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忘了這份感覺,我一直以為前陣子就算開始吐,不過今晚的晚餐時刻,這次吐才真叫人嘔心吐膽。

因為來不及抱馬桶,所以先在洗手台,待吐完後,看著滿盤的芭樂晚餐粥,心裡第一個念頭居然感謝還是我近視。

善後之後,我將碗洗一洗繼續上餐桌上用餐,這可是我的獨家本領,因為胃空了,食道也被2級酸侵蝕了,不吃,難道我能忍到明天。

這回的嘔吐令人難過的是,我不知道為什麼鼻孔裡可以出現很多飯料,不過,這其實是等吐完後再次用餐後才有空慢慢用力將鼻孔的飯料分次清出。

 

最後,紀念今天,我家小魚補完習回家用刀削了水梨給我吃!

什麼是幸福,我想就是今天。

身體不舒服,老公出門載小魚回家,小魚回家後削水梨給我吃!我想,這就是幸福。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