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列工作清單時,總有一種我即將離開這裡的複雜情緒。

2003年到2015年,我在這家公司投入了我婚後大部份的人生,如果問我有沒有遺憾,我想,我最遺憾的是我埋葬了許多和孩子一起歡笑的片刻,我經營了一份我以為很有價值的人生,回首這十二年,我只能說,我很感謝我的家人,謝謝婆婆、謝謝先生、謝謝小姑也謝謝小魚和小洋。

這12年,在這裡工作為了一份薪水,不為身份,不為職稱,為了一份問心無愧的情感,為了一份我的年輕夢想,為了我根本不知為了什麼的堅持與忠誠。

去年10月,爸爸一場小到不能再小的車禍帶走他的生命,我的手激動的拿著手機,眼眶滿滿的眼淚都不肯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我那位從來不曾遠離的父覫身上。

今年10月,爸爸忌日前夕,我夢見了他,他彷若重生一般的繼續活在我的生命,在夢裡,我不改以前的態度:就說嘛!我爸怎麼可能就這樣離開!另一個念頭冒出:怎麼辦,我喪假都請了,可是我爸復活了也!

我承認,醒後我仍對那個夢境的每一個畫面與細節念念不忘,我爸堅強的生命力一直活在我的體內,雖然我的身體並不好,但,我總覺得我和他沒有不同,我在延續著爸爸的個性與態度繼續活在人間。

工作清單寫的愈來愈詳細的主因是我即將離開職場56天,我很確信,這一次這個小生命將包圍我剩下的人生,我很辛苦的捱過六個月的孕吐,可怕的羊膜穿刺與大老遠跑去照高層次超音波,這一切都只為了迎接這個我期待很久很久,但,其實並沒有任何規劃而來的小生命。

感謝那場重感冒,感謝那次的類固醇,感謝我的人生,還有再一次的歡喜或悲傷。

直至今日,我對未來還很不確定,我甚至不敢想像這樣的小小生命已經在我的體內很活潑的共存了27週。

我可以很確信的是,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繼續在這個地方再待12年!但是這裡確定已經不再擁有我滿滿的愛。

這幾年的忍辱經營,是不捨我那苦苦經營的青春歲月,並不是美好到讓我賴著不走。

當然,未來我還未知,可以確信的是,這次發球權在我手上,不再是你們任何誰誰誰。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