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來汗流浹背的跑到趙議員的辦公室問守仁:趙議員呢?趙議員不在嗎?趙議員在哪裡?
守仁納悶的回:他說有點事,要出去一趟,您先坐一下吧!您有什麼事嗎?
美來繼續著急的問:他去哪裡了?

趙國在BB的辦公室裡面無臉色又沈重萬分的看著BB,然後下跪,接著用沈重的口吻流著淚說:我輸了,所以請您不要再去傷害那個人了,那個人,她有很多的夢想,請您讓她能實現夢想,求您,不要再去傷害她了。

接著兩個人互相對望,趙國是氣憤的眼神,BB則是失望的眼神,接著BB說:誰沒有自己的夢想呢?
趙國回:我已經放棄了所有的一切,也已經把自己踩在了腳下,求您,我...求求您了。
BB回:雖然你到最後都不肯承認自己錯了,不過就這樣吧!
趙國忍住憤怒的情緒緊握住拳頭繼續看著BB。
BB接著說:你用不著離開政和黨到這邊來,雖然是個錯誤的選擇,可還不算太差,你是留在執政黨內部的在野黨。
趙國回:是。
BB接著說:也用不著去管理選區了,就一直留在首爾。
趙國回:是。
BB接著說:把婚也結了。
趙國沉默了一下回:是。
BB接著問:你媽媽...她還好嗎?
趙國沉默了抬起著看著BB後問:您還會想知道嗎?
BB面無表情的回:在你臉上能看到你媽媽的模樣,有時偶爾會在眼前閃過。
趙國回:她好不好我也不清楚,只顧著努力不想被遠離我的某個人拋棄,卻沒能照顧到就在自己身邊的母親,這樣,您滿意了吧!

另一幕是美來在自己房裡著急又摸不著頭緒的擔著心。
她著急的拿起電話撥了通電話出去,不過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您撥的電話已關機,嗶聲後為您轉接語音信箱並開始計費。
美來著急的對著手機說:怎麼辦呢?這是為什麼呢?是我哪裡做錯了嗎?到底是為什麼呢?
接著美來自言自言的說:不會的,會沒事的,沒事的,會沒事的,沒事的,不會有什麼事的...

隔天一早,美來走出屋外,她看著外面的椅子上有一個牛皮紙袋信封,她納悶的拿了起來,並拿出文件看。原來裡面放的是『身體拋棄保證書』。
她看了文件後馬上撥電話給李室長並跟他講:不好意思,我可能要遲到三十分鐘左右,不好意思...
接著她跑到趙國的屋外,然後又跑到趙國國會議員的辦公室,不過,都沒有遇見趙國。
她又拿起了手機撥給了暱稱『笨蛋小狗』的趙國,不過一樣是關機的狀態。
美來這回留了言說:你到底在哪裡?在哪裡啊?總要把話說清楚啊!不是讓我每天早上都來嗎?我已經來了呀!你到底在哪裡?上次怪我不接電話發那麼大脾氣,可你現在又在哪裡呢?

美來到市長辦公室後再次拿出牛皮紙袋裡的文件看,那是當初趙國寫給美來的身體拋棄保證書。
【這時候看來真的格外的心酸】
文件上寫著
身體拋棄保證書
權利繼承人姓名:趙國
權利拋棄人姓名:辛美來
有效期限:至收到兩千五百萬萬元現金之時為止
第一項:手,只限公事範圍內使用,但除所有人以外,嚴禁超過三秒鐘。
第二項:腳,未經所有人許可,嚴禁走出半徑一米範圍,若以移交所有權為目的用於走向其他混蛋,必將傾盡家產終身報仇。
畫面跳到趙國在深夜裡坐在屋外寫這份身體拋棄保證書的那晚,當他寫到腳趾頭因為惡臭,放棄所有權時還笑個不停。
接下來寫到心臟,除所有人以外,嚴禁對任何兔崽...,嚴禁對任何混蛋怦怦直跳;
眼睛:對所有人以外權力推薦對其他任何物體都採取斜眼瞪視;
耳朵:除所有人以外,強烈建議將一切他人言論視為雞鳴犬吠;
嘴唇:如用於吃飯說話以外其他用途,以處以最高刑罰;
大腦:大腦佈局中的50%是沒有趙國就去死的想法,40%是沒有了前任副市長就不活了的想法,9%是沒有了趙國參謀大人就沒理由活下去的想法,1%是對仁州市前景的擔憂...趙國想了一下刪改了內容,把1%改成算2%,其餘各種器官,任何情況下嚴禁買賣,再怎麼缺錢,都不能這麼做,哈,金剛。
當趙國改完那些條款後他滿意又得意的笑了...
00.jpg
美來也在看完這些內容後用像個小女人似的表情笑了,但,當回想這些過去又想到現在連絡不上趙國時,美來的眼淚就禁不住的狂掉了下來,接著就將頭埋在抱枕裡痛聲大哭。
【每一段愛情的開始都很美,結束的時候也總是讓人摸不著頭緒,假如這份愛就在這裡結束,唉...,怎麼可以就此結束!】
01拷貝.jpg
趙國兩眼無神的在辦公室裡聽著美來的留言:「你到底在哪裡?上次怪我不接電話發那麼大脾氣,可你現在又在哪裡呢?重聽請按1 刪除請按2,下一條...」
趙國按1重聽了留言,美來哭著說:「你到底在哪裡?在哪裡啊?總要把話說清楚啊!不是讓我每天早上都來嗎?我已經來了呀?!你到底在哪裡?上次怪我不接電話發那麼大脾氣,可你現在又在哪裡呢?重聽請按1 刪除請按2。」
趙國按了2後,留言刪除成功。他把手機丟在桌上。對於一切無能為力的表情,他們兩人演的真的太絕了!

