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來紅著眼眶盯著桌上的辭職信問:這些...都是什麼?
池局長回:一隻小小的青蛙,完全忘記了她曾經是隻蝌蚪,把市政廳這個池塘攪得渾濁不堪,或者說是昔日的上司,作為人生的前輩,實在很難再繼續保持沉默,您讓我們開會,我們就開了,而這就是我們的結論!
美來回:嗯,對市府搬遷白紙化表示反對,是這個意思嗎?
池局長回:不然還會是什麼呢?為了這件事,大家辛勤工作,日以繼夜,包括我們在內!
美來回:可您們在日以繼夜工作的時候,難道就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對市民沒有好處嗎?
文局長回:無論多麼好的市政,都會有好處有壞處,市府搬遷並不是只有壞處的!
李室長插話回:它當然有好處,可以激活週邊區域落後的商業條件,可以改善職員們惡劣的工作環境,可以分散中央路的交通流量...等等,可是,這些淺薄無知的話都是我說的,而當時是誰罵我是瘋子來著?市府搬遷計畫從一開始,針對的就是僅佔10%的社會上層人群,大家對此不也都是很清楚的嗎?
池局長回:您真是風格高尚啊!說話還給別人留著台階,我們就是因為很清楚才這麼做的,那10%的上層人群。,就是仁州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所以說還是不要惹他們為好!...希望您能盡快對此做出處理,前任文化觀光局長,本應該也參與在這裡才符合我們預想的,很令人遺憾啊!我們走!
話一說完,他們一群人就轉身離開,而李室長則衝出來擋住他們的去路對他們說:你們這群人就這麼點能耐嗎?你們是黑社會嗎?怎麼能使出這種卑鄙的招數,一群吃午飯點個菜都能吵起的的傢伙,什麼時候成了一條心,竟然集體辭職!
池局長回:為什麼不能辭?你辭職的時候,難道跟我們商量過嗎?
?局長也接著說:哥,您想一想我們的立場吧!如果市府搬遷成了一張白紙,我連丈母娘家都別想去了!
文局長也說:老婆有錢,丈人更有錢,關係要好的女人還是市長,呵!咱們艷福齊天的李成道秘書室長,怎麼可能理解得了我們這種傢伙的心情呢!
李室長口氣和緩的回:是,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們的難處,可是辛市長,是市民們投票選出來的,她是帶著市長們的希望而來的,你們沒有資格這麼對待市長!
池局長回:因為沒有資格,我們才辭職的呀!抓著我們這些沒資格的傢伙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讓開!
局長們說完話後就離開了市長辦公室了...

此時,美來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站著發呆,芙美端了一杯茶水進來,她問美來:妳還好嗎?
美來沒回答!
芙美說:先把這個喝了吧!這種情況也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呀!就當他們是在給新任市長穿小鞋吧!
此時,李室長也進來對美來說:您不必太放在心上!
接著,李室長準備將辭職書拿起來說:這件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不過美來卻壓住了李室長準備收起來的辭職信...
美來說:不用了!這應該算是我要過的第一道門檻!就讓我來處理吧!換個立場來想,我大概也會這麼做的,只不過這部超級大片的規模遠遠超出我的預想,所以心裡有點澀澀的,呵~目前這種情況下,局長們和我最好都各自冷靜一段時間,這個星期,就請先不要安排幹部會議日程了。
李室長回:我知道了!我盡量把正式日程從下週開始排起。
芙美接著說:是啊!就當是爭取到了一段學習時間吧!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沒能好好熟悉業務呢!
美來說:今天就先把官方公務車的問題解決了再說吧!算上市長夫人,高市長不是一共有三輛公務車嗎?可是我好像根本用不到公務車,你們看怎麼辦好呢?他們肯定會說我裝腔作勢的!
芙美回:不管怎麼說也要有一輛的,出門開會搞活動,你難道還要騎腳踏車去嗎?
李室長回:芙美小姐說的沒錯,我們留下一輛,把另外兩輛處理掉,嚴格說起來,搭秘書的便車也算是受賄的!
芙美問:那麼官邱呢?如果官邸也不要的話...
美來回:官邸當然要了,為什麼不要呢?你們一定還沒去官邸看過吧!不知道有多寬敞、多乾淨呢!建成的時間還不長,簡直棒極了!而且還是免費的呢!
兩個人面露疑惑的表情,公務車不要的美來,為什麼會想要官邸呢!!!
美來接著說:俗話說打鐵要趁熱,反正腦子亂得很,不如我們去搬家吧!

接著來美來幫忙搬家,原來她準備把官邸給育幼院的小孩子們住!
育幼院的老師在搬家時對美來說:我們做夢都沒想到會搬到這麼好的地方來,太感謝您了,市長。
美來回:以後孩子們多起來,您會很辛苦的,可是,拜託您收下所有想來學習的孩子,營運經費方面,我會負責從那有些有錢人的口袋裡翻出錢來的,您就不用擔心了!
老師回:您已經提供了這麼好的場所,那方面您就不用費心了!上個月開始,我們有了一位贊助人,還請到了一位新老師,沒有什麼問題的,她是一位非常體面的老夫人,幾乎每個星期都會來一趟,她說一會兒來幫忙收拾整理的,我介紹你們...哦!她來了!

