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廳City Hall  【金宣兒、車勝元主演】

第9集f

美來回:閉上嘴給我聽好了,你不打算改變的話,好吧!那麼我來變好了,我來改變,變得讓你不能再小看我,不敢再小瞧我,然後,把到現在為止你所做的一切都原封不動的全部還給你,不對,是要加倍的還給你!
珠花回:好啊!我可以理解你這種心情!可你要怎麼還呢?
美來回:變成wonder woman啊!我決定要做仁州市的wonder woman,我決定要參加這次的市長選舉了!
珠花張大嘴巴嚇到說不出話來,然後大聲笑了出來說:妳要參加什麼?!要選什麼?你要是參加,那就真的成了神經病了,誰穿上星星短褲,都能當wonder woman嗎?什麼人鼻子上長顆痣,都能變成全智賢嗎?
那閔素姬算怎麼叵事啊!她完全是個瘋子呢!就像你現在這樣!再怎麼不分好壞,也不至於嚴重到這個程度吧!【閔素姬是妻子的誘惑中的人物,鼻上有顆痣】
美來回:是啊!趁現在你還可以對我不說敬語,還可以對我口出狂言時,你就盡情地說吧!因為今後你我的身份可就大不同了。
珠花回:你的手段還挺高的呢!繞來繞去,你到底想要多少?不好張口的話,發簡訊告訴我好不好?可是我告訴你,想做小花也只有這一次機會。
美來回:那不如你來給我做小花好了。雖說幫不上什麼忙,不好張口的話,發簡訊告訴我好不好?不過珠花呀!我看得出來,你害怕我吧!我說要去參選,你怕得要死吧!
珠花回:開什麼玩笑?
美來回:玩笑就該笑啊!幹嘛心虛啊!唉!所以說你呀!當初怎麼就不能安分一點? 我走了。
接著美來把吃剩的垃圾盤推向珠花並對她說:記得走的時候把這個收拾了。
現場留下氣的半死的珠花。

美來到小貓店裡說剛剛她跟珠花的對話,並說:你們也應該看看那丫頭當時的表情,那眼睛都蹦出來了,在打架的時候,一定要先下手為強,閉上嘴給我聽好了,你不打算改變的話,好吧!那麼我來變好了。剛才我那小詞兒,簡直絕了!
朋友開心的說:早該這樣了,幹得好,wonder美來。
小貓問:所以呢!你真的要參加市長選舉嗎?
美來回:我瘋了嗎?我只不過是說來氣她的,大家為什麼都非要給我這自由的靈魂,戴上個烏紗帽呢?不知道我嫌有負擔,連打牌的時候都從來不坐莊的嗎?就算,就算我參加了,有誰會來選我呀?我、老媽、芙美、韓良先生(芙美老公)、民智、民財、民生,啊啊啊!他們還沒有選舉權咧!看看,這就沒了。
傻呼呼的朋友回:那就等他們長大了再選吧!三票也不少呢!要不我也去闖個禍,那我就可以算兩票了!
記者朋友指著那傻里傻氣的朋友對美來說:姐姐,她怎麼愈來愈像妳了?
美來回:哇嗚!ALBA呀!雖然姐姐我的言行有點過份的端莊正直,確實是個口無遮攔的典範,可是,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毛頭,還闖禍!趁姐姐今天狀態好,要不要把你...,
小貓插話說:就是,請你不要去闖這種禍!請把機會讓給姐姐吧!這位姐姐就算現在生個孩子,人家都會以為她生的是第三胎,是需要極力推行的型號,沒錯,極力...![她突然想到極力兩個字吐了一口氣]
美來接著說:啊!咱們今天就來製造一場流血慘劇怎麼樣?
突然手機響了!美來對著小貓說:手機救了你了!沒想到是芙美打來的電話!
美來接通後對電話說:芙美啊!... 然後美來就趕回家了去了。
美來趕回家後看到芙美坐在她屋前開心的向前跑了過去,她對芙美說:我一直在AGIT待著呢!早知道你來,我就早點回來做飯等你了,來,咱們進去吧!
芙美冷靜的說:你先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美來繼續開心的說:我也是,我也是,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不過還是吃點東西,不想吃飯的話,咖啡怎麼樣?
芙美不耐煩的說:還提咖啡,你都不膩不煩嗎?
美來回:怎麼會膩煩,我還很懷念呢!不管怎麼樣,今天能這樣見到你,我總算可以鬆口氣了,真的謝謝你能來找我。
芙美回:沒什麼可謝的,我是來拿次你要給我的那筆錢的,把那筆錢給我吧!
美來一聽開心的說:哦哦哦!好啊!正好我還想重新再去找你呢!不管怎麼,謝謝你,你等一下,我回房間把錢給你拿來。
芙美:算了,還是明天連文件一起給我吧!一份居民登記文件,一份印鑑證明,一份納稅確認書,明天一定跟錢一起拿來給我。
美來納悶的問:文件?這些文要交到哪兒去呀?
芙美回:不是說要找工作嗎?明天一定要拿來,我走了,別送了。
美來回:那好吧!路上小心啊!芙美走後,美來還傻呼呼的說著:這丫頭,真有心,竟然還想幫我找工作。

隔天一早,趙國跟道知事及同事們打高爾夫球,一陣寒喧後,道知事說:目前距離總選沒多久了,利用這次補缺選舉,我們要精心佈好局,回頭在總選的時候一桿進洞,哈哈哈哈哈
趙國回:我會盡心盡力的。
道知事繼續說:你也不要自己太累,不如跟我們這位安至誠校長一起合作,這種溫文儒雅的形象,給人感覺不錯吧!聽說候選人登記明天就截止了,你可要多多幫忙啊!
安謙虛客氣的說:久仰久仰,我是第一次參加選舉,往後要多多仰仗您了!
趙國回:您不會仰仗到我什麼的,接著他對道知事說:希望您可以把仁州市交給我負責。
道知事生氣的說:你,你這是幹什麼?你知道請這位出馬有多困難,還敢胡言亂語!
趙國回:因為我這裡有一位更難請到的候選人,我會創造出一位仁州市長的,她現在大概已經做好候選人登記了!
道知事張大嘴生氣的說:突然之間這是哪門子的鬼話呀!都不跟我商量一下,你讓誰去登記了?
趙國回:是一個連大韓民國有多少個政黨都不知道的女人!
道知事生氣的說:你,你這小子,你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趙國回:這不是開玩笑,再跟您說一件事,如果這次我的人成功入主仁州市政廳,希望您可以把這次總選的國會議員公薦權交給我。
道知事生氣的問:什麼?
趙國回:所以,你的公薦權生意短期內必須停業了。
道知事生氣的說:你,你,你竟敢跟我...