趙國的秘書敲門進入提醒他:您該進入主會場了。
趙國回到現實後回:好吧!他摸了摸胸前的徽章便到主會場了。
到那裡後,一堆議員一起宣誓並說:我將遵守憲法,將為增進國民自由與福利及國家的和平統一而努力,以國家利益為先,憑良心履行國會議員職務,做到認真誠實,在此面對國民莊嚴宣誓。【關於這點我持保留態度,我相信人本善,但,現實生活總會將這些人慢慢的帶離善進入惡,這是個人觀點,也不是一竿子推翻一船人,只是個人論點而已。】
會後趙國代表政和黨接受媒體採訪,他在台上說:我是政和黨發言人趙國,今後我會盡我所能去完成黨交給我的任務,初次見面,例行簡報未免稍嫌乾澀,因此我想用老子道德經中的一段話來做開場白,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德行高深的人聽了道會辛勤努力的去實踐它,德行平庸的人聽了道可能接受它也可能丟棄它,德行低微的人聽了道卻大肆的嘲笑它,而道如果得不到,這些下等人的嘲笑,也就算不得是真正的道了!
現場每個人都用納悶的表情看著趙國,連攝影師及記者們都把攝影機放下了...
趙國繼續說:我為什麼會說起這個故事呢?上一屆的國會得到了國民大眾的大肆嘲諷,想來他們所行的也許就是真的道了吧!
現場鬧哄哄的大笑了起來。
趙國繼續講:是求一個交集,使它符合國民每一個人的需求,看來上一屆的國會的數學成績並不好,因為他們並沒有求出那個交集。只有數學成績不好嗎?哲學也很不好!事實上現今各政黨之中,無論朝野,哪個覺得談得上是有哲學有前景的呢?
大家開始議論紛紛了...
趙國繼續說:最重要的是歷史成績也很差,國會大門緊閉,國民為生活苦苦掙扎,國會議員們凡事只顧黨政黨利,結果只留下傷痕累累的歷史。
現場的議員其實臉都鐵青了...,不過趙國卻沒有打算打斷自己的演講,記者們也開始拿起相機拍攝了!
趙國繼續講:國語課也沒學好,國民需要的是打著感嘆號的政策而不是標著問號的,品德成績同樣差勁,愛國心自然不必提,甚甚至人品二字都不見蹤影,倫理分數也不例外,由於公職人員們的違規腐敗,國民愛到了傷害,紛紛轉身離去,一個真正的政治人該是這個樣子嗎?不是的,我們必須做出改變!是真真正正通向國民的大道上,政和黨將打起這個先鋒,各位,我們政和黨將率先邁出前進的步伐。
演說完畢後,現場掌聲如雷,趙國很猛,踩在地雷上挑戰一切。

演說結束後,政和黨的頭對趙國說:你瘋了嗎?不正常嗎?你到底想幹什麼呀?
趙國回:您不是讓我把支持率提高5%嗎?如今的國民們,眼光很高的,以前那種方式根本沒法子提高政和黨的支持率,別的不敢說,吸引人氣這方面,我還是很有信心的。
領袖回:當然,看起來反應還不錯,所以這次我就忍了,下次不許再這樣了,在野黨跟我們能一樣嗎?怎麼能混為一談呢?
趙國回:我這不是混為一談,而是脫穎而出。
領袖納悶的問:什麼?
趙國回:我們已經在如此沈痛的做著反省了,你們在幹什麼呢?您明天看了報紙就會明白了,告辭。
領袖在趙國走後笑著說:哈,怎麼會招進這麼個傢伙!我之前做了什麼好夢了嗎?
趙國的秘書問:你到底為什要要那樣啊?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真的差點死過去!
趙國帥帥的回:有必要感動到那個程度嗎?
秘書回:感動???有必要頭天開國會您就想成為大家的公敵嗎?您不知道政和黨現在主推的法案是關於限制市長與市議員們出國旅遊的嗎?那個算是為國民打先鋒的政策嗎?
趙國回:政和黨要怎麼樣不關我的事,只要我的人氣上來了就行了!要是按著我的心意,真想立個法讓市長乾脆一步都動不了、哪兒也別想去!【哈哈哈...這個回話我喜歡!】
秘書聽了這句話後停下了腳步,趙國回過頭問他:幹嘛呢?接著他把車鑰匙丟給秘書問:不過本來明天回去就行的事,為什麼偏要今天走?想累死人啊?
秘書一聽,眼神閃避的回:行程已經都定好了,不是說選區有活動一定要露面才行嗎?
趙國回:知道了,趕緊走吧! 而秘書則是吐了口氣後才上車。(這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表示一定有鬼)

美來搭車李室長的車神情憂鬱、眉頭深鎖地盯著手機若有所思的模樣,李室長瞄了手機一眼後問:您在等什麼電話嗎?
美來這才回過神問:啊?沒有,今天我們都要去哪裡啊?
李室長回:本地魚類放養活動、振興本地相關產業研討會、仁州保健所市民健康體育課堂,一共三個地方。稍微闔一下眼吧!您好像沒有睡好。
美來笑著回:是嗎?這樣看起來瘦瘦的樣子,是不是特別清純啊?呵呵,啊!做健康操啊!身體這麼僵硬,也不知道能不能呢?

接下來美來真的到了一個廣場拿著麥克風跟市民講話說這裡每週三堂免費健康操課,請大家不要缺課哦!還說:只要您堅持下來,就會精神抖擻、身體健康的!
一位歐巴桑回市長說:唉唷!這個歲數了,要精神抖擻做什麼呀?想讓我這老枯樹再重新開花呀!
現場居民全都笑了出來!
美來笑著回:是讓您變得更漂亮、更年輕,好了,那我們就一起來做吧!現場居民全都在一、二、三、四的扭動身體了!李室長沒有跳還特別被美來點名一起動呢!