老夫人下車時帶了一支拖把,老師有禮貌的對她說:您來了!
美來也對她點頭說:您好!上次在市場...
老夫人回:我知道你是誰,你還真是把官邸用出名堂來了!美來笑著回:是啊!經常有人誇我特別懂事...
老夫人回:還真能裝腔作勢!...
美來嚇傻了...
老夫人繼續說:也經常被人這樣罵吧!
美來問:什麼?
老夫人繼續說:在那個圈子裡,出頭鳥總是會挨打的,不過我卻很喜歡拔尖出彩的人,恭禧你當選市長。
接著老夫人便把拖把交給了金司機,然後優雅的走進官邸。

老師對美來說:雖然總是那種表情,但她人很好的!
美來笑而不答然後對自己說:這樣的人我也認識一個呢!原來是跟他媽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美來拿著吸塵器吸著沙發,老夫人對美來提醒,這邊,這邊也要吸!美來必恭必敬的回:是。
老夫人繼續說:那邊也要再來幾下!
美來繼續必恭必敬的回:是。
然後老夫人說:那個吸塵器很好的,是我買來的!
美來回:原來如此啊!怪不得總覺得它特別討人喜歡呢!【真服了美來,這麼狗腿的話居然講的出口!】
芙美的老公說:要說這個東西呀!它可是清掃界的全能神童呢!哈哈~
老夫人繼續對美來說:看來你在家不怎麼幹活吧!水平可不怎麼樣啊!
美來回:不是啊!我這個人特別愛乾淨的,抹布從來都不離手,而且每天都洗頭髮...
老夫人聽她描述根本回不了話!
美來接著說:小朗今天不來嗎?這裡有很多小朋友,會很好玩的,小朗長得真像他爸爸,我覺得他特別可愛!
老夫人回:他確實越長越像爸爸,所以人們都說,生的不如養的親!
美來驚訝的問:什麼不如養的親?
老夫人回:我兒子沒說過嗎?他是領養來的!真是土氣,這有什麼好隱瞞的!
美來聽了尷尬的回:是啊!時間長了就覺得副市長的思想特別有鄉土氣息!
老夫人不耐煩的回:你打掃為什麼光動嘴呢?不打算把活幹完嗎?
美來回:啊!是。

接著,小貓到了官邸找美來,他有禮貌的說:辛市長,您點的東西!
美來開心又興奮的大喊:已經到了呀!來啊,全部衝向前院,GO GO GO!
老夫人納悶的看著美來!
美來改為小聲的說:GO GO!然後問老夫人:您用餐了嗎?
接著,育幼院的小孩們全坐在前院準備吃炸雞,美來開心的遞著炸雞對小朋友們說:來啦!搬家紀念,特別大餐!好香哦!快吃吧!
小朋友們回:一定很好吃的,謝謝您。
接著老師搬來一個很大的禮物對美來說:這個,是孩子們送您的禮物。
美來驚訝的問:我嗎?哦!給我的嗎?
小朋友們說:姐姐,祝賀你當上市長!
美來開心的拍著手說:天啊,謝謝你們。太謝謝你們了!
老夫人接著說:看來你跟孩子們相處很久了呢!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要論送東西,我送的可比你多多了!
美來意會過來馬上對老夫人說:哦!這就算是送給我們兩個的!
老夫人回:算了,你知道我兒子的選舉運動總部設在哪裡嗎?我已經很久沒看見他了!
美來接著說:他設立選舉辦公室了嗎?

畫面接到趙國的競選總部,守仁對他說:這些是推薦人簽名,選管委的登記手續也在這裡,請您一起填好吧!勝利黨那邊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了,可是政和黨出乎意料的安靜,看樣子,到現在還沒完成候選人公薦!
趙國回:是夠他們犯愁的了!我倒是非常希望某個人能夠出馬。不管怎麼,咱們要再次進入風暴中心了!
守仁問:都要進入風暴之中了,為什麼還這麼悠閒啊?!辛市長說會支持我們嗎?若是那樣,我們絕對能比其他候選人更佔優勢。
趙國回:她自身都難保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人排擠,最近我必須訓練她一段時間,每天都給我空出三個小時來!
接著高高慧走進趙國的總部!趙國驚訝的問:你怎麼會來的,也不告訴我一聲!
高高慧回:我怕你太忙啊!你在就見一面,不在我就回去,所以想來就來了,這裡的地址是守仁先生告訴我的!
守仁回:剛才來過電話的,我忘了!
趙國回:忘了?你現在是越來越有能耐了!
趙國對高慧問:想喝點什麼?
然後對守仁問:我們有什麼飲料嗎?
高慧回:不了,沒關係的,我真的只是來看看你的!
趙國問:就這麼看嗎?
高慧回:其實是大人派我來辦事的,大人說曾經跟你提過的,他想在仁州這裡蓋座房子,他讓我來看看地皮,知道你一定很忙,所以就派我過來了!
趙國問:大人到底想蓋一座什麼樣的房子呢?
高慧回:連直接去問一句想蓋座什麼樣的房子都做不到嗎?中間那道牆就那麼高嗎?
趙國沒有回話。
高慧接著說:如果需要幫忙,就告訴我,我救你出來。你原是想擁有大人,可我看是你被關了起來才對!說完高慧轉身準備離開。
趙國說:一起走吧!我送你過去。

趙國跟高高慧到一塊農地上看著一望無際的農地,她問趙國:怎麼樣?這種地算得上是好地嗎?
趙國回:那就看蓋的是什麼了,應該不是做飯過日子用的房子!
高慧回:原來是想知道這個才跟我來的呀!
趙國問:說說看,你都知道些什麼!看看有沒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
她笑著回:會有嗎?以目前的情形來看,你不從中妨礙就算是幫忙了!

突然旁邊有一個土地仲介在介紹買方這塊農地,仲介業者說:請到這邊來,這邊。這裡,這裡就是要建市政廳辦公樓的位置,從那邊一直到那頭兒,都已經賣完了,只有這裡,這裡可是我精心保留下來的地皮。
富婆說:可是,有傳聞說,市府搬遷計畫將被白紙化了!
仲介業者急忙撇清說:啊!那都是謠言,那些有頭有臉的人都在這裡買了地,怎麼可能會有事呢!
富婆繼續說:聽說是真的呢!
我問過市政廳裡的熟人,聽說這次新當上的市長的那個女人把這件事完全推翻了!
仲介業者洩氣的回:真是的,絕對不可能的!在這裡買地的那些人,從國會議員開始算起,全都是首爾數一數二的人物,怎麼可能呢?
高慧對趙國說:看來那個人還正經耍起市長的威風來了,如果市府搬遷白紙化,就是說這片地就沒主了,這裡正合適呢!大人也應該會滿意的!我們走吧!
不過聽聞此事的趙國,勢必在心裡盤算著美來的這一步將會掀一陣不小的風波呢!