秘書私下問趙國:您到底為什麼這麼做?您最終的目的到底在哪裡?為什麼會牽扯到公薦權呢?我也要了解您的計劃,才能知道是要幫您還是擋您啊!
趙國回:擋我?就憑您還敢來擋我?好言好色的對你,膽子就大起來了嗎?
秘書:我知道自己的信用已經見底了,就算知道,該說的話我還是要說,您說的那個連我國有幾個政黨都不知道的女人,是指辛美來嗎?
趙國回:沒看出來您還挺關心她的!
秘書回:哥:您不是瘋了吧!你想出手讓辛美來做市長嗎?您覺得這像話嗎?
趙國回:你在背後擺我一道的時候,就覺得像話了嗎?
秘書回: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把我留在身邊?不如乾脆開除我,這樣大家心裡就都舒服了。
趙國回:心裡是會舒服了,可我有什麼資格開除你呢?沒看見你剛才是怎麼對待道知事的嗎?我跟你沒什麼兩樣!如果大人吩咐下來,我也會像你一樣對某個人做出那種事,不,我會做得比你更好!因為背後算計人,我比你技高一籌,所以,你也不要再有第二次把背後轉向我,除了開車的時候,走吧!

珠花回到娘家找爸爸,到馬廏時,他對老爸說:『哇!咱們阿爾.帕西諾都長這麼大了,都可以娶媳婦了!他沒有女朋友嗎?』老爸回:『怎麼,跟老公日子過得甜甜蜜蜜,幸福得要死嗎?』
珠花回:『爸爸不是過得更幸福嗎?我媽可真有福氣,我媽都已經老了,你怎麼還那麼喜歡她?』
老爸回:『誰說不是呢?這人怎麼會越老越漂亮了呢?一根根冒出來的白頭髮也那麼漂亮!胖胖的肚子也那麼漂亮!』
珠花逮到話題接著說:『可是我說爸爸呀!那個朴前進叔叔!』
老爸回:『朴...老朴怎麼了?老朴那小子幹什麼了?』
珠花回:『不是因為我是爸爸的女兒才這麼說的,說實在的,爸爸有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叔叔?不論外貌、魄力還是財力,他根本就沒法跟您比!』
老爸回:『沒法比,當然沒法比了,不過,你沒事提那個老傢伙幹什麼?』
珠花回:『可是我媽當初為什麼喜歡那個叔叔呢?不是說他是我媽的初戀嗎?我每次看著媽媽吃著土司露出感傷的表情,就會忍不住想,她是不是還沒忘了他呀!不過我聽說那個叔叔會參加這次補缺選舉呢!』
珠花老爸驚訝的問:『選舉?啊!那小子在街上擺攤賣土司,好不容易才賺到一棟樓來,竟然還想參加選舉?』
珠花撒嬌的抱怨著說:『就是說呢!可是我媽,一邊吃著土司,一邊突然說了一句男人最重要的不就是名譽嗎?還是用那種特別悲傷的聲音!』
老爸回:『這個女人真是過份!』
珠花回機靈的順勢回:『所以這次選舉,爸爸就不能也出馬參選嗎?讓那個叔叔輸個灰頭土臉,把我媽心底埋藏著的那點舊情也一併獨佔了,那多好啊!爸爸,你那麼有錢,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嗯?爸爸!』

而珠花的老公則是在綠色農產品那邊跟農民們一起工作與聊天,他教他們農產品要通過國家認證的話,整個銷路才會更簡單,他對那套認證程序很熟悉,會幫助大家!並說週末他們會來做實際調查,大家記得把務農日記寫詳細一點。接著他接到同事選舉管理委員會鄭保的電話,成道寒暄的對他說最近因為補缺選舉選管委很忙吧!...什麼?你說真的嗎?

而另一邊,芙美對美來說她幫她報名選舉了,芙美回答:嗯!是真的,我剛剛去選管委做完候選人代理登記回來。抵抽金要一千萬!用妳給我的五百萬,我自己又貼補了五百萬,已經交齊了。
芙美驚訝到快說不出話的問: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別玩了。
芙美回:我沒開玩笑,你必須要參加補缺選舉,不參加的話,那一千萬就白白飛了!
美來問:你那裡不舒服?發燒了嗎?不要再開玩笑了!
芙美回:我閒著沒事做了嗎?我以為要拿三百個以上的簽名會是最困難的條件呢!?結果最容易,一提你的名字,慶熙的奶奶、新新螺絲老闆娘,洋口五金老闆,加他的弟弟、里長、繁榮雜貨店美姬她媽加她們黨楓團的會員們,我、我老公、我小姑、孔老師,老師的男朋友、小貓、ALBA、橡皮擦、橡皮擦的部隊戰友們...
美來愈來愈相信的嚇到了說:等一下,等等...等等...!你說真的呀?你真的去登記了嗎?你敢拿民智、民財和民生發誓嗎?
芙美回答:嗯,我拿我的孩子們發誓,要是需要正式服裝就說話,我給你買一套。

美來生氣的說:妳這個瘋丫頭,你瘋了嗎?傻了嗎?
芙美回:我沒瘋,說是不能超過五百人,所以正好簽到第五百個就停了,你不知道我做人很精確的嗎?
美來:瘋了、瘋了、瘋了,真是瘋了!瘋了、瘋了、瘋了,你真是瘋了!