活動結束後,美來問:李室長,有一個非常大的企業,要給我們市建立市醫院和工廠,您覺得怎麼樣?
李室長回:要是真的,就該跳舞慶祝了!這些事是其他市長做滿四年都辦不到的!
美來回:是這樣嗎?可是我的經驗,那些主動找上門來獻殷勤的傢伙,沒見過有哪個是得了好下場的!
李室長回:如果真的是有實際可行性的提案,那就無論如何都要抓住,在我們沒有道費補貼的情況下,這樣不僅能搞活地方經濟、創造工作機會,還能在附近形成商業圈,企業還能納很多稅,我們就有了穩定的預算,這到底是一箭幾雕呀?沒理由要推開的!
美來憂愁的回:話是這麼說沒錯。
李室長回:不過,這種提案,怎麼會直接就到您手裡了呢?是哪家企業呀?
美來回:啊!沒什麼!以後我再慢慢告訴您!就是隨便問問。

突然李室長的手機響了,他接了電話說:您好,我是李政道。...道政廳?您是說真的嗎?我明白了。謝謝您。
接著李室長向美來說:我們也許可以得到道費補貼了!讓我們重新去遞交企畫案!
美來納悶的回:上次還說不可能,為什麼突然改口呢?
李室長仍一臉喜悅的回:說得也是,又是醫院又是工廠,還有道費!仁州市這下真的發達了!
美來反而仍陷在疑慮中!

接著換美來的手機響了。
美來刻意轉過身後接了電話:喂,謝謝您打電話來,太謝謝了,我有些事想跟您談談,我們現在能見個面嗎?

接著美來趕去跟趙國的秘書赴約。
美來對著他說:對不起,您一定很忙的!我卻總是給您打電話。
沒料到他倒是搶先比美來更急著開口說:沒時間了,讓我先說吧!有件事我很好奇:女人覺得為自己而哭的男人很帥嗎?
美來還沒反應過來這問題,只回了一句:啊?
秘書:因為我看大哥好像為了辛市長而哭過,他現在正往這邊來呢!我騙他說這邊有個採訪,我這回真的可能會被大哥揍死的,到時候我可以大聲呼救吧!
美來用小女人般的溫柔又充滿感謝的微笑回:可以,我去幫你揍他,他對我也做過很多該挨揍的...
接著談話被打斷了,田為趙國出現了!
趙國用哀怨的眼神看著美來,而美來用期待的目光注視著他,當然秘書像作賊一樣心虛的低頭...
趙國冷冷的說:採訪!你這回絕對是真的被炒了!
秘書看狀況不妙趕緊向美來說:我先走了。
然後秘書向趙國說:我會做好挨揍的準備等著的,打電話叫我。

美來問:你這人怎麼這樣啊!現在這樣算怎麼回事?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一走了之就沒事了嗎?為什麼不接電話?您知道我打了多少...
趙國聽不下去的皺了眉後插話說:啊!肚子好餓!您吃飯了嗎?就是吃過了,也還吃得下吧!走吧!
趙國到餐廳後點了兩份全餐跟紅酒,而美來則是一直深情的看著眼前這個明明很熟悉卻刻意陌生的男人!
美來向趙國說:我不想吃。
趙國根本不理會她的說:我想。
美來等服務員走後對趙國問:你怎麼能這樣呢?沒聽見我的留言嗎?
趙國回:你給我留過言嗎?都說什麼了?接著便拿起電話準備看...
美來委屈的眼淚都快飆出來的說:算了!你真的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趙國回:上次不是說過了嗎?
美來回:就只有那些嗎?
趙國回:再拖下去就拖泥帶水了。現在正好,清清爽爽的。
美來問:你到底是怎麼了?
趙國用瀟灑的口吻說:什麼怎麼了,跟你分手而已。分手是不講什麼所謂禮貌的。你這人怎麼這麼不開竅呢?辛美來被甩了,被我。我也玩得差不多了,現在辛美來已經沒意思了。
美來繼續用不相信的口吻:你到底是怎麼了?
趙國回:颱風已經過去了,現在還聽不明白嗎?你不是跟男人分過手嗎?不是說被甩之後還跑到橋底下又哭又鬧發脾氣嗎?這次也那樣解決不就行了?那座橋在哪兒啊!你去哭去鬧好了!要我送你去嗎?
美來簡直不敢相信的別過臉去
趙國:我也沒想到我還會說出這句話!我的離開,不是你辛美來的錯。
美來打算打斷他的說:趙議員先生。
趙國冷淡的接著說:你就那麼喜歡我嗎?那麼喜歡的話,大家就見見面,晚上無聊的時候,正好可以見見,那種...
這時服務員正好準備上菜,而美來那等得到他繼續講下去,她憤而起身離開餐廳。
趙國立刻追了上去並拉住美來的手說:怎麼就這麼走了呢?菜都上來了,吃了再走吧!
美來強忍著想哭的情緒及用早就紅了眼眶的眼睛看著趙國說:放開我。
趙國仍不死心的說:吃完了再走。
美來這下早就忍不住不爽的甩開趙國的口並回:你自己盡情吃吧!就算我再不起眼,再好欺負,你也不能這樣!想跟我分手嗎?想甩了我自己舒舒服服的過日子去!別作夢了,我不會放開你的,到死都不會讓你離開我的心。想走你就走吧!可你離開我以後,不管住在哪裡,跟誰一起生活,你都將是個有兩個家庭的男人。
接著美來大力的拍打著自己的心說:這裡面,在這裡面,這裡有你的房間。
02.jpg
趙國看著早已激動到淚流滿目的美來而趕緊別過頭去!
美來繼續哭著說:你就在這個房間裡跟我一起到老到死,我絕不會放你走的。你知道就行了。
美來說完後便轉身離開,趙國這時才敢將眼光望向美來,因為有一開始下跪的舖陳,所以這回對於男女主角的分手,我居然為趙國感到心疼...