美來跟室長從官邸回來的徒中對他說:讓您受累了!
李回:我覺得很開心!我也很喜歡孩子的。
美來回:沒看出來呢!那為什麼一直不要孩子呢!新婚生活過得也太久了吧!
李回:您先進去吧!我把官邸使用情況向總務科傳遠一下再上去。

美來在進市政廳前正好看到副市長及池局長往外走,她突然想到這是不錯的時機便往副市長辦公室跑了過去,當然秘書是嚇了很大一跳,美來對她說:幹嘛嚇成這樣啊!剛才我看見副市長出去了才過來的,我想來跟你要,上次我說的那些資料!
秘書有點心虛的說:那個呀!...對不...不是...,十分抱歉,那個不能給您了!
美來問:為什麼?
秘書回:局長們不是集體辭職了嗎?所以副市長說,這段時間所有批示都由副市長轉決,不許向市長報告任何事情,讓我們當仁州市裡的市長室裡根本沒有人,真的很抱歉。
美來聽了當然很洩氣,不過她還是很有禮貌的對她說:為什麼要道歉呢!嗯,沒關係的,你繼續忙吧!

1301.jpg 
美來難過的到外面樹旁的階梯上坐著難過,他拿起手機看著跟趙國合照的相片自言自語的對著相機裡的人說:為什麼那麼做呢?為什麼讓我相信了我自己呢!什麼力量都沒有!什麼人都不相信我,為什麼要讓我錯以為自己能做出些什麼呢?你又不肯陪在我旁邊!

美來回辦公室後對李室長及芙美說剛剛聽到的消息,芙美沉不住氣的先說:什麼?所有的批示都交給副市長轉決嗎?
美來嘟著嘴回:嗯!看來他們在進行製造傀儡市長計畫呢!當市長的人,連市政廳裡都發生了什麼事,都在進行什麼工作都沒辦法了解,劇本大概是這麼寫的吧!
李接著說:剛才我去各個部門轉了一圈,所有的部門都推說局長不在,不肯把報告交出來,因為職員們要看局長的臉色行事!卻沒有人害怕市長的臉色!
芙美問:那該怎麼辦呢?就這樣閒著嗎?
美來回:身為公務員,閒著怎麼能行呢!唉!沒辦法了,只好按我們的方式解決了!
芙美問:我們的方式?那是什麼方式?

方式很簡單,就是他們假裝是市民變聲撥電話到各局問重點推行哪些項目及核心項目...
正當美來整理那些電話問到的資料累的半死時,她突然想到育幼院的小朋友送的東西,打開後發現是小朋友們畫的一幅很美麗的畫,所以她就把畫掛在市長辦公室裡的牆上。
正當她開心的掛好畫後,她突然聽到敲門聲,回過頭後居然是趙國!
美來開心的說:怪了,您怎麼會到這兒來?
趙國回:我想來拜見一下市長啊!聽人家傳聞說新上任的市長是一位大美人呢!
1302.jpg
美來聽了後開心的笑了!

不過趙國很狠的接著說:看來她並不在啊!是不是已經下班了呀!?
美來不服氣的接著說:看來您只聽說了一半的傳聞,她不是大美人,而是超級大美人!我都不敢走出市長辦公室,渾身發光的辛市長您好,都爭先恐後的這麼喊!
趙國回:那就一直待在這裡別出來了,說完他就帥氣的準備離開!
美來納悶的喊:呃!我說,怎麼就這麼走了呢!為什麼會來找我呀!接著她就拿起包包大喊:國,趙國,國...小國...

接著美來跟趙國到一家餐館用餐,美來對他說:這個不算貴,所以今天我請客,不過,這可不是一般的牛骨湯,是用韓牛熬的牛骨湯哦!我還是喜骨會的會長呢!
趙國回:你這個人,人家吃飯呢!提拉肚子幹什麼?
美來回:不是指那個噁心的拉肚子,喜歡牛骨湯的人們的聚會,喜骨會!不過您知不知道,為了經濟著想,我們一定要多吃這種牛骨湯和牛尾湯,就因為人們只喜歡買燒烤用的部位,所以里脊外脊才會那麼貴,所以您就放開了吃吧!讓霜降牛肉可以變便宜一點,您看我懂這麼多東西呢!是不是很可愛呀!
趙國聽了沒有回答!
美來繼續說:只不過平時不常用罷了,其實我的大腦...
趙國聽了生氣的把湯匙大力的往桌上一放!
美來嚇著了的問:怎麼了?
趙國回:我告訴過你吧!小國不喜歡自我陶醉!美來渾身發光是X(錯誤的),美來的大腦哎呀呀嗎?
美來回:Sorry ,我只是想湊足每天兩次而已!您吃吧!
美來嘟著嘴繼續說著:這個也很好吃的,啊...!
趙國不解風情的問:幹什麼?
美來感覺吃了閉門羹的口吻說:不要就算了!然後她便準備把肉往自己嘴裡塞!
不過此時,趙國卻夾著肉換他說:啊!
美來有點嚇到了!
趙國接著說:這種事應該是男人來做的,不幫你打開車門,就不要上車,不幫你舖好手絹就不要坐下,不幫你擺好碗筷就不要吃飯,這些事,你一次都沒做過吧!...今後要學著那麼做,女人,要懂得讓自己矜持與珍貴起來,啊!...
1303.jpg
美來露出一臉幸福的表情!唉!事實上,男人只要幾句迷湯,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把女人給騙走了! 
於是美來便張開嘴說:啊!然後便把趙國夾過來的肉給吃了進去!
1304.jpg 
接著趙國帥氣的把美來原先夾著肉的手抓近他的嘴邊,然後他也把美來夾的肉吃進嘴裡!

這一段拍的實在太甜蜜蜜了!

接著,趙國想起了今天來的目的低著頭問:市政廳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美來突然清醒的問:什麼?特...特別的事嗎?呃...沒有啊!
趙國再問一次:沒有嗎?
美來裝傁的回:有嗎?怎麼了!...
趙國不說話的看著美來!
美來問:有人說閒話嗎?
突然隔壁桌的人議論紛紛的討論著:『她是不是這次當上市長的那個女人啊!』、『不是,她長得才不是這樣呢!市政廳網站上的照片,也都是後製過的!』
美來嘟著嘴轉過頭準備看她們,不過趙國擋住美來的臉說:咱們走吧!被人認出來就不好了!
接著她們便離開餐廳,走在路上時,美來問:被人認出來又怎麼樣?為什麼要躲著人呢!?
趙國將走在馬路旁的美來拉到另一邊說:走路要走內側,也不知道到底都跟些什麼人談的戀愛!【這句話有特別意思嗎?有雙關語嗎?】
美來突然停住不走了!
趙國納悶的問:怎麼了?
美來指向前面那邊說:那個!
哈~原來趙國的海報被貼出來了,WANTED!我們想要這種國會議員!