成道與趙國約在海邊,成道一下車就衝過去對趙國說:你是什麼東西,你到底是幹什麼的?美來小姐為什麼會去參加補缺選舉?
趙國回:因為李局長約我出來,我還特地穿了漂亮衣服呢!看來你不是找我來約會的呀!
成道:少說廢話,把事情講清楚,是你幹的吧!都是你計劃出來的吧!
趙國回:是不是地方太小的關係,消息傳得夠快呀!
成道: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怎麼可以瞞著她本人就做了候選人登記呢?
趙國回:估計現在,她本人也已經知道了。
成道: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什麼總是利用那麼善良的一個人?到哪裡才算是盡頭?你要一直拖著她走到哪裡去?我問你到底是為什麼,你這混蛋!
趙國回:知道了理由,你會幫忙嗎?我很希望李局長能來幫忙呢!
成道聽了很生氣的拉起趙國的衣服生氣的說:在你眼裡,根本就把我看扁了是吧!是嗎?
趙國笑笑回:我會請我瞧不起的人來幫我嗎?
成道忍無可忍的大力揮拳說:你真是...
趙國回:這個地方真是怎麼看怎麼奇怪,又不是自己的老婆,為了老婆的朋友激動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有點過火了?難道你對辛美來小姐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嗎?
成道回:你說什麼?並準備再揮一次拳,不過這回趙國用手擋了下來。
趙國說:打一下就得了吧!我不覺得自己錯到要挨你第二拳!
成道:放手。還不放手。
此時成道的手機響了,趙國笑著說:當然了,當然不能來的時候像陣風,走的時候又像露水一樣不留痕跡,我也是因此才這麼做的,然後趙國伸手拿了成道的手機,並放在成道準備揮拳打他的那隻手裡,趙國說:快接吧!手機裡唱歌的男生嗓子都快唱啞了,下次再見了。

成道一接通電話後說:喂,美來小姐,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過去,你哪兒都不要去,在那裡等我
【趙國聽到電話內容停下腳步,此時的我感覺他不只是在偷聽,也演出了男人的嫉妒,每聽一句話就有不同的表情,這裡車車演的真是好極了】
0901.jpg 

美來在選管委裡吵著要他們退還保證金,並大聲嚷著:哪有這種道理?我說了我要辭去候選人資格,我要取消登記,那麼就應該把錢退還給我呀!又不是一兩萬,是一千萬塊呢!怎麼可以不退,哪有這種道理?
選委員服務人員回答說:我說小姐,選舉是小孩子玩家家酒的遊戲嗎?你都沒看過選舉法就來登記候選人了嗎?不管你要不要辭去資格,法律規定抵押金是不予歸還的。
美來語氣變和緩的說:這個我也知道的,可是人都是會犯錯的呀!這件事真的是我的朋友搞錯了,我求求您了,您就給我一次機會還給我吧!這錢來得很不容易啊!
選委員服務人員回答說:這位小姐真是...
成道進選管委後找到了美來小姐。
美來著急的說:局長,怎麼辦?那一千萬要怎麼辦?他們說候選人可以辭掉不做,可是錢卻不能還給我!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接著美來就蹲在地上開始哭了
選委員服務人員對成道說:哎!你來得正好,明明什麼道理都明白還這個樣子,我都快受不了了。
成道問:候選人登記確實已經成立了嗎?程序上一點問題都沒有嗎?
客服人員回:沒有。是代理人來登記的,所有的文件都亁淨俐落,抵押金也全交齊了,到底有什麼問題呀!
成道回:我正在查呢!不管怎樣,謝謝你打電話告訴我。 
然後他牽起美來的手臂說:起來吧!他接著說:這是副市長幹出來的,找他來負責就好了。
美來問:副市長嗎?不是他,代理登記是芙美來做的。
成道問:什麼?

副市長與芙美見面:謝謝你的幫忙,現在開始,只剩下我該做的事了。
芙美問:您跟誰打架了嗎?
趙國恍然大悟的摸了摸臉回答說:啊...,我剛才見過李局長了,他聽說辛美來小姐登記了候選人就來找我了,雖說他應該不會連女人都揍,不過我們見面的事,還是對他保密比較好吧!
芙美回:我也是怕會出現這種問題,所以才請您出來見面的,不管是對美來還是局長,我都不想有任何秘密。接著芙美拿出一個信封給趙國。
趙國驚訝的說:這個怎麼會在這裡?你沒有交抵押金嗎?
芙美回:交過了,當時我怕自己錢不夠,以防萬一才收下的,幸好四處翻翻湊湊,竟然湊夠了數目。
趙國將錢推還給芙美說:那就當作是辛苦費,收下吧!
芙美再將錢推還給趙國說:那麼您就當做是我付給您的辛苦錢好了,副市長,您是真心認為美來能當上市長嗎?
趙國不假思索的回:是的。
芙美笑著說:我可不是,您知道美來是個讓人寒心、多傻、多缺心眼的丫頭嗎?左鄰右舍所有的信訪投訴,她都幫忙奔走,不管是什麼農地,一說人手不夠她馬上跑去幫忙,每個週末都去打工,然後把賺的錢全扔進什麼學習教室,對那些負責家裡主要經濟來源的未成年的家長,人家春遊她就給卷紫菜包飯,人家過生日她就去磨米,說是要給人家做打糕,拜託您做的好吃一點吧!雖說她一張嘴都是粗話,說什麼話都像在騙人,可她的365天裡,從沒摻過一點虛假,每一瞬間都是真實的,這種善良、正直又沒野心的人怎麼可能當市長呢?我從沒見過那樣的市長。
趙國問:所以呢?
芙美回:所以我要賭上這筆錢,因為我和美來做事一旦跟錢扯上關係就會奮不顧身,所以,請您收下這份辛苦費,一定要幫美來當上市長,讓我也能跟著朋友沾點光。

