局長們及閔議員與副市長的秘書都看到她在示威,秘書長更馬上去跟市長報告:市長氣到說著一看就知道兩人份的體格,搞什麼見鬼的一人示威,在被人看見之前,馬上把她拉走,馬上!

閔議員不客氣的:你還真能搞笑啊!記者發布會還不夠,現在搞一人示威,你是不是電視看多了?
美來回:閒著幹什麼呢?這是靠 噓...噓...就能解決的事嗎?當然,下...這個決心並不容易,人生不過百年,所以打算過得舒【噓】...心一點!
閔議員生氣的說:你...你把嘴閉上,等著瞧吧!
美來:為什麼要等著瞧?現在就瞧啊!我就站在這裡呢!
此時美來看到副市長站在遠處看著她,而同時間,局長們趕到示威的地點:墨斗魚跑了,換青鱗魚來跳水了嗎?我警告過你,要適可而止吧!你這樣子,李局長知道嗎?你們幹嘛合著鬧啊!被你們搞得我壓力過大,打牌都沒手氣、比你官大的那位都撤了,事情鬧大之前收手吧!收手吧!
秘書長:您們還等什麼呢?趕緊拉走吧!我告訴過你,不要在市政廳附近...,再次...出現...
不過不管秘書長怎麼拉、推,美來就是一動也不動的啦!實在是有夠壯的!
秘書長么喝著局長們:您們別光看著呀!推出去!推...
美來痛苦的喊著:你們幹什麼?你們放開我?這是市民的正當權利,放開我!局長,放開我,你放開我,局長,放開我,局長...

然而在一旁觀望的副市長看到局長們在拉扯時把美來的衣服拉破時,他再也忍不住的往那邊走了過去,他大聲喝斥的問:你們這是幹什麼呢?
秘書長回:沒什麼特別的,您就當沒看見,上樓吧!
副市長回:讓我當沒看見,上樓去!?我要是撿了你這個話,就更熱鬧了,要試試看嗎?
秘書長回:還不是因為她在這裡鬧什麼一人示威!
副市長回:室長先生不看報紙嗎?國會門前都有人搞一人示威呢!有什麼問題嗎?
秘書長回:可是...
副市長繼續說:把你那手放開!
局長出來把秘書長的手扶著說:讓您放開手呢!
秘書長氣憤的說:這不是副市長該插手的...
副市長被惹火的大聲喝斥:我讓你放手!【這態度與口氣實在太帥了!】
秘書長嚇得馬上舉手投降的放開!
0605.jpg 
副市長繼續說:大家都不用辦公了嗎?
局長:你們不辦公了嗎?副市長問的!於是他們四位便趕快回市政廳去了!

我本來真的是因為美來才看市政廳的,可剛剛副市長的態度,他卻搶走了10%的百分比,接下來他幫美來撿示威的板子再搶走10%,他問美來你沒事嗎?再搶走5%,才看到這裡,我發現副市長已漸漸搶走我的注意!
美來深吸一口氣回:是,沒什麼!...如果不把獎金給我的話,直到你變成這樣【骷髏頭】
副市長對美來說:你選了一條很難走的路,那麼,你受累!然後他便轉身離開。

美來瞄了副市長離去的背影說:這算什麼?難道我不知道這條路難走嗎?既然要這樣轉身而走,幹嘛還要過來插一手!顯得我更丟人了!

突然,副市長轉身朝美來走來,他拿起美來的板子把它放在地上,然後脫掉西裝外套!
0606.jpg 
0607.jpg 
即便如此,他的眼睛從頭到尾都盯著美來看,然後看著他彎下身用外套蓋住美來剛剛拉扯間被扯破的破洞蓋位,當他只是靜靜的打結,把衣服綁好,就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我想,不僅僅是美來,應該有一群本來是為了宣兒而看這部戲的粉絲,也會不知不覺被副市長感動了吧!看到這裡時,我發現我不單單只是為了宣兒而迷市政廳,剛剛副市長幾乎搶走我整顆心了!