趙國看得心花怒放並開心的不得了的說,真受不了,貼這種東西幹什麼!太有人氣就是麻煩!【假先,明明爽的要命,嘴角都上揚了,還假!】
美來一臉看不下去的樣子盯著趙國的臉看!
趙國繼續說:可是為什麼要用合成照片呢?要是我穿上那身緊身衣,身材肯定比他還好,你不覺得嗎?你不是見過我穿泳裝的樣子嗎?肌肉發遠,傳人般的領袖風範,嗯?

美來聽了有點受不了的說:您就那麼羨慕我被貼海報嗎?UCC也很快要開始傳了吧!
趙國繼續笑著說:是他們自動自發,自己要做...
美來露出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看著趙國!
趙國看了有點洩氣的呃了一聲...,然後他就快步走向他的車去
美來急著問:就這麼走了嗎?不送我一程嗎?
趙國回:想坐就坐,隨便你!
美來在胸前交叉著手站著不動!
趙國發動車子後搖下車窗看著不動的美來問:幹什麼呢?
美來則露出裝模作樣的樣子不動作不回應!
突然趙國想到了什麼似的乾笑了一聲,然後他打開車門,走到美來面前時,他似乎懂得她的想法的笑了!
1305.jpg
接著,他幫美來開了車門,美來開心的笑著,然後便坐了進去!
美來在車上首先打破沈默的說:謝謝您!說不定我也是個有一點點魅力的女人呢!謝謝您讓我可以這樣肯定我自己!
趙國沒說詁只是靜靜的帶著笑意看著她!

接著,他們來到一個像公園的地方,一路上趙國都盯著美來看,然後趙國先伸出了手,美來睜大著眼也把手伸出去握住了趙國的手,兩個三十幾歲的大人,這時候就像是剛談戀愛的小男孩跟小女孩一樣!

接著,趙國走向一個長椅旁幫美來拍拍椅上的灰塵,然後美來才坐了上去!
1306.jpg

美來還是打破沉默的問:不過,您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呀!我們為什麼要躲著人呢?
趙國回:被別人看到我們在一起,沒有好處的,那樣的話,人家會以為你在支持我,辛美來小姐現在已經是市長了!
美來嘟著嘴說:哪有這種道理,晚上偷偷見面不就行了嗎?那種陰森森,黑漆漆的地方我都知道的!
趙國接著問:你曾經跟誰經常去那種陰森森,黑漆漆的地方嗎?跟你那個黏糊糊的鄰家哥哥一起嗎?
美來回:您這是在嫉妒嗎?
趙國笑著說:嫉妒你個大頭鬼!
美來接著說:伯母說的還真準,太準確了,這人怎麼這麼土氣呀!嫉妒呢!不是一件害羞的事,只是有點丟人而已!
趙國摸不著頭緒的問:什麼伯母?
美來回:今天白天我見過伯母了!
趙國緊張的問:你是說我母親嗎?
美來點頭回答著:嗯!
趙國繼續緊張的問:在哪兒,怎麼見到的!沒說什麼別的嗎?
美來回:別的什麼呀!...看來您有不少事情怕人知道啊!
趙國口氣急躁的問:不是我母親,我問你說了什麼別的沒有?那種沒用的廢話!
美來生氣的盯著他看,然後便起身走開!
趙國急忙追上去拉住美來的手問:你怎麼了?
美來生氣的回:我怎麼了!沒用的廢話!我這個人整天只會說些廢話嗎?所以說,還有誰會瞧得起我?曾經給我做參謀的人都這麼看我了,還有誰會相信,有誰會尊重我這個市長!我跟你不管在一起幹什麼,都不會有人說閒話的,反正沒有人拿我當市長看的,比起集體辭職的局長們,打人一巴掌又給個甜頭吃的你要更壞!
美來說完就生氣的轉身離開!
趙國則是繼續追著並拉住美來的手,趙國急著說:為什麼不聽人家說完就先發火呢?
美來甩開趙國的手說:放開我!
趙國回:就這麼走了我心裡會不舒服,消了氣再走!
美來回:我不是那麼大方的人!我自己的心,我自己會看著辦的,所以你的心,你也自己看著辦吧!不用裝得好像很關心一個說廢話的女人!
趙國急著回:我就是關心,所以聽著,為什麼總是越過人家的心意自己隨意解說,...,我知道我母親的脾氣很大,我擔心她會讓你下不了台,你一定會很努力去迎合她的脾氣,但是她並不是會吃你那套的人,我怕結果你會受傷害,心裡一急才冒出那種話的...
美來聽了有點感動的平靜了下來...
而趙國也接著說:怪不得都說做人不能太反常,我為你擔心,為什麼還要挨罵!
美來回:因為你太不了解自己的母親了,副市長的母親,並不是那種人,她給我的感覺,應該說就像雪碧一樣,很刺激,也很透明!說的話聽起來像是會堵在心裡,結果打一個嗝,反而消化的更好了,最重要的是,清清爽爽的、甜滋滋的!對不起,剛才對你發脾氣,其實,市政廳裡出了點事情,我成了一群人的攻擊對象,本以為當上市長會很開心的,結果一件好事都沒有!

趙國嘆口氣說:是說局長們集體辭職那件事嗎?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要辭職?
美來回:我惹了一個大麻煩,說要將市府搬遷白紙化!
趙國聽了後有點嚇到的說:夠狠!
美來聽了後點點頭的說:我知道!

接著,趙國想到高慧白天講的話,如果市府搬遷白紙化,就是說這片地就沒主了,這裡正合適呢!大人也應該會滿意的!

