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不得上回他開刀是什麼時候了!

婚後常常因為這樣的消息不管什麼時間都得趕回台中,不管是病了還是車禍,他在我心裡一直是個大病不死的勇士,對,那個人就是我爸爸。

一早媽媽打來了電話,說昨夜緊急開刀,不過拖很多天了,所以腸子都爛掉了,醫生一直說怎麼不早點送來,居然還拖那麼多天
,總之,就是延誤就醫的意思。

我安慰母親,有些手術開完刀後都要先到加護病房待才行,因為擔心感染的問題,所以就不要操心了!可是她看著那醫院給的一張又一張的單子時,眼睛裡總只裝得進去死亡那兩個字,兩夫妻相怨了一輩子,媽媽在這個時候還是為這個男人擔心。

不曉得為什麼,年輕時面對這一類的狀況時總是容易大驚小怪,也容易因為這樣的理由影響心情,不曉得是不是電視看太多,還是我的人生歷練到了不為所動的階段,老媽講回去台中也沒用,反正也不能見到他,這時我心裡頭的大石頭反而放下了,是啊!如果是在一般病房,就會遇到要不要回去見一面的選擇題,住加護病房反而不用選了,反正也見不到面,就勞煩老媽了!

記憶中,加護病房給我的印象很差,那是一個很不愉快的回憶,奶奶往生前待過加護病房,從台中趕到彰化後在外頭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可以見一面的時間,一進去就看到她插著管及吊著點滴及一堆有的沒有的儀器,她眼眶含淚,一直吵著要拔掉那些目前只能靠那些東西賴以為生的東西,心疼嗎?我心疼。

也或許有了那一次不快樂又心痛的經驗後,我到現在真的很討厭聽到及得去見住在加護病房裡的人,我情願相信這只是術後為了怕感染而暫時待在裡頭,我不是醫生,我不要去猜測過多的病情。

不過今天才知道老爸有氣喘,也有地中海型貧血,這倒也是另一種晴天霹靂,老妹前幾天也住院,驗出貧血是地中海型貧血,沒想到,居然是遺傳的...

其實小時候很羨慕會暈倒的女生,尤其那種升旗就暈倒的,我只會腳酸到蹲下去,卻暈不倒不能被扶回教室休息,印象中有一回好像有跟同學串通,是誰裝病我記不得了,但是從教室裡看著那些在烈日下不得不站在操場上的同學時,心裡還是很有快感!

後來長更大後聽說有一回阿姨工作時暈倒了,當時我總猜想,可能是裝的吧!女生總是可以展現柔弱,我很渴望暈倒!

長大後到外地求學,老媽也不只一次說妹妹暈到,這麼壯的人暈倒跟我想像中的畫面差很多,妹妹跟我差快十歲,身高比我高十公分,所以,在我們家,她真的很難被我歸類到柔弱女子的那一類,直到這禮拜到台北的慈濟醫院去看她(住院原因是高燒至42度),才知道她的紅血球比一般人小或薄一點,我其實也記不得真正的差異,總之醫生有提過要再檢查一下,所以她這禮拜五會回醫院做檢查就對了,雖然只是輕型,但可能應該是地中海型貧血!

現在回想這些事,不得不承認人體的基因是一項非常可怕的工程,而我居然活了卅幾年才知道我爸有地中海型貧血!而此時此刻的我,居然開始對自己沒能暈到感到慶幸!

一切都會沒事的,因為老爸開過大大小小的刀,絕對不會有事的!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