秘書長回去向市長報告美來還在那裡,市長吃驚的問四個大男人都擺不平她?讓她還站在那裡!
秘書長回:那個,我們四個把她推出去了將近兩米三左右,突然間副市長他呼啦啦...
市長:呼啦啦...難道他是超人嗎?
閔議員受不了的插話:我們幾個在這裡吵來吵去,不是讓美來開心了,我就說不能選她的,誰讓你選她當第一來著!就算是野狗,不百隻聚在一起也能咬死老虎!
市長不耐煩的說:事到如今,還計較這些幹什麼?還愣者幹什麼?趕緊趕她走啊!秘書長回:是!
閔議員:受不了了,把她趕走就能解決問題了嗎?反而好像我們心虛一樣,讓人更誤會!就讓她站著吧!別光天化日的找她麻煩,回頭讓她成了悲情女主角,我自然有辦法的!
市長開心的問:你有辦法嗎?
閔議員:對這種人,就得讓她看到她所追求的正義,會害多少無辜的人受傷,要讓她疼得錐心刺骨才行,如果我把這件事解決了,您就必須取消受理李局長的辭呈,您知道吧!
市長開心的回:當然知道了!取消一百次都行!不過,所謂的辦法是...?
閔議員:正面不如側腰,正門不如偏門,前額不如後腦,呱啦拚上一巴掌,她才會知難而退!好奇也忍一忍吧!明天您就明白了!

副市長辦公室裡,他把生育獎金補貼條例案的文件丟在秘書桌上,他問補貼的數目比救助金還少,那算怎麼回事?叫他們重新來報!
秘書回:是。因副市長站著不走,所以秘書又問:您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副市長回:您沒有嗎?不向我報告日程了嗎?
秘書:下午兩點要參加關於設立東海物流中心的...
副市長回:取消掉。我要去見個人!
秘書回:您慢走。
副市長接著說:如今要不要隨我出門都由你說了算嗎?您要知道我是去見誰,才好向上面報告不是嗎?今後不管我去哪裡,你都來跟著我監視我,不要在背後打聽...,那樣,那位大人才能知道我離開了他的懷抱之後,飛得多遠啊!

原來副市長是去找李局長去了,在果樹園裡,他們坐著泡茶,副市長說:你挺適合戴著草帳呢!李局長回說他這個人是幹什麼都適合的類型,李局長說來到這裡,他的心裡覺得很舒服,副市長說:市政廳裡可是翻天覆地呢!李局長回:我接到了池局長的電話,說辛美來小姐在搞一人示威!副市長接著說:理由也聽說了嗎?李局長回:知道個大概,說是要求返還獎金!
副市長說:光知道個大概怎麼行呢?人家為了讓你復職正在鬥爭呢!據我所知,她被趕出市政廳也是因為同樣的理由,我覺得現在不該是你悠閒的在欣賞梨花的時候,所以來看看,因為目前能幫忙辛美來小姐的人,就只有李局長了,那麼,你受累。
李局長回:不是讓我去阻止她示威,而是去幫她,真正的理由是什麼呢?
副市長:辛美來小姐,也不是想擋就擋的住的人啊!
李:您很清楚嘛!所以我才要問的,她不是想擋就擋的住的人,而且示威的目的是幫我復職,我當然應該走上前去幫她,可是,如果我真的出面幫她,事情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那麼市政廳不僅是天翻地覆了,搞不好會支離破碎的,我去幫助美來小姐的結果,實際上好像是幫了副市長的忙呢!我說得對嗎? 
副市長回:沒錯。所以,如果阻止得了還是盡量阻止她吧!雖然我很希望你會出手幫她,這個選擇可不好做啊!高市長跟閔議員的關係那麼深厚,是信義還是愛情,男人總會在二者之間左右為難,不是嗎?

另一邊,閔議員對付美來的手段就是找芙美下手,她把芙美叫到會議室裡,告訴她她聽說芙美的老公其實沒什麼正經工作,芝麻綠豆大點的工資,還要管老公及三個孩子,我也知道你很困難,可你也不能那麼幹啊!芙美納悶的問: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接著芙美氣急敗壞的衝到大廳門口找美來,問了守門的警衛,原來美來說下班時間了,就按點下班了。芙美氣喘噓噓的準備趕去美來家。

美來到家後,將副市長的衣服掉在晾衣繩上,她牽起衣袖想著今天及之前發生的點滴,不過,芙美急著跑來找她打斷了她的思緒,當他看著芙美車到時,也看到另一台車開走,那不是副市長的車嗎?