美來則接著說:照這樣繼續推行下去的話,應該會惹來更多事吧!
趙國回:應該是吧!但眼前,辭職的事要怎麼解決?
美來回:可能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去好好勸勸他們了!
趙國回:這種事靠勸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跟他們鬥才行!
美來回:要鬥我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他們可是聯起手來的!
趙國回:誰讓你親自上陣戰鬥了嗎?我是讓你找到他們的罩門!讓他們主動來屈服!好好想想看,一個一家之主,最害怕的會是什麼呢?
美來突然想到了什麼的啊了一聲!

隔天一早,美來約了一群婆婆媽媽,美來哭哭啼啼的說:您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啊!您們也得為家裡著想一下,為夫人們考慮一下呀!嗚...我都這樣哭著哀求他們了,可局長們面不改色的就把辭職信扔給我了!
那些局長太太們直說:他們是瘋了!瘋了!
美來接著說:好吧!想走就走吧!以為我就沒有自尊心嗎?乾脆一口氣受理了算了!
她們著急的說:不行啊!市長!
美來接著說:在我冒出這種想法的一瞬間,各位夫人那粗糙的雙手和空蕩蕩的菜籃子,一下子浮現在我的眼前,兔子 一樣可愛的孩子們,喝空氣就能長大了嗎?各位夫人光用愛情就能填飽肚子嗎?
夫人們早就聽不下去的急著想去找老公去了,他們說:我們還坐在這裡幹什麼?今天絕饒不了他們...
1307.jpg
咻一下子,夫人們全散的精光,現場當然只剩下美來囉!美來開心的說著OK, 然後繼續啃著她的漢堡!他開心的對著漢堡說:嗯!你怎麼這麼好吃啊!

另一邊,各局長們的老婆們罵的罵,哭的哭,直吵著蓋章離婚吧!
局長們則是對她們說:趕緊給我回去!
夫人可不是省油的燈繼續罵:誰准你隨便辭職了!你給我過來!
老婆逼著局長蓋章離婚時,局長們死都不肯的把離職申請書吞進嘴巴裡去!
總之,全亂成一團了!

各局長們和夫妻打了一架後全跑回市政廳裡喘口氣,池局長發現怎麼大家也是一樣的遭遇,池局長生氣的罵:真他媽的,不行,我忍不了了,起來,都上市長室去,都上去!

結果市長室比他們動作更早一步,接起電話的局長說:是市長室的電話,就我們全都上去!
美來對局長們說:本想請大家坐下的,可是事情幾句話就能說完,所以大家就站著聽吧!
池局長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說:呵~看來您已經研究過我們的辭職信了!
美來回:是的,我這人做決定很痛快的,再說局長的位子也不能閒置太久,我決定全面接受局長們的辭職!
局長們聽到美來的話時全嚇到軟腳了!
美來繼續說:過去這段時間真是辛苦大家了!

不過局長們反而對美來說:哎唷!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是啊!事情要三思再三思才...
不過池局長示意叫大家別再講了!接著他對美來說:您說的是真心話嗎?
美來不假思索的回:是!我這個人總是決定做得很快卻不會後悔!
池局長回:那麼市政廳的業務會立刻陷入癱瘓的,也許整個仁州市會跟著亂起來!
美來回:嗯,我既然做出這麼重要的決定,怎麼會沒預想到那些情況呢?那些方面我會想辦法解決的,李室長,請他們進來吧!
李室長回:是!接著他對著門外喊著:請進來吧!
李室長說:大家彼此都應該很熟悉了,他們都是只比局長低一級的五級科長,不僅在人事局的記錄良好,在市政廳內部的評價也很優秀!
美來接著對那些科長說:大家也應該聽說了,大家的這幾位局長上司,集體提交了辭呈,而就在剛才,我集體受理了他們的辭呈,我希望各位能夠坐在他們空出來的位子上,並且我相信您們會比這幾位離開的前輩,更加誠實,更加勤奮地工作的!這段時間各個部門都積壓了不少待批事項吧!都拿上來吧!
科長們全點頭回答市長的交待說:是!然後他們便先離開了!
接著李室長喊著:鄭芙美小姐,請這裡這幾位市長喝杯茶再走吧!我們相處這麼久,也有些感情的,可是除了茶,也沒什麼好招待大家的,實在不好意思!
局長們這回可是吃了啞巴虧的氣在心裡口難開呀!

池局長生氣的看著李室長說:你...
然後他對著市長說:還是適可而止吧!我們的位子是可以一直坐到退休的,相比之下,市長只不過是匆匆過客而已!兩年後情況就會不同的,您現在惹出這種亂子恐怕不好吧!在這個小小的地方!
美來回:恐怕您想錯了,我不是為了當個過客才坐上這個位子的,雖然目前為止,坐過這位子的市長們搞的都是政治,可我要搞的卻是市政,所以我並不害怕各位,我所懼怕的只有選我做市長的仁州市民!...,我沒有黨派,所以不會為黨理黨利所動搖,而最重要的是,我是有想法的,正確的想法,好的想法,更好的想法,那些想法就是我將要推行的市政!因此,兩年之後還有四年,四年之後又是四年,我會一直坐在這個位子上的,就算是個過客,十年也是不短的一段時間了!所以說,咱們誰也不要瞧不起誰!唉!還有,就在剛才,我又有了一個新的目標,我一定會記住今天這一刻的屈辱,在兩年後的選舉中,一定要得到在場各位局長的選票,因此,無論大家走到哪裡,拜託你們一定要關注著我,看看我到底做得好,還是不好!

局長們氣急敗壞的走出市政廳!
文局長嘀咕著:她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她原來就是這麼狠毒嗎?啊...!我的腿都發抖了!
另一位局長也說:我就說咱們不能這麼幹的,我們完全訂錯了方案了!她派給我們任務,就裝成工作的樣子一拖再拖,再給她冠上不懂得官場法則的罪名彈劾她,這多好啊!

