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痛這個字眼,好似不曾再出現在我生命裡,以前老一輩的過來人會說,生過孩子就會改善,止痛藥不能吃,吃了對身體不好,年輕時,我雖不致於要就醫,但,偶爾真的需要止痛藥緩解痛症,一直到女兒也和我一樣有經痛的狀況時,我才會偶爾回想去爸爸耳提面命的說:這不能多吃,真的痛到不行時再吃吧!

這真是個諷刺的回憶,當父親潦倒卻始終不死心的往農會砸錢時,我心裡是怨著他的,而他窮其一生追求著把土地要回來卻難敵一次車禍,他走了,留下什麼也追不回的唏噓,而我止刻痛的半死時,在我心裡悼念著的居然是爸爸幫我拿藥的回憶!

當我痛到在床上翻滾,腦子居然也出現了曾讀過文章的片斷句子,牙痛一如心痛,我此時居然還能嘲笑著,當你身體痛時,什麼都痛,不是只有心痛才痛,更不是只有牙痛才痛呀!偏頭痛和經痛一樣讓人痛不欲生!

於是乎,我想著那些句子終於入睡,然後一個小時過去後,經痛消失了!

你知道嗎?錢不見了會痛很久,但,唯有痛感,當痛覺消失,彷彿不曾出現過一樣,妳甚至記不起來,剛剛究竟在痛什麼!就連生孩子的疼痛,頂多記住四十天,然後,又再次變成生龍活虎的一尾跳跳龍!

總結,我只是下班後搶了女兒的可樂果,酷辣口味,然後,我迎接了難得出現又有點想念還好已消失不見的經痛,此刻唯一記得的是,我記得是左側的卵巢可能是痙攣造成的不適感,然後,我又成為一個能自由自在覺得人生一片光明的中年婦女!

今天梳頭時,瞥見兩根徹頭徹尾雪白的髮絲,我心也是一陣痛,明明心裡還住著一個不願長大的小女孩,怎麼髮絲就變雪白了呢!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