芙美說耳朵聾了嗎?我被威嚇了,死丫頭,說你要是不從市府門前消失就要開除我,如果你明天再出現在市府門前,我跟我的孩子們就會餓死了。美來急著問:所以我問你呢!到底是怎麼回事?芙美說:她說想造出一個觀光局職員受賄事件是易如反掌,說她都調查好了,現在該怎麼辦呢?我有三個孩子呢!死丫頭!美來急著問:可是,你有什麼受賄的事?你沒有過呀!芙美:為什麼沒有,有的,我不知道收過多少呢!怎樣?都是你求我的呀!慶熙她奶奶,新新螺絲的老闆娘,繁榮雜貨店的美姬媽媽,她全都知道,都是你說的呀!她們都是可憐人,一定要幫她們,可是手續上有漏洞啊!是你說都由你來負責,我就信了你,都給處理了呀!
美來納悶的問:雖然有這種事,可那些人怎麼可能送什麼賄賂呢?
芙美回:我收過了,我收了慶熙奶奶的蘋果,美姬媽媽的牛奶,她問我蘋果箱子裡裝了多少錢?讓我交代用牛奶盒子轉移過多少錢,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啊!你是搞什麼獨立運動的戰士嗎?為什麼要惹事,為什麼?這膽大包天的東西!說完,芙美蹲在地上大哭了起來繼續說:我真的被你害死了。

美來整夜坐在屋外想著怎麼處理,去還是不去,我感受到她的為難!

一大早,局長及秘書長到大門口看美來還沒到,就說:看來今天不會來了!
秘書長:她還哪有膽子再來,在這種巴掌大的地方,我們進去吧!

不過,美來還是到了,並且繼續抗議示威,局長及秘書長跟她奮力的拉扯著,閔議員則輕易的撥打了電話給觀光局,美來一樣傻呼呼的大聲說話:很荒唐吧!你幹的那些事更荒唐,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我絕對不會放棄的,在收到獎金,局長官復原職前,我會一直守在這裡的。
閔議員回:Whosoever,好啊!我們就看看彼此荒唐的極限在哪裡!我這人很小心眼的,所以這種事情全部記在心裡的,哈!正好出來了,哈哈哈,那麼,你受累了。
美來生氣的追著珠花叫她站住,不過,卻看到芙美面無表情的搬著箱子出來,芙美回:養著三個孩子的女人會主動寫辭呈嗎?這就是你想要的嗎?看我這德行,你開心了!說完芙美傷心的離開了,同時,出現一群砸雞蛋的人叫美來滾開。

不過宣傳部對外仍是說明此事是有人毫無理由的誣蔑高市長而引起的,完全是無理取鬧的鬧劇,青麟魚小姐大賽辦的比以往任何一次活動都要清白透明,一毛錢都沒有用在其它的地方。畫面也帶到副市長在辦公室裡看著美來被砸雞蛋,看的出來心裡覺得不捨,可他卻沒有衝出去把她拉走,其實,這麼安排是可接受的,美來又不是她的什麼人,他憑什麼拉她走,拉走也不能解決事情呀!

美來到朋友的店裡身心俱疲,不過此刻她心裡更痛的不是被砸雞蛋的痛,而是朋友因為她而丟了工作的痛,朋友們拿雞蛋給美來揉揉黑青的地方,另外也叫她不要為了這點事情就垂頭喪氣,美來吃著朋友餵的松茸粥時,她咬著牙眼淚卻止不住的滴了出來,我可以感受到這種情緒的壓迎的苦,美來演的真的很到位很感人。

接著,美來跟朋友借了衣服去買冰淋淇,她拎著冰淇淋去芙美家按了門鈴,可這件事怎麼可能靠冰淇淋或罵一頓、捧一頓就能解決的呢?看著這一道門隔開了兩個傷心的朋友,看著芙美彆著內心的感受,突然覺得成為一個戰士,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夜裡,李局長跟美來在店裡坐著,美來一話不說也不動,李局長先開口說: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放著東西不吃呢!
美來回:我也是第一次,早知道這樣,我也瀟灑的遞上辭呈該多好。在所有職員面前,被人拖出來,像扔垃圾一樣被扔出來算什麼呀!
李問:就是因為這個才去示威的嗎?
美來回:開始是的,沒拿到錢覺得很委屈,也有一點點別的理由,可是,過了一天,又過了一天,理由卻變得越來越多了,看來我跟減肥是沒緣份了,什麼都會膨脹,今天,芙美也因為我被開除了!
李問:然後呢?要繼續做下去嗎?
美來回:準備繼續的。
李問:如果,我勸你不要去呢?如果示威的目的是為了沒拿到的獎金,為了你的復職、我的復職和芙美的復職,如果我幫你把這些問題都解決,你能就此罷手嗎?
美來沒有回答。
李繼續說:我是在問你,是為了自己個人報仇,還是為了其他的名目?
美來回:由我引起的這件事,是件很複雜的事嗎?我只是...只是...,局長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呢?
李回:很簡單,美來和我都把這一連串的事蓋下,就當什麼事都沒有,去做高市長的自己人就可以了!重新回到以前,像之前那樣繼續生活就可以了,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認真的,默默的,妳繼續泡咖啡,而我更加認真地為那些骯髒的交易裝飾遮掩,你做得到嗎?
美來很帥氣的回:做不到。我已經見過了太多的嘴臉,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李回:那好吧!那就不要回去了。而且,說不定這樣做反而會讓一切回到原點。
美來問:您這是,什麼意思呢?