此時,李室長走到他們身邊,他對他們說:你們幾個還沒清醒過來呢!你們這都是怎麼了?你們行政考試剛剛合格,宣誓成為公務員時的那份心情,都跑到哪裡去了?一起共事過七年了,你們就不能支持她一下嗎?就不能先觀察她的工作再下結論嗎?非要這樣對待一個剛剛上任的市長嗎?
池局長生氣的回:我還正想說這話呢!市府搬遷一定要白紙化不可嗎?一想到那些地主會蜂擁而至我就渾身冒冷汗,幹點別的不行嗎?
李室長回:你是因為害怕那些地主才這樣的嗎?身為公務員,如果有自己的一套信念準則,那麼,這世上就沒什麼可怕的人了!
池回:你才更惹人上火呢!你...你跟辛美來不過處了七年,但跟我們可是四十年啊!臭小子!結果竟然說什麼,請市民們喝杯茶再走!
李回:沒錯,想想看,我是有點過份了!那些茶也是稅款呢!給你們喝太可惜了,好走!
文局長生氣的說:這傢伙!

另一邊,珠花跟副市長及之前的秘書長們討論著總選的日程表,大家都做做功課,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在市長不幫我們的情況下,局面會怎樣誰也不好說,有傳聞說蘇道知事會參加競選,趙國的出馬是早就料到的,沒什麼新鮮!
副市長問:道知事嗎?只聽說過當了國會議員的人去做道知事,做了道知事的人為什麼要競選國會議員呢?
珠花回:還能為什麼呢?反正他已經是三屆連任的最後一年了,想做也不能再做了,名字叫道政廳而已,中央那邊有誰知道霧陽道政廳在什麼地方!霧陽道知事還不如一個市長呢!如果不想直接退休回家開小店,還有什麼辦法能讓他進入首爾呢!只有國會議員了!再說,他那道知事的名頭,也就在這個地方還能有點效果罷了,總之,我們的口號是-舊官才是名官,其他候選人最多只是跳蚤而已!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推進才行。
秘書長回:您的想法都很好,但是,我們是不是應該先解了燃眉之急再說呀!市府搬遷白紙化,這要怎麼辦才好呀!
珠花笑著回:所以我要好好地考慮一下,剎那間就想到了這個辦法,啊!讓她加入我們黨,那麼遊戲就結束了,啊!給貓咪的脖子掛上鈴鐺,怎麼樣?
秘書長回:那當然好了,可是她那個牛脾氣,會加入我們黨嗎?
珠花回:當然不會了,因此我們要讓她明白,沒有黨派是多麼悲慘的一件事,所以,麻煩您去把新市府週邊地皮的地主們都召集過來,就說我有要事通報。
副市長跟秘書長都對她的想法表示認同的點頭。
珠花接著請他們稍等,她接了電話說:我是閔珠花,哦!是嗎?
珠花摀著手機對他們說:各個黨派的公薦候選人已經公佈了。

接下來,勝利黨傅議員的選舉總部前聚集了滿滿的人潮,趙國對他想三次連任覺得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他們是耍陰招的高手,要特別注意。而上回因為交空頭支票而被退選的那位金實踐候選人,這次交納抵押金用的是現金,而且脫離了黨派,也不知道資料都填的對不對!而三號候選人則是上回的朴前進候選人,他的政見是市長選舉只不過是青少年棒球聯合會,他現在要進入職業棒球聯合會,趙國認為:所謂政治,是比虎姑婆還要恐怖的東西,但,他真的挺喜歡這位老兄的;而政和黨推選的則是蘇有瀚候選人,他對支持的民眾說:我們政和黨想趁此農忙季節,把這片票源地徹底翻耕一遍。趙國對他出來競選下了結論:他果然吃了魚餌。
守仁聽了趙國的分析後問:魚餌?這麼說,你所希望的那個人選就是道知事嗎?為什麼?
趙國回:不知道什麼是魚餌嗎?你應該清楚的。咱們比蚯蚓還要噁心的守仁。
守仁發牢騷的回:人家是擔心你才問的,為什麼非要把這個難對付的對手拉進來呢?
趙國回:我要在下屆總統選舉之前,爬得更快一點、更高一點才行!跟一群鄉下人打球,就算打回本壘,那也是鄉下水準,
既然想贏,就要贏朴贊浩才行【韓國最有名的棒球選手】,我已經在背後扯過兩次政和黨的後腿了,那些小囉嘍都沒用,一定要一舉擊敗蘇有翰,黨中央那邊才會不把我看成是背信忘義的叛徒,反而把我當成是有投資價值的績優股。
守仁問:您是以無黨派的身份出馬的!
趙國回:我要以無黨派的身份當選,可是當選之後就必須有黨派了,在這種沒有黨派支持什麼都幹不成的國家,沒必要獨樹一幟、故作清高的。...不過,這些人怎麼還不來呀!我選了一些選舉運動人員,經驗都很豐富。
守仁納悶的問:不是讓我去選了嗎?
趙國回:你推薦的那些人,水準都太高級了,在這片地盤上,要按照這裡的風格走才行啊!

1308.jpg
接著,總部的門有人敲了,進門的是小貓他們,守仁看到他們進來時著實嚇了很大一跳!

趙國開心的說:啊!快請進來,快請進來!歡迎光臨,我正等著您們呢!歡迎光臨、歡迎光臨、觀迎光臨,大家已經做好準備再次創造奇蹟了吧!
小貓他們回答:那當然了。
趙國:one more miracle.
小貓一群人:miracle.

美來下公車後在路上看著競選海報,其中第四號候選人的照片跟美來以前的有點相似,而且競選台詞居然是傳遞辛美來,小號辛美來,第二個辛美來,選我吧!沒錯的。美來看了後笑著說:哈哈哈~跟人家學幹嘛呀!
當他站在趙國海報前時,她笑著沒有說話,然後伸出手撥了他的眉毛,然後挖了他的鼻孔。
突然趙國說:我長得那麼帥嗎?都捨不得挪開眼睛了!然後他自high的說:啊!這是海報啊!還是寫真集呀!肯定有很多人撕下來拿回家吧!是不是要再印一萬張啊!
美來回:吼,我不是因為好看才看的,是因為跟我一樣是五號覺得奇怪才看的。
趙國回:誰說不是呢,我不太喜歡五號的,學習也是第一,體育也是第一,從來都只在前面晃著。
美來回:真好笑,又沒人見過。五號是多好的數字啊!手指頭也是五根,腳趾頭也是五個...、哥哥!
趙國回:怎麼能叫哥哥呢?叫哥。【韓國男女稱呼哥哥時用詞不同,趙國叫美來用男性稱呼叫他哥】
趙國繼續說:你這小子一看就是個踢球的好手。
美來回:哥,你看,怎麼回事呀!又是他呀!又是因為空頭支票嗎?
選管委的人回:不是的,這次抵押金是正常繳納了,可推薦的人只有299名,按規定要300人,就因為數錯一個數字!