離開趙國後的美來到湖邊看著仁州市的建築物,她用手指頭指著:那邊是里長家,那邊是市政廳,那邊......是壞蛋的家,壞蛋、壞蛋,你這個大壞蛋 ...,你真的是個很壞的人。

趙國回家裡後心情也沒好到哪裡去,他站在屋外若有所思,這時,趙國的媽媽拿著花茶走向屋外的桌前,趙國問:您還沒睡嗎?
趙國的母親回:你不知道在這個時間,那位子是屬於我的嗎?
趙國回:您過來吧!
趙國的母親問:要給你來一杯嗎?
趙國回:不用了。
趙國的母親:幹嘛站在那裡擺出個悲慘淒涼的樣子。圍牆要是高點還差不多。
趙國問:那您呢?
趙國的母親回:我嘛!我的命本來就是悲慘淒涼的,進去吧!我不想被人打擾。
趙國回:是。就在轉身離開時,趙國又回過身對母親說:大人他問您過得好不好?
趙國的母親回:怎麼不說我已經死了,以後就說我已經死了,就說他讓我當活死人,我就當活死人,後來就真的去死了。
趙國問:如今您還恨他嗎?
趙國的母親回:當然恨。你以為一個愛說的女人要閉緊嘴巴過一輩子是件輕鬆的事嗎?可是現在,我恨你更多!你是我懷胎十月生出來的,為什麼卻更像他呢?
趙國回:如果我說...我要與大人對立,您會反對嗎?
趙國的母親放下杯子轉過身看著趙國納悶的問:你們不是相處的很好嗎?他如今連你也為難嗎?...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決定吧!我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沒有關係了。你沒必要徵求我的意見。
趙國的母親話一說完便起身進屋裡去。

一早美來到市政廳時親切的遞給保全人員早餐,一進辦公室開燈後被裡面的情景嚇了一跳,因為李室長居然躺在沙發上睡覺,李室長被點亮的燈吵醒後也嚇了一跳!
原來李室長跟老婆吵架了...
美來問:要不要我去找珠花談談吧!
李室長馬上推託的說:夫妻吵架本來就是抽刀斷水一樣的,您不用擔心。不過市長您也太過份了,上司太過於勤奮,我們底下的人會很辛苦的。
美來笑著回:我睡不著,昨天跟您說過的工廠那件事,我想正式開始運作。
李室長回:那當然好啊!
美來:那麼我來跟他們約時間開會。

畫面馬上接到開會的畫面,對方表示想再利用資源發電廠,各位研究一下我方提供的事業企畫案就會了解到...再利用資源發電廠。
美來問:發電廠的話,不是屬於有害設施嗎?
高高慧用略帶嘲諷的口氣回:您要是能看點報紙就好了,牲畜的排泄物、食物垃圾的廢水、廢橡膠等等,都能提取出燃氣或電能,這是個資源循環再利用的時代,僅僅將國內廢棄資源的50%實現再循環,每年就能產生千億元規模的經濟效益,而且可以達到取代進口能源的作用。
美來跟李室長都異口同聲並互看對方的說:千億元。

接著,高高慧繼續說:國內市場已經如此了,那麼國際市場會怎麼樣呢?因此我們公司,越過國內市場計畫從歐洲進口可循環再利用的產品,進行資源再循環處理後再重新出口,而目前我們已經跟七個歐洲城市簽訂了諒解備忘錄...
美來插話的問:萬一發生公害問題,或...
高高慧馬上接話回:您的問題未免太外行了,建廠許可權可是握在市長您的手裡呢!有誰敢設計建造「沒有」公害防治設備的發電廠?【這句我有點不太懂哦!】而這座電廠對環境到底是有害還是沒有害,仁州市政廳裡難道沒有人可以去檢驗一下嗎?
美來想了一下回:有的。
高高慧回:那太好了,為防萬一,我們還準備了環境組織和專家們的報告供您參考。
美來回:好的,我們需要仔細研究一下,還要開會討論,而且需要召開居民說明會,最後才能做出決定。
高高慧笑著回:那是當然了,只要您盡快批下建廠許可,其他的程序都可以慢慢進行,您也知道,買地皮這種事,不是一天兩天就辦得完呢!
李室長接話:您提到的那片計畫用地當中,有40%是屬於私人所有,60%是屬於市裡的,私人土地部份您可以自行購買,但市裡的那部份,需要得到議會的同意。
美來:在得到居然說明會和議會的同意後,馬上可以簽發建廠許可。
高高慧:很好,真高興事情進行的如此順利,那麼我們下次會議上再見了。
美來在高高慧起身準備離開時說:稍等,能跟我單獨談兩句嗎?