在朋友的店裡,美來說去找芙美一直沒有回來,副市長則在店裡等著她,朋友對副市長說:看來有點晚了。副市長回:您不用費心,我只是來喝杯酒的。
趙國回想美來掛衣服的畫面,他幫她用西裝外套遮住衣服破洞的畫面,美來跟西裝外套跳舞的畫面及美來選美才藝表演時兩人共舞的畫面,看著看著,想著想著...0608.jpg
美來真的是個讓人忍不住看著想著就忍不住心疼又心動的人呀!

美來的朋友們決定不袖手旁觀,也弄個影片來散播與搗亂一下。果然網路的力量非常的驚人,那個影片一下子就傳了開來。

【當我看著那段影片時,透過影片中,當雞蛋砸到美來的臉上時,我居然跟著忍不住鼻酸。那彷彿是一棒打醒夢中人一樣,美來被砸的那一刻,或是不是痛,而是更清醒,而是明白許多事情也許當初不應該堅持,如果不是為了那兩千萬的獎金,如果沒有拚了全力想參加及盡全力想拿第一名,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吧!可真實生活中,這些事確確實實的發生了,而且現在超殘酷的,她不只拿不到獎金,也掉了微不足道的工作。】

隔天一早,美來到市政廳前示威時突然來了一群又一群粉絲,有些人是用言語幫她加油,有些是要跟她合照,有則只是拍她的照片,讓她感到很莫名,不過也滿開心的,這時她的朋友衝過來說:她的部落格今天瀏覽人數有三千人,美來驚訝的說:什麼?為什麼?出了什麼事了嗎?啊!不會是有人報警說我非法示威吧!一人示威不違法呀!我都搜索過了。
朋友小貓說:沒錯,就是因為搜索,現在火得一塌糊塗。美來催著朋友快說現在到底是怎麼了。
美來的記者朋友說:訪問你部落格的人裡面還有出版社的,姐姐不是連載過躲避媽媽的一百種方法嗎?他說要用它出書呢!
美來驚訝的說:書!真的嗎?
朋友:姐姐現在完全成了明星了,我們製作了你的UCC,然後四處傳播,嚇到了吧!那都是我做的呢!我功勞最大。
而副市長在一旁偷偷的觀望著美來。
0609.jpg 

此時,市政廳裡因為各大報爭相報導美來的示威一事,果然亂成一團了。
0610.jpg 

傅議員大聲喝斥市長及秘書長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都幹什麼去了,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總選日期就在眼前了,要是我落選了,你要負責嗎?我問你現在怎麼辦?

而閔議員在家中也因為看到了報導而嚇了很大一跳的尖叫不已!

美來在家裡也尖叫著:哇賽,總訪問人數10383名,她開心的看著留言,不過也在這時看到了牆壁上的副市長的外套,她回想之前的點滴,然後說明天要拿外套去還給他。

一大早美來準備出門,結果剛好副市長也到她家門口,他說:我正要上班呢!上車吧!反正順路,拿著那些東西坐公車,有點不方便吧!
美來問:您吃早飯了嗎?說我連飯錢都賺不回來,連飯鍋都不讓我碰呢!我的母親大人。
接著,美來帶副市長去賣粥的店裡吃早餐。店員問:這位是誰啊!美來回:是認識了對你沒好處的人。【真是太酷了,這回答簡單俐落又直接呀!】
副市長問:是真心的嗎?我是認識了就沒好處的人嗎?
美來問:大清早您為什麼過來呢?市長讓您來阻止我,讓我不要去嗎?把我的朋友一刀開除,還不滿足嗎?
副市長問:你朋友被開除了嗎?雖然與我的風格不符,不過確實是一種很有效的辦法,在解決這種事件的時候,經常被使用到,我是有事來問辛美來小姐才來的,現在你還需要我的幫助嗎?如果跟我的目的一致的話,我可以幫你的。當然,這全要看妳的目的是什麼了。
美來回:目的嗎?
副市長說:都走到這一步了,肯定會有什麼目的的。是錢嗎?只要拿到獎金就可以了嗎?
美來問:那副市長的目的是什麼呢?
副市長回:把高市長拉下馬,然後參加補缺選舉。美來吃驚的說不出話來,而他繼續問:一致嗎?不一致嗎?






第六集完,好看又溫馨的市政廳正精彩,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