美來開心的說:哇!這個開端真不錯啊!成了五比一了。
趙國開心的笑得很開心準備跟美來擊掌,不過就在快擊掌時,美來突然說:啊呀!不過,您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難道,是在等我嗎?
趙國回:也可以這麼說吧!估計這個時間你也該下班了,這麼小的地方,想找一個大塊頭的女人也不困難,而且還有事要跟你說。
美來問:有事?什麼事?

接著趙國又帶美來到飯店,美來看著滿桌的文件問:這都是什麼呀!
趙國問:在那之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想將市府搬遷白紙化呢?
美來回:您要說的,就是這件事嗎?
趙國回:對。
美來回:我還在秘書室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了,這只不過是為了高市長為了炫耀搞的展覽行政而已,如果工作空間不夠,只要在基礎上增建一部份就足夠了。
趙國回:一個市的市長,有時候做一些展覽行政也是有必要的,這樣你還想推翻它嗎?
美來回:市長為了炫耀一下自己,一口氣就用掉200億的預算,難道這是應該的嗎?
趙國回:說的無情一點,其實市府搬遷白紙化也是一種展覽行政,只能得到平民們歡迎的那種,可在仁州市生活的不是只有平民。
美來回:但是l...
趙國回:在局長們的角度看來,辛美來小姐只是一個無知的市長,本來就無知,結果還很勤奮,那就更討厭了,再加上一片真心,那就令人憎恨了,我是說,你就不要指望有人會理解你的真心了。昨天熬了一個通宵,把市府搬遷的相關資料都研究了一遍,想找找看有沒有可以拿來推翻這條下層法規的上層法規,目前看來,在法律上是沒辦法推翻它了。
美來擔心的問:沒有嗎?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趙國回:倒是有一個可以找到些線索的笨辦法,就是找出手續資料上的漏洞瑕疵,可是那些局長們不是白做的,整整準備一年了,怎麼可能有漏洞呢?不然,下週就要向市議會提交預算案了,你可以從中妨礙,讓他們開不成會,雖說提案已經經過了幾次常委會的討論,只剩下形式上的正式通過了。
美來問:只要阻止他們開會就可以了嗎?那麼,我去綁架姜議長怎麼樣?
趙國聽不下去的別過頭去。
美來接著說:開玩笑的,心裡鬱悶嘛!那麼,如果預算案得到通過,就再也沒有辦法了嗎?
趙國回:有啊!預算案得到通過的話,就可以正式開始買進地皮了,你不給錢就可以了。辛美來是市長,只要你不簽字就可以了,不嫌卑鄙無恥的話。
美來回:是嗎?那樣就行了嗎?哇...!果然是個天才。
趙國回:你覺得用這招能挺到哪一天呢?如果真的這樣鬥起來,你真正想做的事就一件也做不成了,那也沒關係嗎?
美來聽了有點嚇到的說不出話。
趙國再說:就不能兩眼一閉,放過他們這一馬嗎?如果市府辦公樓不能搬過去,說不定會有更壞的事情找到你的,而那件事將是更難解決的。
美來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趙國回:我能告訴你的就只有這些了。

而另一幕,高高慧到了BB那裡對BB說:他那個人本來就不會對人噓寒問暖的,您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BB回:我當然明白,對了,那孩子過得怎麼樣啊?
高慧笑著說:他過得很好,所以我就迫不及待的過來了,還讓我幫他問候您。
BB回:他要是有那個心,早就找來了。
高慧:我只是想幫幫他,所以...,他自己心裡一定很難過的,您就消消氣...
BB問:你看的地皮怎麼樣啊?我希望能找塊地方蓋點東西。
高慧回:我大概看了三個地方,三塊地皮看起來都沒什麼困難,其中有一塊已被選為市府搬遷用地,需要再觀察一段時間,來的路上我跟爸爸通了電話,他說就快回國了,他想回國之後約您共進晚餐,不知您意下如何?
BB回:當然要去了。不知道這次出去辦的事情結果怎麼樣了。
高慧回:聽聲音好像心情還不錯。不過,您難道是想把那個工廠建在仁州嗎?我去看的地皮是將要建立工廠的地方嗎?
BB問:你怎麼會知道那個工廠的事呢?是會長太輕率了呢?還是做女兒的眼光太敏感了呢?
高慧低頭沒有回答...

隔天一早,一群民眾在市政廳裡大吵大鬧說:把市長叫出來。
一群人拉拉扯扯的把美來推來拉去,市長室裡吵的一塌糊塗,局長們衝進來拉開吵鬧的民眾,池局長說:金女士,不管怎麼說,也不能跑來市長室鬧啊!文局長也說:社長,您怎麼不來找我呢,來這裡這樣子怎麼行呢?多沒面子呀!另一位局長說:夏會長,幾天不見怎麼變這麼美了,先出去,咱們出去談。
那些有錢的大地主就撂下狠話說:我們今天看在這幾位的面子上放過你,你自己小心點、今天一定要拿出個結論,馬上給我取消白紙化。
於是那群人就在局長的哄及拉下離開了市長室。
芙美問美來還好嗎?沒傷著哪裡嗎?先過來坐一下。
這時池局長進來了,美來紅著眼眶生氣的說:我真的沒想到,您會做到這一步。
池局長說:我沒有做到這一步,反而是市長您把市政廳變成了菜市場,您以為市府搬遷是小區居委會決定的事情嗎?
美來回:我是讓大家不要浪費巨額的預算,我是想把錢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
池回:就因為不知好歹的新任市長的一句話,數百名市政廳職員一年的辛勞就必須付諸流水嗎?雞窩裡飛出了金鳳凰,現在成了鳳凰了,就想扔塊大石頭把雞窩打爛嗎?
美來回:我可以原諒您不肯理解我的真心,但我希望您不要歪曲它,請您不要一直逼我變成一個狠毒的女人,我已經非常了解局長們的想法了,我也不會再忍下去了!鄭芙美小姐,給總務科打電話,讓他們給局長們清算退職金,召集所有部門,從市府搬遷條例案到每一張收據,讓他們把所有相關資料全拿上來,不給的話,就是搶也給我搶來,我要全部。

接下來,芙美及一群人搬來了一堆文件,芙美說:這邊是關於新建辦公樓的詳細清單,這些是從買入地皮到賠償地價方面所有的法律資料,這些是...