芙美回到粥店後美來衝過來推芙美並說:要怎麼辦?現在要怎麼辦?錢退不回來,不管怎麼說,一點用都沒有,你說現在要怎麼辦啊!
李局長也接著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至少可以跟我商量一下呀!
芙美回:我也是仔細考慮過才做出的決定,局長到時候也會投美來一票吧!
美來生氣的說:投什麼投,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能就這麼把錢扔了,你這死丫頭,怎麼能就這麼讓一千萬打了水漂。
芙美回:這錢不會打水漂的,只要得票率在15%以上就可以全額返還,所以,你一定要超過15%才行。
美來回:15%是你家門口的小狗嗎?就是找15個人都有困難,你要我怎麼去超過15%?
芙美回:所以要拚了命去超,往死了努力,一定要把那筆錢要回來,然後再拚死努力,一定要當選市長,一定要當選市長,然後讓我重新復職上班,我曾經是個很不錯的公務員,對國家要獻身,要忠誠,對公民要正直,要奉獻,對職務要創新,要負責,對職場要尊敬,要守信,對生活要清廉,要有序,我曾經為了遵守這些而努力過,也認真的遵守了,所以,你一定要讓我復職,明白嗎?
美來哭得滿臉淚水的說: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我怎麼可能當市長?我這種人怎麼可能當市長呢?你這個傻丫頭!
芙美回:為什麼不能?你瞧不起我嗎?瞧不起里長嗎?瞧不起繁榮雜貨店老闆娘嗎?那些信任你,為你簽名的人,你都不放在眼裡嗎?
美來傷心的說:你為什麼要把他們都一起牽扯進來呀?你讓我以後還怎麼去面對那些人?吼,我真的被你氣瘋了!說完美來就哭著走出粥店。芙美也難過的哭了。
李局長問:為了這件事,你有沒有跟副市長見過面呢?
芙美回:有啊!一開始確實是因為被副市長說動才出發的,可當我開始四處求取簽名時,我才感覺到,原來這就是我早就想做的事呀!
李局長插話的說:我絕對可以理解芙美小姐這種心情,所以...,可你就沒有想過副市長這麼做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嗎?你就不覺得他其實是想找一個能夠輕易被他操縱的人來當這個市長嗎?

美來在菜市場裡計算仁州市民的人數及投票人數與投票率,而市場裡議論紛紛的討論著仁州化纖的閔會長在市長婦女會大把大把發口紅呢!有人說那個是犯法的,隨便收那種東西,搞不好會被抓起來的,美來為了投票人數而傷透腦筋,此時隔壁菜販居然還問她要投給誰?美來小聲的回:我應該會選我吧!現場氣氛突然冷掉,鄰居也笑了...

突然市場裡來了一位訪客,每個菜販都對他熱情的打招呼,副市長也熱情的跟大家打招呼及問好,菜販還熱情的說:要是副市長參加這次的選舉,我一定會投你的票。
副市長笑著說:呵~我還有很多缺點的,呵呵~是。
然後他看見了美來,兩人一臉尷尬的互看,趙國對美來說:好久不見了。
美來點頭回:是啊!
接著小朗問:她是誰啊!爸爸。
美來看著那小男孩一眼,突然想起以前同事說:『聽說那孩子長得一點也不像副市長,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才離婚的呀!』然後再認真的看了那小男孩一眼。
趙國回:啊...這個姐姐是...是爸爸的同事。
小朗向美來打招呼的說:您好,我叫祖朗,我知道什麼是同事,小孩子之間叫伙伴,大人們之間就叫同事,對吧?。
美來微笑的對小朗說:哇,好聰明啊!像你爸爸一樣,認識你很高興哦!
接著趙國對美來說:打個招呼吧!這位是我母親,母親,這位是...
他母親回:我知道,我看過報紙了,啊!太噁心了,明知道我討厭魚腥味,你非要...唉,小朗,我們走,接著現場只留下尷尬的兩個人。
趙國問:過得還好嗎?
美來回:是,還可以。
趙國:那再見了,然後他就點頭行個禮就離開了。
美來在他走後說:有必要行禮再走嗎?完全像陌生人一樣,明明是你自己承受不了,然後美來坐著繼續想著15%的問題,然後嘴裡唸著15%共盯著副市長離開的背影。

在車上,趙國的母親補著妝,副市長一點都沒打算離開的模樣的盯著後照鏡,小朗問趙國:爸爸,我今天笑得好看嗎?
趙國問:怎麼這麼問啊?
小朗回:跟爸爸一起出門的時候一定要一直笑才行,守仁叔叔告訴我,要笑得很幸福。
趙國內疚的回:爸爸對小朗來說,真是個壞爸爸呢!
趙國母親回:你還知道呀!這樣下去我和小朗還能不能活?我們非得跑來這種地方演這種戲嗎?所以我真的很討厭搞政治的人,簡直把全家人都變成了演戲的木偶模型了。
趙國回:您不是說想做點事情打發時間嗎?
趙國母親像逮到了機會的問:想做的話,你會讓我做嗎?
趙國回:您想做什麼呢?
母親回:酒家。
趙國安靜了一下子回:花店怎麼樣?
母親回:你不如讓小朗去做童子僧,把我進進修女院,那不是更好,要開花店你自己開去,我不幹。
聊的不怎麼開心的趙國準備開車離開,此時,美來衝了出來擋住車的去路,接著他們到了附近的海邊。

美來問:您說如果我參加選舉,您就會幫我的吧!
趙國回:是。
美來問:您說過可以讓我當上市長的吧!
趙國回:是。
美來問:您真的有辦法讓我當上市長的嗎?
趙國回:是。
美來問:如果我當不上市長,您能保證一定讓我得到15%以上的投票嗎?
趙國無奈的嘆著氣回:是。
美來繼續問:又如果,我達不到15%,又沒有當選,那麼副市長可以把抵押金給我嗎?
趙國回:那是不可能的,辛美來小姐不會落選的。
美來問:是真的吧!您是說真的吧!?您可以指天對地來發誓嗎?
趙國回:如果我的話真的兌現了,辛美來小姐能給我什麼呢?
美來問:什麼?
趙國問:如果我有事要你做,你能做得到嗎?
美來回:能。
趙國疑惑的問:你都不問問我是什麼事嗎?
美來回:我知道是什麼事。
趙國問:你知道嗎?
美來回:嗯,只要跟我變得親近一點,所有男人都會希望我做這件事。
趙國疑惑的問:是嗎?
美來回:是的。給我滾開,去找更好的男人吧!我配不上你,我們就保持良好的兄妹關係,不好嗎?
趙國聽了問:哪個畜牲這麼說的,把這三個混蛋的電話都告訴我。
美來回:還有一個混蛋呢!而且是最壞的那個。
趙國不耐煩的回:怎麼會有那麼多?
美來回:嗯,這個姐姐是...是爸爸的同事。我呢!不是20歲的花樣少女,不會為一夜旅行附上很多深刻的意義,也沒有天真到會被隨口說出的一句話就迷得神魂顛倒,所以,您也不必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把這些事情都放在心上。
趙國回:我最近在做一件從來沒做過的事情。因為長這麼大,還從沒有這樣過,對我來說,是需要很大勇氣的,這些,你都看不出來嗎?我承認我是個壞人,可希望你不要把我變成一個卑鄙的人。【當副市長講出這些,你都看不出來嗎?這句話時,我覺得那一刻的確有被他感動到!】

