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母親的生活一直都是苦的。不論手上有沒有錢,她的錢一直都打結再打結。
然而,我始終未曾因為母親這樣花錢的方式覺得不好,但,我難免會想為什麼我們家這麼窮。

從小我們就一直搬家,曾住過田邊土造且又暗無天日的小租房,上廁所要走過一段可怕的田間小路,那不好笑,日子好苦。即使居住在這樣的房子,屋主仍可以說不租你了,你就得連夜搬走。

這些全都是我純真的孩童時代的記憶,當然,我對大人的世界不懂,究竟是後來因為舅舅買的房子可以便宜租我們,還是我們真的被連夜趕走我其實並不知情,總之,從小到大,我連一包零食都捨不得買。

後來,國小時,爸爸選了目前居住的房子,或拐或騙或打或罵的逼媽媽拿錢出來買,而我們終於不用再搬來搬去了。媽媽的每一筆都賺得辛苦,她沒有讀過書,加上要顧小孩,所以她一直都是做家工,同時段可以接好幾樣工作,而我也從小都得當小童工,能分給我做的,我不會拒絕,因為,媽媽幾乎都做到天亮。

媽媽從小就給分析與分工,所以我從小就會靠自己的雙手想辦法賺錢。坦白講,不論做任何手工,都比不上筆創造出來的收入,所以學生時代,我會投稿賺一點零花。然而投稿並沒辦法天天有糖吃,所以假日我也會到爸爸工作的工廠打零工,當別人旅遊和唱歌時,我在很熱的廠房裡流著汗。

青春期的我,只想急著離開那樣的貧窮。

然而,貧窮觀很可怕,即使妳已經手頭寛鬆,妳依舊無法改變那種擔心下一餐沒著落的想法。

我現在已經超過四十歲,有三個小孩,加上因為貧窮觀所累積下來的積蓄,我其實可以不愁吃與穿,然而,我依舊改變不了我那無可救藥的節儉。

節儉是需要真的省才叫節儉,我這類的人還有另一個毛病,不捨得丟,所以日子裡總有許多事物難以割捨,日積月累下來就好像血管裡長了腫瘤,非得再也過不去了,爆炸了,才能真的放下。

身為母親,這其實是不好的價值觀,所以我也一直在努力改變那個什麼都捨不得的個性。

可是,每當夜深人靜時,我總會煩惱,孩子沒經歷過我的童年,她們怎麼懂得如何省下不該花的呢?而當我的省吃儉用留給他們的,或許在他們眼裡只是微乎其微的少,那,將來當他們開始面對自己的人生時,又該如何去積累下未來的衣食無憂?

當年輕人抱怨著月薪少消費高時,我總會想,當揮霍成為習慣,再多的金錢都買不回那未雨綢繆的價值觀。

我真的很感謝媽媽這輩子對女兒的疼愛,她永遠只給予不拿走分毫她應得的。

未來我希望能取稍稍平衡的中間值給孩子不同視野的生活觀,希望你們三個永遠記得:該花的可以花,不需要的多想一想,人只有這輩子,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妳可以在井裡活一輩子,也可以在天空享受美好,我沒辦法照顧你們三個一輩子,可以留的我不會花光,但,你們要好好思考怎麼真正好好的活一輩子。

    全站熱搜

    Pe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