美來打斷她的話說:行了。我從這些開始看吧!聽多了記不住。
芙美問:你真的要一個人把這些全看完嗎?別這樣,等室長回來咱們一起...
美來回:不用了,我說了這是我的任務,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我主動跟你說話,你就當我不存在好了,到了下班時間就直接下班,可能我就不跟你們打招呼了!啊!對了,對室長要保密。接著美來就開始努力的看著那些資料。

而趙國則在街上跳著舞及握手拜票,拜票時碰巧遇到了李室長,趙國問市政廳怎麼樣?室長回:搖搖晃晃吧!我們市長不是有點火箭炮風格嗎?我今天出來替市長參加幾個外界活動,要回去才能知道今天又出了什麼亂子。
趙國問:你跟辛市長的想法是一樣的嗎?
李問:您是指什麼呢?
趙國問:市府搬遷白紙化。
李回:是啊!不過看來編號五號候選人可不是這麼想的。
趙國回:是啊!你能不能幫忙阻止她一下呢?別問為什麼。
李問:有個問題一直以來我都很好奇,為什麼是仁州?放著那麼多光芒耀眼的好地方,為什麼偏偏選這裡呢?因為這裡是故鄉嗎?不然,是因為其他的目的嗎?

夜裡,美來一直堆在資料堆裡看著資籵,而趙國撥電話給美來,不過美來並沒有接電話,所以他聽到的是: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為您轉接語音信箱,趙國心急的傳簡訊給美來說:為什麼不來,電話也不接,請人家訓練你,為什麼要逃課?打電話給我。

才剛傳完簡訊趙國又心急如焚的撥了電話,結果又是: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為您轉接語音信箱,嗶一聲後開始計費。趙國心急的留了言說:為什麼不接電話,在跟鄰居哥哥約會嗎?
趙國一等再等,手機一撥再撥,留言一留再留的說:知道我打了多少遍電話嗎?現在到底在哪兒呢?手指頭斷掉了嗎?短訊都不會發了嗎?
趙晚一晚一直重覆著又撥又打又留言:我說,辛美來小姐,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不是在等你,更不是擔心你,反正,趕緊打電話給我。

而此時的美來正一個人埋在市長辦公室裡像個洩了氣的皮球自言自語說:怎麼會一點毛病都找不到呢?然後她瞄著文件的封面一眼說:一個簽名就這麼了不起嗎?......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坐了起來,然後她又重新燃起了鬥志的坐起來繼續翻著文件!

而趙國早就無法在飯店裡等她了,他開著車到美來的家裡看,結果他發現放腳踏車的地方空的,所以他又著急的繼續撥著電話說:為什麼沒有?應該放自行車位置上,為什麼沒有車?你在外面過夜了嗎?

而美來終於在天將亮的凌晨到海邊對著海大喊:各位,我做到了,這次,他們全都死定了,她開心的跳起舞來,突然她轉身看到後面有人嚇了好大一跳,此時趙國早已臉色蒼白了,他生氣的指著美來,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要熬通宵就熬通宵,為什麼不能告訴...

美來根本不理會他在說什麼,她高興的對趙國說:我找到了!我找到實實在在的漏洞了,趙國,來抓我呀!來抓我呀!
趙國看著歡天喜地的美來無奈的說:確實是瘋了,瘋了!
然後他不理會美來就準備轉身離開,美來看他走了急忙的追著並說:怎麼就這麼走了呢?趙國,讓你來抓我呢!來抓我呀!不抓嗎?

下一幕,美來在車上依舊興致高昂的對趙國說:朴室長寫字的時候,第一筆一定會頓一下,可是,高市長呢!非常規矩,就像一年級的小學生那麼寫,結論就是,這份預算案呢!根本就不是高市長簽的字。哈哈哈哈哈~
不過車裡的趙國卻哭喪著一張臉,他現在心裡鐵定後悔極了,他心裡一定在想,他居然為了這個瘋了的女人擔了一個晚上,他一定是瘋了!他氣自己氣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且美來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擔心!

美來看氣氛不對便收起那笑得很離譜的笑容,她對趙國說:對不起嘛!以後我一定會即時接電話的。
趙國依舊苦著一張臉不理她。
美來嘟著嘴說:心眼小得像青麟魚的苦膽一樣,接著她便準備擊安全帶。她嘟著嘴說:在電影裡,這個都是男人繫的。
趙國這時才轉過去看美來一眼。
美來笑著並揮著手說:呵~我的手也不是擺設,弄好了,go go go!
不過這時趙國卻鬆開了美來的安全帶。
美來疑惑的問:幹什麼?不幫忙繫就算了,這是幹什麼呀!
1309.jpg 
接著,趙國將美來的椅子往後放下,美來緊張的抱住胸前,她緊張的問:您想幹什麼?
趙國回:什麼幹什麼?你忘了那份身體拋棄保證書了嗎?
1310.jpg
美來緊張的起身說:您還留著那個呢!
不過趙國把她往後推躺下並對她說:留著呢!結論就是,這身體是屬於我的!
美來驚訝的發出了問號。
趙國接著說:屬於我的東西。
1311.jpg
然後他將手握住了美來的手臂問:我可以為所欲為的,對吧!
美來繼續嚇傻的問:啊??????





第13集在既期待又興奮的心情下完成了!!好喜歡接下來的每一集每一集哦!~~

更精彩的市政廳The City Hall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The City Hall 第1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part I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2集 辛美來就職典禮篇 part I
市政廳City Hall 第1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0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9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