【燙手山芋推來推去篇】
而副市長辦公室裡,現任副市長正生氣的說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呢?辛美來竟然做了市長候選人!竟然做了市長候選人!我們現在是在選仁州分校的環境美化部長嗎?你們想讓仁州丟臉丟到全國去是不是?為什麼不說話,無論如何要想辦法挽回才行啊!是誰?對她最熟悉的人是誰?
大家全盯著秘書長看,然後副市長說:朴室長是她的直屬上司,應該最熟悉了!
秘書長回:是啊!我是她的直屬上長,可即使是這樣,我跟她都沒建立起來一點的交情,我對此,也是十分的不解。
接著坐在隔壁的秘書:我嗎?我當然想要去阻止她的,可她特別的討厭我,啊!卞局長,當初特別喜歡辛美來小姐泡的咖啡,而且經常喝。
卞局長嚇到睜大眼睛說:經常?我嗎?然後他推開咖啡杯說:我對咖啡過敏,根本不能喝咖啡的。啊!你是不是想說池局司,結果說錯了,你當初還幫她擋過雞蛋呢!不是嗎?
池局長回:是啊!其實我...過去那段時間跟辛美來不知不覺培養了深厚情誼...的文局長還在這裡呢!我來出面就不太好了。
文局長先是睜大眼睛的接著說:好吧!那就去會會她好了,我們是什麼人,我什是仁州市政廳的三劍客呀!無論如何,我們會盡力勸她退出競選的,阿托斯、阿拉米斯,我們走吧!
池局長生氣的對文局長說:你到底有沒有腦子啊!怎麼也得想辦法溜掉啊!怎麼能把那種任務攬下來呢?
卡局長說:說的就是啊!我們哪來的能耐能勸動辛美來啊!我酒還沒醒呢!難過死了。
文局長回:我們什麼時候親自動手過嗎?我自有辦法的,都別急著上火,先把酒醒了再說吧!Darling,快來幫我們解解酒吧!
服務人口回:來了來了,你們跟那該死的酒還沒喝成仇人嗎?
池局長回:就因為是仇人,才要趕緊喝掉來解恨嘛!弟妹,謝了。
卞局長:解酒的時候,還是漢堡包和咖啡最有效了,接著他看到了成道叫了聲:大哥。
文局長:我都說有辦法了吧!嗨!我們的辦法,快坐吧!
成道回:見到我幹嘛這麼高興?出什麼事了嗎?

接著他們跑出漢堡店,池局長問成道:為什麼跑掉,為什麼不幹?知道我們從大清早開始挨了多少罵嗎?到底我們有什麼罪了?她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啊?就因為這個臭丫頭,市政廳就沒有一天風平浪靜過。
卞局長:是啊!大哥,你就幫我們去勸勸她吧!她不是很聽你的話嗎?
文局長:是啊!出來參加一回選舉,扔了錢,傷了身,丟了臉,一點好處都沒有,她又不是什麼天婦羅!【韓國高檔酒家陪酒女的俗稱,在同等行業中是最高級的意思】
池局長:不要再囉嗦了,馬上讓她退出,活到這個歲數,難道還要我去伺候一個泡咖啡小妹出身的市長嗎?難道要我反過來給辛美來小姐泡咖啡嗎?
成道回:哇,池方世的政治敏感度還活著呢!連泡咖啡這招都想到了,看來你也認為她會當選吧!我也這麼想呢!不過,比起咖啡,美來小姐更喜歡喝優酪乳,咖~啡,寫下來記住吧!然後他就離開了。
池局長問:喂,上哪兒去?你這是要跟我一來一回正式過過招嗎?這小子該不會是跟辛美來眉來眼去有點什麼了吧!
卞局長:真的嗎?
文局長:是嗎?

另外,在選管委那邊,各市長候選人正在造勢著,現場圍著各候選人及採訪的記者們。
為落實純淨的選舉文化和發展民主政治竭盡全力

大家在倒數計時的數著五四三二一,並一起鼓掌。
記者問:是否可以公開候選人名單了呢?各候選人的主要黨選公約都是什麼內容呢?
選管委代表人員回:首先,候選人的名單,現在就在我的手裡。
閔議員接著說:這位是編號一號,閔有監候選人,請大家多多關注已經改過向善的勝利黨;
安:對民主化的絕對至誠,我是編號二號,政和黨的安至誠,介紹一下我自己的話...;
金:實踐政治、死守主權,我是編號三號,實踐主權黨的金實踐,如果大家翻開大韓民國憲法的第一條...;
朴:哎哎哎,說完就該我了,前進中的仁州之光,編號四號,市民前進黨的朴前進是也,四號、四號、四號,我說,小李記者,你爸挺好的吧!我跟你老爸關係很鐵的!
珠花:天啊!雖說選舉的時候人脈很重要,可您這也太心急了吧!這次補缺選舉應該比較簡單了,一共只有四位候選人?
選管委代表人員回:不是的,還有一位編號五號的無黨派候選人,不過今天好像沒有出席,就是辛美來小姐。
珠花驚訝的問:你說誰?辛美來嗎?

