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
看妳睡著,我到一樓收拾哥哥的筆袋和尋找沒簽名的聯絡簿,放在書包旁,然後走進廚房,準備洗奶瓶。

突然,春雷般響聲的大哭,我忘了水龍頭有沒有關,一路直奔三樓。

房間的門半開,我第一次進房間猶豫又惶恐。

爸爸畢竟是選手等級,他抱緊大哭的妳,然後不放心的把妳交給了我。

我寶貝女兒第一次跌到床下,可惜我沒第一個抱緊她。

哭聲在我接過的瞬間停止,謝謝妳原諒我。

中午趕回家時擠的不太順利,妳調皮的等著。
媽媽後來到廚房想吃罐頭麵筋時手滑,清理時那刺痛到夜裡都還記得。

下班時和同事討論好明天比賽的東西怎麼先運上車,我在收訊不好的館外接到咩爸的抱怨,都快六點了,孩子哭超過四小時也不肯喝奶,妳為什麼還不回家。

於是我傳了訊息,將東西放路旁,一路急上樓拿包再跑回家。

對不起。我想24小時陪妳,可是我總是黃牛。

謝謝妳不怎麼看我但還是黏我,謝謝逗妳時還是忍不住回應微笑。

媽媽跟妳打勾勾,再等一個月,就再等一個月好嗎?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