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請假這個起心動念的想法,往往是累積已久的疲累感,最主要的原因仍歸究於睡眠不足,睡不飽對內臟的傷害暫時看不到,但,外表仍是可以輕易表現出來的,對,大部份的人睡不飽是水腫,不過,不好意思,我是胖,不是水腫。

上週或上上週就曾動過請假的念頭,半天或是兩小時,到最後剩15分鐘我都好想填假單,沒想到,這想法居然可以漫延兩週都沒消褪,看著手邊的工作,心想著,或許今天可以請個半天也好,結果,辦公室內一位同仁已請假,另一位同仁也填好了2.5小時,原來,請假這想法也像孢子一樣,不論在多惡劣的環境下,仍能保持自有的傳播能力!

昨天老闆問資安課怎麼還三個人未達標,一場會議兩位主管關切,我心裡百感交集,一位剛異動到組內,一位剛復職,一位忙到連睡覺時間都沒有,而且規範不是到年底前完成即可嗎?當下,我的心境真的萬念俱灰呀!(其實只是順著文字撰寫,我誇大了心情)

總之,今天四點會不會填假單,我還未知,就算請假一小時也沒有意義,純粹只是我想的偏執一直消褪不散而已!

今天中午斷食一餐,看看會不會斷了想偷懶埋進地下的念想。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