美來跑到成道工作的農地去找成道,並對他說:我沒辦法眼看著一千萬就這麼白白飛走,眼下,除了這個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要能夠得到15%以上的選票,就可以把錢拿回來了。
成道問:你覺得15%很容易拿到嗎?你知道15%是多少人嗎?美來小姐有錢嗎?選舉是用錢來選的,你就沒有想過,為了要回一千萬,有可能要花掉更多的錢嗎?
美來回:所以我準備搞一場不花錢的純淨的選舉。
成道回:只有你一個人純淨有什麼用?你一個人堅持純淨,要怎麼去打敗那些手段卑劣的候選人?你以為選舉是那種只要自己努力去跑就能取勝的運動嗎?有規則、有裁判,所以只要有實力就沒問題?你是天真呢?還是傻呀?就算退後一百步去想,美來小姐有什麼實力呢?美來小姐出身名校嗎?有拿得出手的經歷嗎?既沒有錢、學歷也差,經歷也很可笑,辛美來小姐要拿什麼來吸引市長們投你的票呢?十級出身的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要當市長,哪個市民會喜歡呢?
美來回:不管別人怎麼樣,我沒想到局長您會這麼說,那種看法是一種偏見,就是那種偏見,造就了社會上所謂的弱者,
我是出身十級還是三級並不是最重要的,真正的公務員不是為國家工作,而是為公民服務的人,這都是局長曾經說過的,高市長難道出身學校不好嗎?難道沒有輝煌的經歷嗎?政治,那玩意兒有什麼大不了的,讓生活困難的人能過得稍好一點,讓生活富裕的人能稍微付出一點,只要做到這些就可以了呀!至少,我有信心可以做一個比高市長更好的市長!
成道忍不住笑了出來。
美來疑惑的問:您笑什麼?
他回:我就知道你會這樣的!以前我跟你說過的,美來小姐這樣的人應該去搞政治,我擔心你會純粹為了錢去參加競選,所以試探一下!
美來心虛的回:我是說...那個...
成道回:現在我已經了解美來小姐真正的想法了,我會為你加油助威的,今後,你會遇到很多困難的。
美來回:是啊!一開始只能先仗著這帳好體格開始了。
成道問:你有信心能堅持到最後嗎?你有信心不會做到一半就當逃兵嗎?
美來傻住許久後問:您是要幫我嗎?

在小貓的漢堡炸雞蛋裡,趙國說:選舉運動方案不是應該跟我商議制定嗎?辛美來候選人?
成道:這話應該我來說才對吧!這位老兄是政和黨的精髓,這種人是不可能幫助無黨派候選人的。
趙國不甘示弱的回:是誰有一位死忠勝利黨的市議員太太來著呢?
成道:政和黨的灰色份子。
趙國回:勝利黨的爪牙。
成道問: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趙國回:平日裡還吃得下飯嗎?
美來聽不下去的大聲說:STOP! SOTP!我們這樣窩裡反算怎麼回事啊!要鬥也應該去跟外面的人鬥呀!海報什麼時候印?選舉活動總部要什麼時候啟動呢?
趙國回:選舉運動總部已經準備好了。就在郵局旁邊那棟新建大廈的五樓。
成道回:我已經把三樓空出來了。}
趙國回:我找的那個地方,電梯裡都有電影看。
成道回:你知道上個月我那棟樓重新翻修過了吧!人們還專門跑去樓前照相呢!
兩個人哼聲連連...
美來拍著手說:哇,兩位都好了不起哦!站在我身邊想要顯得很幼稚是非常困難的呢!選舉運動總部就在這裡,兩位知道就好。海報要選什麼概念呢?

接著他們來到了攝影棚
趙國:關鍵就是要與其他男性候選人體現出差別化。
成道回:女人的敵人其實是女人!
趙國回:但不能因此與他們對立吧!在極致的聰穎之中,帶著一份女性特有的溫柔,我是阿爾法女孩!
成道回:我們要同時針對男性與女性兩方面的選民,過於優秀的女性形象是一種毒藥,端莊又富有正義感的形象,這是最恰當的!
趙國回:優秀的女性是一種毒藥,同時卻也是阿基里斯的腳踵,女人對她們在嫉妒的同時也非常嚮往,不然米歇爾.奧巴馬的晚裝為什麼會賣的那麼火?
成道回:只是專攻女性選民是不可能當選的!
趙國回:當然不可能了,可中老年層選民的選票是流動選票,那麼還剩下誰了呢?只剩下青年男性選民的票了。
成道回:你以為我們的候選人現在是在競選韓國小姐嗎?
趙國回:沒錯就是那個,必須要往那個方向走,知道大家為什麼都不參與投票嗎?因為沒有意思,這次選舉,一定要想方設法讓選民們興奮起來,讓他們感覺像是參加慶典一樣,我們才會有勝算,一旦讓他們關注這張臉,我們才有機會宣傳公約或是其他的東西,不是嗎?
美來聽不下去的大喊:吼,都給我停下!吼,我知道了,那就先兩種都照出來看一下!
四位朋友們插話:慢著,我們也有概念呢!我們認為要吸引選民們的注意,這是最好的了!將將,接下來他們拿出美少女戰士的海報,然後說:我以正義的名義,絕不饒恕你。感覺只要搖一搖魔法棒,一切問題就都能解決了,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美來簡直快這一群人搞錯了!接下來大家吵成一團,美來大喊:停止。停止。停止。

最後美來什麼服裝都試,各自對自己挑選的形象都表現極力的堅持,不過換到後來,大家看到看不下去了就說:我們吃飯去吧!吃飯去!BYE!一起吃飯去吧!
現場只留下衣服故亂搭到四不像的美來。
最後海報定稿,美來挑選了一張補魚時拍的照片。

美來跟趙國站在海報前看著海報時,趙國問:現在有點真實感了嗎?
美來回:是啊!還很緊張。不就是五比一嘛!努力一回試試看吧!那是小姐大賽時芙美幫我找的,我最喜歡這張照片了!
趙國回:不錯啊!土里土氣的,這應該是WONDER WOMAN性感變身之前的形象吧!哼哈哈哈哈哈...
美來生氣的回:是已經變了的,王冠、手環,您看看吧!那些都是這樣,這樣、這樣變身之後才會出現的!
突然海報中三號被工作人員撕了下來,美來問:出什麼事了嗎?
工作人員回:他交抵押金用的支票是張空頭支票,現在都亂了,反正他的候選人登記已經被取消了!
美來驚訝的問:是真的嗎?
趙國:幫了其他候選人的忙了,一夜之間變成四比一了!這個開始不錯嘛!
美來回:我平時對別人的不幸不會這樣的,吼哈哈哈哈哈...
0902.jpg 
【美來開心的想著,他的一千萬離拿回來的距離愈來愈近了!】