接著,她們便到一間咖啡廳裡談事。
美來:感謝您對仁州市的特殊照顧,雖說是沾了趙議員先生的光,是他有福氣遇到了好女人。應該是我有福氣才對,不管起因如何,我建立醫院的願望總算可以實現了。
高高慧:這樣的話,留到工程完工之後再說也不遲,對了,也許我該裝作不知情才對,不過您的遭遇我已經聽說了,為這個我還說了那人幾句呢!...我是真心為您感到遺憾,還以為你們會相處的更久一些呢!結果這個逗號在句中的位置比我預想的靠前了許多...
美來冷靜的:您對那個人,究竟了解多少呢?
高高慧不以為然地笑著說:我們還有繼續較勁下去的必要嗎?我剛準備開始喜歡辛市長呢!
美來:因為您的了解不太正確。
高高慧強勢的帶著笑臉回:應該不會的。
美來:雖然我並不是他的句號,可我也不是逗號,而是括號。那個人的潛在意義,那就是我。【哇!好強的一句話!】趙議員先生其實跟高高慧小姐所了解的有很大的不同,跟他在一起會很開心,而且很多時候,他非常的浪漫【非常令人吃味的一句話,事實上,美來是後來者,可編劇卻讓我接受了她的存在,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有一天我是高高慧,而有人對著我說這句話,我一定很不是滋味!可偏偏坐在高高慧對面的是辛美來,我竟然為此拍案叫絕,這真是苦了我的價值觀呀!】
美來繼續說:您應該不會為幼稚的嫉妒心,就放棄做趙議員先生的賢內助吧!
高高慧簡直氣到說不出話來。
美來居然反而略勝一籌的笑著說:告辭。
高高慧在美來走後終於把悶在心裡的怨氣吐了出來。【我一邊希望美來有好的結局,卻知道這其實是在與我的舊觀念拉扯。】
美來回辦公室後聽到秘書在講著電話說:你還敢說不是,出去踢足球的傢伙應該在球場才對啊!為什麼跑電影院去了!你在電影院裡踢球嗎?跟你在一起的那個死丫頭是誰?不是去踢球嗎?那死丫頭會踢球嗎?她是足球隊員嗎?你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不到週末就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也有過廿歲的,你這個死東西,難我一生下來就是民智她媽嗎?掛了。
美來聽到一半聽出端倪時便趕快把門關上。
而在秘書講完電話時,她氣急敗壞的轉身時剛好看到美來站在那裡而嚇了很大一跳!她大聲的說:媽呀!嚇死我了!什麼時候來的?
美來問:出什麼事了嗎?
她:你就當沒看見吧!李室長剛才帶著企畫案出去了!他說不能只聽信大韓集團的說法,我們也應該找環境專家核實一下,說是在他農業科的時候就認識的人,很可靠,還說等結果出來了要你也一起過去。
美來回:好吧!

接著,畫面換到了一間牆上寫著綠色自然,清澈環境的辦公室裡。
專家:資源循環再利用產業方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處理污染物質的強大技術,從設計圖上來看,他們使用的是熔融方式,這就可以放心了,意思就是他們使用高溫來處理那些廢棄物,而二氧化苯之類的有害成份,基本上是完全不會產生的,您看,不管是有害物質的清理設施,還是防止躁音等等,在安全性方面完全找不出毛病,因此今後只要做好管理監督工作,應該就沒問題了。
李室長問:那麼從地理和環境方面來看,這個發電廠的進駐會對仁州市產生什麼有利影響嗎?
專家:雖然沒有什麼有利的地方,可也沒有什麼不利的,不過我覺得最關鍵還是因為市長有能力啊!
美來回:這可不是因為我,是多虧國會議員先生有實力,那麼,我們就將市屬土地賣出計畫正式提交議會申請許可吧!
李室長:我會正式遞交上去。

另一邊,高高慧開開心心與趙國去挑選鑽戒,她開心的問:這個怎麼樣,可趙國卻是心不在焉的樣子。
趙國連看都沒看一眼就回答:挺好。
高高慧不開心的問:那這個呢!
趙國這才轉過去看她手上的鑽戒並回答:嗯,也好。
高高慧問:哪裡好呢?
趙國回:挺大的,鑽石亮閃閃的。
高高慧接著說:不然下次再來吧!
趙國:現在選吧!哪有時間再來,不喜歡這個嗎?那就選剛才那個。
接著,趙國收到了守仁傳來的簡訊:下午的行程取消了。
高高慧不悅的把鑽戒拿下說:吃飯去吧!我餓了。
趙國馬上回:已經有約了。
高高慧不悅的說:是不是有點太努力了?
趙國:守仁安排行程可是高手,走吧!
高高慧看著趙國的背影,想著美來所說的:趙議員先生其實跟高高慧小姐所了解的有很大的不同,那個人的潛在意義,那就是我。

明明行程取消了,卻寧願獨自一人吃午餐,這就是心不在的男人。
趙國到粥店吃著粥,抬頭看著美來跟店長合照的照片,那眼神真是溫柔,連我都動心了!
【人世間所謂的對錯,那把尺是否就留給當事人就好,我那麼狂妄又貪婪的喜歡著美來跟趙國,換個角度想想,高高慧又做錯了什麼!我又有什麼資格下什麼評論呢?如果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其實那個秤怎麼秤都不會公平了!而有時候,孩子的婚姻的確是父母邁向他自己的目標的一項利器,只能說,慶幸我們夠平凡】
趙國看著照片眼眶含淚的笑著,這一段很經典,很容易讓女性觀眾沉淪。

接著,議會裡在討論著對申請再利用資源發電廠土地買賣的提案進行表決。
議長:首先,表示贊成的議員們,請把手舉起來。
珠花表示她是贊成的。
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珠花不悅的問:大家這是什麼表情,看到鬼了嗎?
另一位議員:哇,這可真是讓人搞不懂了,全體都說YES的時候自己喊NO的人,突然之間YES這麼一喊,怎麼讓人感覺就像吃弓蒼蠅一樣這麼彆扭啊!
珠花:天啊!天啊,原來大家都誤會了,大家好像都以為這個項目是辛市長的功勞,其實不是的,不是辛市長辦到的,而是我,是我。
另一位議員:你怎麼不說老虎其實是吃素的呢?
珠花:大家都知道,我這個人就這個個性,從來不會主動邀功,事實上這個項目完全是我招攬進來的,要說辛市長做過些什麼,最多就是大韓集團的人來訪的時候泡了幾杯咖啡而已。反正大家只要知道是托了我的福,破破爛爛的仁州才獲得新生,變成了華麗的城市,不表決了嗎?手啊!
投票結果四同意兩反對,珠花用不屑的神情:為了反對而反對,您這樣就太不對了,不過您這麼做,也改變不了什麼的,議長先生,噹噹噹,您快敲啊!
議長皺著眉頭發表結果:四票贊成,三票反對,我宣佈提案正式被通過。

