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臨時收到開會通知,那是個我可以配合參與的時間,我一直都是這種活動的主奴才,原則上我是該保持中立不參與發表,不過我其實也和其他委員一樣都是各組同仁,所以只要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下,我其實還是可以參與團隊給點貢獻。

其實從這類的會議裡不難發現,經驗成就一切,當我們還是個剛學走的孩子時,總難免對下一個步伐感到緊張,我欣賞著每一個人的姿態,然後等著我可以表達的時候出聲,我不是關鍵人物,我一直都懂。不過,有位剛學站的小孩發表了高見,我彷彿以為自己錯身到了年底計劃發表會,因為接下來我們找出主題後,即將有一整年的時間可以把我們構思出來的主題發揚光大,我看到主持人認同的點點頭,然後我卻在這時刻像個不懂事的小孩澆了她一盆冷水,我問了一句:所以妳的重點是什麼?

我心裡感動著她勇於表達,但是我更想講的是:一個節目準備的時間有多長,妳又想花多長的時間找出主題?妳想到主題了嗎?還是我們現在可以散會,然後下次再找個間召集全部的人,然後再各自講一個很棒的主題,然後發表後寫白板,然後投票?是這個意思嗎?我對於這樣時間的虛擲感到驚恐!原來,大部份的人的開會都是用好像已經謹慎思考後前思後果的態度講出一些聽起來很重要很得老闆的心的文字,然後成為一個對組織有貢獻的人,然後會議結論竟是:下回大家交出一個點子,然後再討論、再決議!

有多少人想過我們的這一生有多少的時間在做這類的等一下或等下次再決議的事?別逗了,這充其量只是一個節目,一個不希望冷場的節目,有必要用即將申請幾百萬預算的邏輯去構思一個只不到八分鐘的節目嗎?

最後,我慶幸我的人生,不用一直重覆著做著這種下次再決議的事!

有些時候,我們要學習不要讓美麗的文字所迷惑,因為這樣一定會少走很多冤枉路!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