突然一堆記者跑到美來的面前問:您此次參加競選的出發點是什麼呢?繼小姐大賽之後,這是您第二次盲目的挑戰,這一次您有信心嗎?
美來有點嚇傻的回:是的。我...只要...錢...
趙國突然咳嗽了一下暗示美來。
美來接著正義澟然的說:我認為在這個世界上,金錢並不是全能的,這算是一種牛奶一樣純白色的勇氣吧!哈哈...
記者接著問:您的財產公開書上的內容與其他候選人不同,是負數呢!這是為什麼呢?
美來回:那是...我是信用...
趙國突然咳嗽了一下說了:哎喲,嗓子疼來暗示美來。
美來接著回答記者的問題:我的夢想就是實現以信為本的社會,沒有就是沒有,總不能騙人吧!我也非常想要擁有的!
記者問:您自己預想的當選可能性有百分之幾呢?
美來回:我本想只要得到15%就已經很好了,現在我有信心,100%一定可以當選。
趙國一聽覺得再講下去一定不妙了,所以馬上拉著美來離開現場,並對記者朋友們說:正式接受採訪的時間,我們會事先通知大家的,然後說我們還有其他的行程,不好意思。然後就趕快帶著美來開車離開了。

趙國在車上對美來說:從現在開始,你想說出口的每一句話,都要事先跟我商量,明白了嗎?
美來問:肚子餓了、我睏了、想上廁所,這種也要嗎?
趙國回:那當然了!
美來繼續說:傻瓜、笨蛋、小狗、混球、我愛你,這種也要嗎?
趙國邊盯著美來邊開著車回:是的。

突然趙國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下又看了美來一眼,想了一下接通後說:是我,好,我這就過去,嗯,中午吃過了!然後他又瞄了美來一眼後說:嗯...我也想你,好。【看到這裡心裡居然有點不舒服,可,現實生活中,明明趙國是有未婚妻的,美來美其言也只不過是個還不確定的第三者,我竟然會私心的想要他們真的在一起,這種心情真的很複雜呀!】
然後趙國踩了剎車,對美來說:下車吧!我約了人,只能送你到這裡了,明天就要開始強行軍了,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見!【趙國在講明天見時很溫柔的口吻,這種行為明明就是不應該被認同及接受的,可偏偏我已經希望他們在一起了,這種心情真的是不可理喻呀!】
美來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下車,看著副市長飛快駛去的車影,實在很複雜的心情!

趙國到未婚妻開的ART店面,她對趙國說:是為了新上市的有機農產品的系列廣告,看起來很好吃吧!
接著她對工作人員說:很不錯,開始拍攝吧!
趙國問:運作的還可以嗎?食品公司,又加上美術館,不會覺得累嗎?
她回:直接接觸顧客,感受顧客也是很重要的,我們美術館很有人氣的,有人來看畫作,有人來看青瓷白瓷,也有人來看我,鄉下那邊沒什麼事嗎?
趙國回:嗯。
她接著問:明明有的,最近我要很辛苦才能跟上你的腳步,你知道嗎?聽說你辭職了,那不算是事情嗎?鄉下市政廳的副市長已經讓人無言以對了,如今連那個都不做了嗎?
趙國回:因為有些事,以副市長的身份是辦不了的。
她回:例如呢?
趙國回:怎麼說呢?算是通往青瓦台的一條捷徑,我在為總選做準備。
她問:是要出馬競選國會議員嗎?
趙國回:我以為你會高興的!
她回:什麼準備都沒做,要怎麼參加總選呢?要帶著里長們去搞選舉嗎?
趙國回:你也會嘮叨人啊!
她繼續說:大人那邊也知道嗎?
趙國回:他應該知道了,四面八方都有他的耳目的。
她問:那麼,他有說過會幫你嗎?說過的話,我就試著期待一下!
趙國回:雖然他本人不會想幫我,不過情況會促使他來幫我的,我不是有很強硬的後台嗎?
她問:這話什麼意思呢?什麼後台?
趙國回:是你。
現場突然安靜了好一下子,接著她笑著說:要不要出去走走?她勾著他的手說:方法有些過份又怎樣呢?你利用我也沒關係,但是你在入主青瓦台的時候,也要像現在這樣讓我走在你身邊才行哦!
趙國回:好啊!
她接著說:聽說那個人也參加了這次的補缺選舉,就是上次在酒店遇見那個,聽說她的選舉運動團隊裡有你的名字,是真的嗎?
趙國問:守仁也會來你這裡嗎?
她回:我也明白,想要秋天有個好收成,首先就要把稻草人立好,她看起來傻乎乎的,我很滿意!不管怎麼說,想讓她當上市長,一定也會需要我幫忙的部份的,不是嗎?
趙國問:幫忙?
她問:你在拒絕我嗎?不要這樣,不然我會誤會你們兩人的關係的。

趙國在開車回仁州市時,想到跟美來一起旅行的夜裡,當他裝睡著的鼾聲時,美來才喘了一口氣敢準備睡著,不過當時美來並沒有馬上睡著,而是轉過身來偷摸了他的臉頰,接著美來又摸了他的眉毛!
0903.jpg 
接著再摸眼睫毛,然後再順勢向下摸了臉頰,然後再收回她的手
0904.jpg 
接著美來再伸出手摸了他的嘴唇,不過副市長突然伸出手來抓住美來的手,然後睜開眼對她說:你再這樣,我就撲上去了!
美來裝無辜的說:對不起,失禮了!然後抽回手並轉身感到非常尷尬的緊閉雙眼!
0905.jpg
然後趙國起身對美來說:你好好睡吧!我到外面睡去!然後起身拎著睡袋到外面去睡的畫面!