議長在會議結束後去找BB,他對BB說:真的好久不見了。
BB回:看來必須回到這俗世之中才能有機會看見你呀!坐。您還是那個樣子,帶著大海的氣息,帶著人的氣息。
議長問:不歡迎我嗎?
BB回:只是覺得虧欠你,有些尷尬而已,當年我丟下那麼沉重的負擔讓你來背。
議長一聽笑了一下便打斷BB的話說:我今天來不是為了聊這件事。今天有一個有關大韓集團土地買賣的提案審議,看來你跟會長還一直保持著聯繫。
BB回:金錢跟政治是不分家的,不是嗎?小國和他家的千金就快結婚了。
議長回:嗯,當然了,雖然跟你是沒法比,不過我作為同樣手握議事棒的人,總覺得不該就這麼得過且過,所以還是來了。
BB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議長:對於大韓集團入駐仁州這件事,我是應該代表仁州市民向你表示感謝呢?還是該代表仁州市民來追問你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我很想知道。
BB回:我希望還可以繼續把你當成是一個多年的老朋友。
議長回:是嗎?
接著兩人一陣靜默後被一個敲門聲打斷了尷尬的沈默。

進門的是趙國。

趙國笑著對議長問:您怎麼會來這裡呢?
議長若有所思的說:本來是希望可以釣到一條大魚的,卻只是丟下憂心與煩惱回去了!
接著議長起身準備離開這裡。
BB露出擔憂的表情後回過神來對趙國說:幹嘛傻傻站在那兒?現在也該做些正經事了,我準備好好收拾一下環境部,企業被他們死死掐住了脖子,還怎麼去賺錢?人是鐵飯是鋼,國民們也要先吃飽穿暖之後才會有心情去欣賞什麼青山綠水的。
趙國回: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現行的這些規定都被媒體指責過於鬆散...
BB回:如果好辦,我還用得著交給你嗎?擬好草案後就帶過來,得到十個人的同意,促進共同生效的事,我會幫你解決的。
趙國見狀決定不爭論便回回:是。
趙國回辦公室後坐著思考這些事的來龍去脈...,然後他按了分機給守仁:
現在馬上給我整理一份歐洲可循環再利用產品出口商的名單,然後跟大韓集團聯絡一下,跟他們要一份發電廠企畫案的英文稿。
守仁在交完文件後站在門外注視著專注地看著看資料的趙國...
原來趙國在發MAIL給某些企業:他在信裡寫著...首先請接受我對貴公司良好視願,這裡有一份文件,也許對貴公司會有所幫助,具體內容請參考附件文件,諮詢詳情請聯繫mirae74@inju.go.kr,然後每寄一封他們在文件總表畫上紅線刪除...

而另一邊美來的辦公室來了幾位客人,秘書對美來說:這兩位說一定要見市長... 
那兩位客人表示:我們對辛市長是很熟悉的,不過您可能並不認識我們。
美來笑著向他們點點頭:不好意思,好像是在哪裡見過!
那兩位客人表示:我們也實在是有困難,所以只好來一趟了,為了您的面子著想,咱們還是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談談吧!
接著,他們遞上了一盒名片。 
美來看了名片後問:這個...是什麼? 
他們回:這是這張名片讓辛市長當上市長的!
美來問: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客人回:我們衝著什麼才會投票選擇辛市長的呢?我們難道是閒著沒事做了才會帶人去您演說現場營造氣氛嗎?趙議員找我們幫他把一個十級女公務員變成市長,這名片就是他當時送的,當時他說只要讓你當選,就會有很多好處等著我們,就是說我們是聽信了趙議員的話,才出手幫助辛市長競選的,有傳閒說會有大型企業進駐仁州,我們覺得他所說的好處指的就該是現在了,所以就這樣直接找來了,我們也不指望什麼大頭,不過至少要掉下來些零零碎碎才說得過去吧!人家說什麼就該是什麼,不是嗎?
美來聽了他們的話當然是非常的震驚...,他們走後她依然繼續想著這整件事,然後她看著名片,又想著BB講過的話:「是我吩咐他在仁州安排一個傀儡市長...」、接著他又想著趙國曾說過的:「找齊了所有可能吸引投票的名目,全都幫你安排好了,為什麼要自己來攪局?」、「我要打敗、踐踏、傷害無數的人才能爬上去,大概需要踩著最親近的人開始出發一步一步往上爬!」、「我不會期望人們來尊敬我,我希望他們畏懼我!」美來回想著這一切,感覺難以置信...

而趙國這邊則是從家裡走了出來,他交代守仁:通知辛市長,讓她過來匯報市政工作。
守仁回:下面還有行程,時間可能...
趙國停下腳步對守仁說: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守仁驚訝又納悶的想著:這是怎麼了!

