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睡前督促你去洗澡,已經國中二年級,成績全躺平,習慣也混到極緻,有些愧疚,不過,我也是一樣惡息未改。

奶奶說你房門鎖起來了,後來上樓,我一直敲到你醒,幫你點眼藥、抹身體兩個地方藥膏,細細回想你孩提時光我們在一起的美好。

我禁不住想,一個過份寵溺的孩子,未來會不會成為家裡的蠹蟲,或是繼續深信你只是還沒學習還不懂還沒有準備好。

媽媽是門很難的課題,有期盼,但努力不夠,所以和孩子一起墮落。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