而美來這邊也在房裡盯著副市長的西裝外套看著,接著美來走向外套,牽起手袖。【感情總在這個最曖昧不明的模糊地帶最動人】

一早美來到了小貓的店前打了手機並偷偷開門瞄一下,接通後她說:ALBA,是我,副市長已經來了嗎?是嗎?還沒有啊!不是,我有點事想跟他商量。不過她下一刻就看到副市長站在她的眼前。她對電話裡的朋友說:哦!好吧!掛了。
美來對副市長點了頭說:您來了。
趙國問:你在等我嗎?
美來回:我嗎?沒有,哪有!那我先進去了。

美來跟趙國及成道在討論著贊助資金的事,美來驚訝的問:贊助資金嗎?
成道回:從維持選舉運動總部的運作開始,幹什麼都需要錢,從明天開始,我們還要招募選舉人員,當然,會有很多志願者義務幫忙,可我們仍要保留一部份選舉人員,不要說遊說活動時所需要的車輛和印刷品費用,只要把人召集起來,每天的餐費就是一個不小的費用。
美來問:這些會需要多少呢?
成道回:從2007年的情況來看,少說要一億,多的還要花費三億的呢!
美來聽了大吃一驚的問:三億嗎?
趙國插話說:沒看出來李局長是這種人呢!你應該知道募集贊助資金是非法的吧!
成道回:當然知道了,所以不能募集,只能借用,寫上借據,我以為這種常識您是知道的呢!
趙國回:當然知道了。我是擔心如果只有我知道,那就麻煩了,難得我們也有想法一致的時候,那我們繼續吧!你有可以用來抵押的土地或房子嗎?現金肯定是沒有了!
美來回:我怎麼可能會有那些東西呢?
趙國問:那麼有地方可以借嗎?啊!你母親的店怎麼樣?沒有保證金之類的那些東西嗎?
美來回:吼,我瘋了嗎?讓她掏三萬塊她都會心疼到兩手發抖呢!哦!怎麼辦啊!這下為了撿芝麻,要丟出一個西瓜了!唉唷!
成道:用於選舉活動的資金也跟抵押金一樣,只要超過15%,就能得到全額返還的,實在沒有的話,我可以借你一部份的!

這時珠花突然進來並大聲喊著:你是不是不正常了,你要借她什麼?
美來馬上回:不是,不是那麼回事!
珠花回:在這種一目了然的情況下,你還想狡辯嗎?不是什麼不是?你當我的耳朵是寶石掛件嗎?
成道對珠花說:要來怎麼不先打個電話呢?你們那邊總部不忙嗎?
珠花生氣的回:忙。忙得要死,我都快忙死了,沒有急事我會跑來嗎?出來見個面吧!人家挺好的夫妻,都被你們搞成羅密歐和茱麗葉了!
趙國回:看狀態也不像是挺好的呀!羅密歐,趕緊去會個面再回來吧!羅密歐...茱麗葉...

一到店門外,珠花問成道:你瘋了嗎?要幫也得幫自己的岳父啊!你這是幹什麼?你都不擔心別人講什麼閒話嗎?
成道笑著問:你去做頭髮了吧!髮型好漂亮!我也去把頭髮拉直了怎麼樣?
珠花回:為什麼要拉直,拉直了,想美給那個臭女人看?再去燙,燙得更捲更捲,還有,馬上離開這裡,你知道那個死丫頭是怎麼跟我說的嗎?眼睛瞪得跟狐狸一樣,說她要當上市長,找我報仇呢!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了?
成道回:原來朋友之間是可以報仇的呀!你要不要也跟我做朋友呀!
珠花生氣的大聲說:喂,李成道!
成道走向前摸了珠花的眉毛說:不要皺眉頭,會起皺紋的,我們不需要吵架的,我為我的信念投票,而你為你的信念投票就行了,那就可以了。
珠花:什麼就可以了,爸爸找你呢!選舉運動總部已經開幕了,至少過去一起送一下年糕啊!
成道回:你們還送年糕呢!這是個好主意!走吧!小心開車。
珠花氣的半死的說:天啊!真是豈有此理!真卑鄙,不許你跟我們學!

珠花帶著仙花到鎮上去跟大家打招呼及送年糕,並在年糕後放了一個鼓鼓的信封!

而美來這邊是拿起畢業紀念冊一一打電話跟同學借錢,不過大多同學都是掛電話,不然就說他買房子了...
趙國看不下去的搶過電話說:辛美來小姐有點急事,先掛掉了,然後對美來說:起來吧!這樣解決不了問題的!
美來回:是解決不了,我也知道解決不了,所以麻煩你,先把670萬還給我然後再說,到底為什麼還不給我?
趙國問:你真的相信他把錢匯過來了嗎?那你當初應該找一個比他好一點的傢伙才對!
美來嚇到睜大眼睛說:沒匯過來嗎?啊!那就是你騙我了,為什麼?
趙國沒打算回答她的問題的接著說:快起來吧!我幫你解決選舉資金的問題,然後他便帶著美來到飯店去了!

到飯店門口後,美來盯著飯店說:為什麼來這種地方?
趙國問:你不是需要錢嗎?要贊助辛美來小姐的人,在這裡等著你呢!進去吧!
美來問:您說這是什麼意思?誰在等著我呢?
趙國回:很有錢的人。
美來問:您到底想幹什麼? 
趙國回:你大概也感覺到了,政治是跟金錢一路同行的,搞政治靠的不是選舉公約或是什麼信念,而是金錢,這些你也明白的!
美來問:我在問您到底想幹什麼?
趙國回:知道選舉為什麼必須有贊助人嗎?你的對手們從幼稚園開始,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學都在累積自己的人脈關係,平均每人身上就算只花個十萬八萬,再加上那些飯錢酒錢,花出去一兩棟大廈是早晚的事,對那種人,你覺得光靠信念這玩意兒打得贏嗎?我說我會幫你打贏,但是想贏,就需要錢,進來吧!

進房裡後,趙國看看手錶說:看來會晚一點了!
美來問:那個人想要什麼呢?他給我錢,那麼作為代價,我要給他什麼呢?
趙國問:你能拿出什麼來呢?你自己的?
美來回:那麼你的意思是讓我用身體去換,是嗎?我今天要睡在這裡嗎?
趙國回:這家酒店床上的墊子很不錯的,你會睡得很舒服的,洗澡了嗎?
美來生氣的說:混蛋,我不幹!我不參加選舉了,不就是一千萬嗎?就當我拿去買年糕吃了,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知道了嗎?

此時趙國的未婚妻進門了,美來看到她時嚇了一大跳,她笑著對美來說:對不起,我遲到了吧!


沒錯,精彩的第九集結束
更精彩的市政廳未完待續哦!



 市政廳各集整理如下:
市政廳City Hall 第8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7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6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5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4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3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2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市政廳City Hall 第1集 詳細劇情及觀後感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