趙國在辦公室裡對著來的人說:我確定我叫的是辛市長。
美來的秘書對趙國說:市長正在工作,沒有時間。
趙國回:匯報市政也是她的工作。
秘書長回:我認為報告的人是誰並不重要,仁州市政廳本週的情況是...
趙國不耐煩的回:算了,明天讓辛市長親自過來。接著趙國便按了電話問守仁:下一個行程是什麼?
秘書長回:是居民說明會。
守仁這時也進來回答:是居民說明會。
趙國回:備車,所有的媒體採訪都給我,不要給辛市長,這個項目能夠成功進駐仁州完全都是我的功勞,給我記住了。
趙國在講了感覺是故意又像真實的話後向著秘書長一眼...
感覺這時候在場的
三個人的腦裡都裝著不同的想法吧!

畫面轉到居民說明會的現場,秘書正對著現場的各個細節檢視進度,大家全忙成一片...
居民在裡頭聊著天:都說天塌下來都有地縫可以躲,誰能想到我賣了一塊地馬上就過好日子了!聽說這個集團非常有實力呢!
另一位居民回:哈哈哈,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還不是因為仁州的地是全國最便宜的,所以他們才來這裡蓋工廠嘛!所以說不能一開始就被他們說服,一定要堅持到最後,那才能拿到比市價高一點的價錢!您說是不是?
里長一聽忍不住問: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什麼東西都能拿去賣錢的嗎?我可是仁州李氏忠慶公派第12代孫,我要是把傳了12代的土地一口氣都賣了,那還有什麼臉去面對祖先啊!
另一位女居民回:唉唷!在座的哪個人是沒有祖先的,我們家也是望族出身!
另一位居民馬上接話回:沒錯,這正是祖先賜給我們的福氣呢!要不然我哪有機會享受兒女們的孝心啊!最近他們每天都來電話呢!
女居民接著說:咱們也別這麼閒著,咱們結成一個組織,選出一個代表來,如果地價低於我們的價格,我們就絕對不賣,用這種方法我們才能佔上風!大家說怎麼樣啊?
大伙兒這時著附和著說:沒錯,就這麼辦!
一旁的工作人員在想著:讓市長坐主位呢?!還是國會議員坐主位呢?
女秘書:當然是市長坐主位了!
此時守仁走了過來:國會議員應該坐主位!
女秘書回:你不會不明白吧!市裡的活動當然是市長坐主位了!
守仁笑著回:邏輯上根本講不通啊!不如按年紀排好了!
女秘書回:按當選時間怎麼樣?
守仁回:誰先進來算誰的吧!
女秘書回:按韓文守母排序好了!
守仁回:還是ABC的順序比較好!
在一旁的工作人員聽他們的對話早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了!
女秘書回:LADY應該FIRST的。
...鬥嘴了半天,女秘書問:您今年幾歲啊!
守仁這時講不出話來了...
女秘書把牌子換了後說:當年在草叢裡要不是出現了一條蛇,我家老大就跟你同歲了,長得漂漂亮亮的,不要再來碰這個!
語畢,女秘書轉身就走...,只剩守仁傻傻地無言的杵在那邊...

而此時的美來仍坐在辦公室裡盯著桌上那盒寫著趙國名字的名片,李室長提醒著美來:現在應該出發了,市長。
美來:李室長,一個想成為總統的男人,聽從了某個人的命令,開始關注某一個市,然後用盡一切手段方法,讓一個女人做了他的傀儡市長,後來,他自己當上了國會議員,而且,把其他的市長整整四年期間都拉不到的企業投資,帶到了這個在大韓民國地圖上根本找不到的小小的城市,為什麼呢?還有,一直求不來的道費,突然間卻從天而降,為什麼呢?
李室長:若是這麼想,確實有些不對勁,但,按照目前的進行狀況來看,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美來:這才是最奇怪的,一切都太完美了!應該說就像是存褶裡突然無緣無故的冒出了幾億元的巨款,如果單純說是財團對女兒未婚夫的支持,這個規模也未免太過了吧!到底有什麼是我們沒有想到的呢?
李室長:要是這麼一看,那麼從當初趙議員進入道政廳的時候,這個迷局就已經開始了,他從道政廳下到仁州這個地方也是一樣!
美來:現在唯一明確的就是這件事一定有鬼,我一定要先把原因搞清楚,麻煩您取消說明會。
李室長驚訝的問:什麼?
美來:取消說明會。
趙國急忙開車到會場,並立即問守仁:你說怎麼回事?
守仁:辛市長把說明會取消了,沒有任何理由,只是宣佈無限延後!
趙國無言的問:高慧呢?
守仁回:馬上就要到了!
趙國回:沒辦法了,高慧一到,我們就開會!
守仁問:在市長不在的情況下嗎?
趙國回:她不在反而更好,反正市民們關心的只是大韓集團會出什麼價錢來買地,他們根本不會關心市政廳那邊有沒有人來,也不會關心那究意是什麼工廠,正常進行!
守仁:但是...
趙國:我讓你正常進行。
李室長向美來告知目前說明會那裡的情況。
美來一聽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問:什麼?
李室長:趙議員命令一切正常進行,國會議員的命令,不能不聽啊!現在,市民們的熱情也非常的高,想取消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美來:幫我備車,我要去說明會現場。
當美來等人到現場時,已看見居民們從說明會走了出來,大家笑容美面的議論紛紛著:做大企業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竟然比市價高出三倍來,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情、也就是我們不計較吧!不然說不定給的更多呢!
市民看到市長後笑著對市長說:唉喲,咱們市長這次可是幹出了一番大事了,真是大事啊!
另一位市民把那個剛剛說話的市民拉到旁邊說:您以為這件事是市長辦的嗎?其實完全是國會議員的功勞。
此時,趙國與高慧也走出那個會場,一見到美來,趙國立刻把高慧拉近自己的身旁。
高慧當然很高興,可是趙國的眼神卻是一刻都沒有離開美來的臉。 
當他們走到車子旁時,高慧問:晚上吃什麼好呢? 
趙國回:我知道一家的義大利麵不錯,上車吧! 
正常高慧露出勝利的微笑時,趙國此時卻走向美來面前,他問著美來:為什麼不來匯報市政工作,我叫的是李室長嗎?我說的應該是辛市長親自來。
美來用著鐵青的表情回來趙議員的問話:讓誰去匯報市政,是由我來決定的。市長難道是可以讓國會議員隨意呼來喚去的人嗎?今後,連李室長都不會去的,想聽匯報,就請您親自過來吧!再加一條,我不會在發電廠建廠許可證上簽字的,引進發電廠的計劃,我要全盤推翻!
趙國跟李室長聽到美來的話全都瞪大了眼睛! 
高慧這時也急著從車上下了車,她立即問美來:妳說什麼? 
美來回:我說我不能簽發建廠許可,我不會簽發的。
高慧:事業企劃案已經在市議會得到通過了,居民說明會也都開完了,妳這是什麼意思?您剛才沒看到市民們的反應吧?激怒了他們,你承擔得起嗎?不動產市場已經開始...
美來:即使是這樣,該推還是要推,我最拿手的就是推翻了!
趙國終於聽不下去的回了:妳瘋了嗎?妳說推翻什麼,既然決定做了...
美來立即不甘示弱的回:我警告你,不要再對我呼來喚去!選舉的時候你都幹了什麼,我都知道了,你背著我都幹了些什麼,我都已經知道了,只要我想同歸於盡,我會拉著你背上違反選舉法的罪名一起跳下去,可是,我之所以沒有那麼做,是想告訴你,不管你都幹了些什麼,我能當選,不是拜他們所賜,更加不是你的功勞。
趙國一聽恍然大悟的問:妳跟那些人見過面了嗎?
美來:就算只有一個人是因為信任我才選我的,我也會堅持走到最後,因為辛美來是那僅有的一個人的市長,因為那僅有的一個人在辛美來的身上寄託了希望,所以,你給我把嘴閉上。
美來話一說完立刻帥氣的轉身離開! 
我相信這時候高慧是焦急又無言的,可趙國的心裡,或多或少會對於他親手塑造出這樣的美來感到一些驕傲吧!
不過趙國內心偷笑的時間沒有幾秒,因為高慧馬上問他:為什麼只是傻站著聽她講!你沒長嘴嗎?
趙國馬上收回剛剛不經意露出的微笑並立即恢復嚴肅的表情回答:我的嘴本來就比較嚴實,走吧!我餓了。
趙國在品嚐著義大利麵時問高慧:如果她真的不肯簽字怎麼辦呢?辛市長這個人,說不簽就真的不會簽的。
高慧:那就要逼她簽了,實在不肯也沒辦法!
趙國一聽立刻抬頭看著高慧。
高慧笑著:沒什麼可擔心的,市政廳裡會簽字的人,不是只有市長一個,這樣反而更好,反正還有上次被調查的事情在,如果她不簽許可的話,趁這個機會,我就幫你換個市長。怎麼想都覺得辛市長好像並不是你的人。

畫面帶到了市長與大韓集團簽立合約的現場
由於市長還沒到,現場的市民都躁動了,當然媒體也不耐久候,此時,有媒體就率先拍了在台上的高慧,工作人員當然就衝出來阻擋著說:正式開始之前,大家不可以拍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請不要拍照,現在不要拍照,請大家稍後再來拍照,請不要照了,現在不能拍照...

而美來仍待在市長辦公室裡不為所動,李室長問:您真的不打算去嗎?
美來:是的。
趙國此時衝進市長辦公室,李室長:您這樣不打招呼就闖進來不太好吧!
美來:沒關係的,您去忙吧!我會處理的。
趙國:妳想幹什麼?怎麼還沒出發呢?
美來:昨天我應該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不會簽的。
趙國:這不是一人示威,不是硬挺著就能解決的問題,馬上起來,現在立刻過去簽字。
美來不以為然的回:滿口都是命令句型啊!你是誰呀!憑什麼來命令我?許可權是市長的權力,我只是在行使我的正當權力。
趙國:妳怎麼這麼無知呢?怎麼這麼沒腦子呢?就算妳不簽,也會有別人來簽的。
美來回:有誰來簽?有誰敢不經市長許可就去簽字。
趙國:無端被抓進檢察廳,抓進去又無端被放出來,你就不覺得奇怪嗎?你不去簽字,馬上就會被停職的,不對,估許會讓你直接離開市長這個位子的,那麼市長的職務,會由誰來代理呢?在副市長的轉決之下,不要說建廠許可,之後的所有行程都會一日千里,還不明白嗎?辛市長,你現在根本沒得選擇,所以說,去簽字吧!如果你不馬上站起身來,就只好讓妳徹底接受調查了,還不站起來嗎?看來被調查的滋味還不是很難過!
美來一聽紅了眼眶...

而在現場等候美來的高慧也已心煩氣躁了...
終於,美來到了現場,美來坐好位子後,眼睛盯著那紙合約書,遲遲簽不下名字,而高高慧早已面帶笑容簽好了名字,最後,美來放下了筆,起身準備向大家說話,最終美來還是硬著脾氣對大家說:對不起,今天的MOU簽約儀式要暫時延期了,這個字,我不能簽。
趙國一聽當然非常震驚,高高慧當然是震怒了...
美來繼續說:大韓集團簽訂MOU的計畫將被全新重審。
現場居民當然非常氣憤,並憤憤不平的把手上的紙張往台上丟!現場吵鬧成一片...

看著三個人的表情,我只覺得夾在這件事件中間的趙國應該對美來決定既擔心又煩憂吧! 

沒錯,十八集終於結束了,更精采的The City Hall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part I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2集 辛美來就職典禮篇 part 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0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9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